薯愿
评分: +16+x


二人相视一笑,举起杯子。

之后的事情顺理成章。他小心翼翼地扶着有些头晕的她,从茶餐厅走向钟点房。

半公里的路程,他走了四十分钟。

感觉如在云端。

一切都按计划好的,他想。

没什么能阻止他。

夜幕将近,阳光几乎要枯死在窗台旁。

他打开包,拿出"耳机",轻轻戴在她头上。

乌丝散漫,缀在漂白的床单,未名的香味飘进鼻中。

她毫无防备。

他把注射器一组一组贴在她的静脉上,然后靠近她。

夜无声地绽放着。


这是最后一具尸体。

男人伫立在厕所门口,久久不语。

他穷竭想象也没有抵达的情景,发生了。

女人摘下手套,满面通红。

"凶手找到了,在市里的茶餐厅找到了死者和凶手共进晚餐的视频。"

"凶手是临时起意,"男人没有抬头,"发现死者曾私藏女装,但不翼而飞。"

"实际上从这次,你我才发现案件的关联。"他缓声道,"除了他,每一个死者都是年轻男性,精力过剩,跃跃欲试。对凶手的搭讪理由也许是各类Coser消息和所谓出外景,而女装保险箱通常都需要生体认证,所以尸体才会变成那个样子。"

男人看着尸体,他知道,这位死者也算得上此中老手,然而却在这次折戟沉沙。从尸体痕迹来看,他是与凶手双双弹药耗尽,又用刺刀贴身肉搏,体力耗尽而亡。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站点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想,只有他手里有真货,那些死者想必都是从淘宝买的。"女人回想起凶手的样子,那可爱的研究员。

白皙的脖颈被马尾遮住。

她无奈道,"你不要太难过了,毕竟站点的人员构成一直是很隐晦的事情,鲜有人知。之所以这样设置,就是为了让大家安心,不会因为得知了身边研究员的性别,就要离开站点。"

"可是…可是…"男人痛苦地跪倒,泪水止不住流出,
"他们明明那么萌的…说话的时候是那么可爱…就连他们的白大褂…也是那么洁白…为什么…为什么啊…为什么却拿出了我想拿出的东西…我…我…呜呜…"

女人看着驶近的皮卡,心中有些不舍。

她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她走向男人,放下一张表格,用自己原本的声音,轻声道,

"对不起,我也是男的。"

男人停止了哭泣。

晨雾略微散开,露出地上表格所填写的,站点所有员工的性别。

但男人不忍去看,他无言地纵身一跃,化作一道雾气。


True En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