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曲:新玩物

那是一个黑暗而血腥的夜晚。一场名副其实的恐怖游行毫无征兆地降临在中西部的一个小镇上,领头的是一个步履蹒跚的恶魔,他笑着,用一根骨头做的笛子吹着歌谣。现在正是黎明时分,恶魔和他的死亡马戏团正在尽其所能地娱乐和欢笑。那些苍白的身影蜷缩在烧毁的房子里;那些黑暗的人影藏身于灌木丛和地下室中;而小小的骨架则坐在阳光下,在它们之间轻声细语。

稻草人从他的爪子上刮下几块温热的肉,目睹太阳升起来。他对自己的工作很满意,毕竟他尽了最大的努力使每一次死亡都来得迅速而恐惧。而到目前为止,他们收获颇丰。

但紧接着,他就感到自己被一双陌生的眼睛注视着。他把自己从白日梦中摇醒,环顾四周,想知道是谁居然还活着。他的目光落在一个只有一英尺高的,从尖桩篱笆后面探出头来的小个子身上。那不是一只狗,也不是一只猫,因为他已经把能抓到的东西都杀了。而剩下的什么别的东西都逃得远远的;那么,他的小客人可能是什么呢?

“那么,这是怎么回事?”稻草人喃喃地说,当他来到篱笆边上,在染了血的草地上投下一片阴影,他那一排可怕的幽灵在他周围盘旋。他轻轻地踢了一下栅栏,那个小个子正从后面往外偷看。那是一只很小很小的泰迪熊,有一张皱巴巴的脸和一对黑色的眼珠。他蹲了下来,在那双小眼睛里看到了什么东西,一些他也搞不太清楚的东西。那是一种如同婴孩般无辜的邪恶,一种既不人道又完全合乎人性的东西。

“啊哈,你是个讨厌的小混蛋,不是吗?”

当另一个身影从篱笆后走出来时,小熊显得有些不知所措。那是一个小个子,也许有一英尺高,形状很像小泰迪熊——只不过他不是由毛皮和线,是由人的眼睛做成的。他们似乎都抬头望着稻草人,每一只眼睛都用自己的目光注视着他。而稻草人回望着他,几乎不相信他所看到的一切。

你看,这世界上很少有东西是稻草人觉得美丽的。其中之一就是人类的眼睛——一个如此奇妙、完美的器官。它有着灵魂般纯洁无瑕的白色,其上密布着细若游丝的鲜红的生命之血,每一丝血的颜色都与曾拥有它们的人一样独一无二。这纯白环绕着一个小小的、黑色的空洞,那是如此纯粹而空无一物的黑色,就像是稻草人的心,昭示着世界上从未存在过东西。而所有这一切,都散发着迷人的隐晦感。

“…哇哦,”稻草人喘着气,他那地狱般的双眼煤炭一样燃烧着。“哦,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和你的小朋友。我一定会留下你的。”恶魔转过身来,面对聚集在他身边的死亡大军,指着下面的泰迪熊。“喂,都来欢迎我们的新朋友!让他们玩儿的开心点儿,记住了吗?带他们到处转转,让他们看看我们做的所有这一切!”

于是两个泰迪熊靠在一起,手牵着手向稻草人走过去,稻草人站了起来,在他们身上投下一片阴影。所有的鬼魂、食尸鬼、骷髅和影子都欢呼起来,几个最小的骷髅跑上去前拥抱他们的新朋友。稻草人跨过人群,自顾自地、呆呆地微笑着:在这个疯狂而广阔的世界里,还有什么可怕的小家伙在等着他呢?

他望向天空,向白昼温暖的太阳张开双臂,接受着日光的温暖。在一个充满恐怖和暴力的夜晚过后是一个碧空如洗的早晨,他有了一两个新朋友,开始了崭新的一天。

他的孩子们同他一样尽兴。



« 碎片:觉醒 第二章 | 设定中心 | 未完待续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