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051-1

采访051-1

受采访者:David Ehrenfeld医生

采访者:███████特工

前言:1942年1月2日,Martha R███死于███████████博物馆,Ehrenfeld医生是当时的主治医师。由于Ehrenfeld医生住在███ █████养老院,本次采访不在原现场进行;采访时他已是95岁高龄,身体虚弱,但保留了大部分的思维能力。采访后进行了A级记忆消除。

<记录开始,20██年10月██日>

采访者:谢谢您和我见面,大夫。

Ehrenfeld医生:不客气。我已经比大部分愿意听我讲这些故事的人活得都久了。不过他们肯定觉得我是瞎编的,要么就是我得痴呆症了。你现在可能也这么觉得,但是我都这把年纪了,无所谓。[微弱的笑声]

采访者:能告诉我您记得1942年1月2号发生了什么吗?

Ehrenfeld医生:那天……天气很糟糕。又冷又糟。██████有时候是个很好的城市,但冬天是个讨厌的季节。管家告诉我有人来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当时我累了,但是……小孩儿出生总是好事。我以为那会让我高兴点儿。[咳嗽;医生抿了口水的声音]

有个护士跟我去了,但是那天晚上过后那姑娘再也没来过我的办公室。

十五分钟,差不多吧,出租车就从我家开到博物馆了?我不确定,但是我觉得是。门口的侍者等着我。他把我带到房间里,在那儿他们把可怜的R███夫人摊开放在一张矮桌子上,盖着……防潮布吧,我觉得;让她舒服些。

采访者:您到的时候她情况怎么样?

Ehrenfeld医生:现在想起来我当时应该意识到的……非常糟糕。但是我当时还年轻,没多少经验。她很安静,只在每次宫缩的时候哼几下;我检查她的生命体征还有跟她说话的时候她都没什么反应。她看都没看我一眼。血流了不少;我把手伸下去开始帮她生产的时候血冒得满手都是。她下面的地板滑溜溜的全是血。而且孩子还没露头;她扩张得很开,宫缩间隔又短,我怕她可能是臀位分娩1。但是我表情还是很镇定的。我不想吓着我的护士,还有研究员Merrill博士,他就在旁边……一个庄严的老人。我觉得我想给他个好印象。

[停顿,呼吸声,又抿了一口]

采访者:然后呢,医生?

Ehrenfeld医生:流了那么多血,我担心她有生命危险。我叫她往外推,她推着……我的护士在帮她,向下压着肚子,我试着用手帮孩子出来。臀位分娩措施的细节我就不讲了;当时的随便哪本产科手册上都写着。

我在瞎找,然后感觉到……我觉得是一圈脐带,可能缠在孩子的脖子上。我差点把手抽回来,觉得需要做个会阴切开术,但是我继续之前她就给扯裂了。血流得更多了,孩子开始到我手里来了。

[停顿]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东西。你是搞科研的;一般的头部出生缺陷你知道的多吗?这个可不一般。一开始我以为是个死胎。它的皮肤是灰的——不是正常出生的那种胎儿皮脂覆盖的灰色,是死亡分解那种。一股腐臭味儿……

我给吓退了,那个可怜的妈妈尖叫着最后推了一下,孩子生到了我手上,涌了好多血出来。畸形得……说不出口。胸腔完全开着,手脚……

采访者:但是它不是死胎。

Ehrenfeld医生:它看着我。我听到护士在我上面,开始抢救……然后她看见我手里的东西,我听到她倒吸了一口气往边上退。那味道满屋子都是,弄得人想吐。我试着扔掉这东西,但是它紧紧抱着我的手,我感觉我的皮肤开始起泡裂开了。

我都奇怪我怎么记得这么清楚。我这么大岁数了,有时候都不记得正餐吃的啥。那孩子差不多有能活下来的八个月大的正常胎儿两倍那么长。它的下半身……一节一节的……

[咳嗽,几乎窒息;两分钟停顿,期间采访者帮助Ehrenfeld医生戴上旁边的氧气面罩。]

采访者:然后您做了什么?

Ehrenfeld医生:它开始笑……然后我杀了它。[停顿]它看着我的时候我弄断了它的脖子。

采访者:有什么疑问或者后果吗?

Ehrenfeld医生:[微弱的笑声]1942年,国家在打仗,还让两个受尊敬的专家去提供证词?没有。博物馆有一个锅炉;我亲自处理掉了孩子的尸体。我们对外说一些更普通的缺陷让母亲和孩子都丢了命。她丈夫是个酒鬼,只关心她的人寿保险。我记得他后来当了兵,死在法国的哪个地方。我差不多马上就洗手不干了。我再也没给谁接过生。

<记录结束>

终止说明:Ehrenfeld医生四个月后死于肺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