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日志022-751

附录 对话记录 022-751

以下对话大致使用相同的方式, SCP-022-1通常都是歇斯底里,直到基金会人员都能够安抚/拘束他们。这些部分被省略了。

日 期:198█年3月█日

受访者:SCP-022-1-2

采访者:██████博士

注记:SCP-022-1-2为第二位被基金会所发现的例子,而第一位被基金会特工发现后消灭。SCP-022-1-2有着亚州男士的身体,年龄约为43,其胸部被缝合了,显示它曾被尸检。

[对话开始]

██████博士:请说明你的身份。

SCP-022-1-2:我…我的名字是约翰 █████████。 TMD到底发生什么事?

██████博士:约翰,这就是我们正在努力搞清楚的。你是如何得到这个…状态?

SCP-022-1-2:我…我不知道。我记在驾驶自己的车回家…由那个…算了。我在驾车,然后撞车了。

██████博士:接着发生什么事?

SCP-022-1-2:什么都没有!我就在这里醒来了!拜托…这一定要[不知所云]。

██████博士:所以你记得发生了交通意外,然后在这太平间内醒来?你对如何到达这里有什么想法吗?

SCP-022-1-2:我没有来这里!你清楚吗?这不是我!我不是我!

██████博士:“我不是我”是什么意思?

此时SCP- 022-1-2情绪非常激动以至必须被物理拘束,由于SCP-022-1的力量增加而需要6个特工去实行。最终SCP-022-1-2变得冷静并继续进行访谈。

██████博士:现在,请你解释你想表达的是?

SCP-022-1-2:这。不。是。我。 我可以看到在钢材上的倒影。我可不是一个年老的亚州傻逼! 这不是我!

[对话结束]

接着上次的对话,SCP-022-1-2开始以头撞墙。然后持续好几个小时难以理解的尖叫。它继续挣扎,但显然无法说话,直到六天后才完全停止。在这段时间内,以正常速度继续腐坏。在这次对话后的身体检查无法确定其死亡原因,因为许多内部器官已被删除。唯一没有出现在以前的手术/尸检结果只有损坏的气管。

日 期:198█年3月█日

受访者:SCP-022-1-5

采访者:██████博士

注记:D -5619被送进SCP- 022后失踪,而SCP-022-1-5 在不久后出现。 SCP-022-1-5 在着约12岁女性的身体,但失去右臂和大部份的躯干。在SCP-022-1-3事件之后,所有SCP-022-1都必须被物理拘束后才接触重要人士,SCP-022-1-5也不例外。

[对话开始]

██████博士:请说出你的姓名。

SCP-022-1-5:你们这些混蛋对我TMD做了些什么事?

██████博士:请说出你的姓名。

SCP-022-1-5:你TMD对我做了些什么事!?

██████博士:我们什么都没对你做过,现在请说出你的姓名。

SCP-022-1-5:你TMD知道我是谁!

██████:那请你再次提醒我。

SCP-022-1-5:我是刚刚被你TMD的小白鼠。别告诉我你已经忘记了,混蛋博士。

██████:…你是D-5619?

SCP-022-1-5:在这个肉体内。然后为了你的数据,蠢驴,我的名字是[绝密]!现在TMD把我变回来,不然我對上帝发誓我会扭断你聪明的小脑袋!

[对话结束]

接着██████博士向SCP-022-1-5提问了数个问题以确认它的身份。虽然确认了它是D-5619,但从SCP-022-1-5身上没有收集到其他有用资料。它被保存在一个牢房直到到期两天后到达活动时限。三个星期后,SCP-022-1-7以D- 5619的身体出现。在一个简短的对话后,SCP-022-1-7声称它是一个89岁的女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