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日志472-0165-B

受访者: Janice Erickson

采访者: [已编辑,等待相关评估,在对话中被标记为"采访者"]

前言: 在发现SCP-472后进行了此采访。采访对象为SCP-472发现时所处住所的住户员工。先前其曾被告知SCP-472为一块来自于[已编辑]珠宝珍藏套件的石榴石。

<对话开始>

采访者: 告诉我们你最初是怎么发现这块石头的特异之处的。

Janice Erickson: 那块石头?还是要说那块石头干了什么?

采访者: 那块石头的特异之处。它发生了什么。

Janice Erickson: 嗯,我——好吧,我之前一直听别人说关于[已编辑] Manor 是如何被它附身的事。但是你知道的,我从来没相信过什么幽灵啊附身啊的那种鬼话。到现在我大概还是不信。我不是真的了解做什……别在意这件事。反正我也不会把那种鬼魂的事情当真。一栋古旧的大楼里单独住着一个又老又有钱的白人?当然人们会说它闹鬼了。那些人肯定觉得所有东西里都有鬼。

[对象暂停说话,请求给予一杯水。请求通过。]

Janice Erickson: 不管怎样,我是对的。那间屋子里从来没有鬼。只是那间房间,或者我猜是那块石头。

采访者: 你在一开始是怎么被[已编辑]雇来的?

Janice Erickson: 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外面张贴着招聘广告。[已编辑]先生有点古怪,好吧,但是他付了我……那工作的薪水大概是你在其它地方能找到的三倍。我朋友Elizabeth跟我一起来的。我妹妹本来也在这找的工作,但她有个朋友在[已编辑]先生把她们统统开除之前就是他的老员工,然后她们叫她不要去。她试图也劝我不去做这工作,但我是个单身母亲,好吗?你没法轻易地放弃那种工作。

采访者: 你说[已编辑]先生之前解雇了住在他那里的所有员工?

Janice Erickson: 啊是的。我猜他每几个月就要这么做一次。只是把大多数新人开掉而已。在我之前,只有几个人替他干活超过那个期限,不过最后一个在我被招来的几个月前就死了。她的名字是叫,Carla。

采访者: 关于她的死因,你知道些什么?

[对象停顿了一下。]

Janice Erickson: 我不清楚。她已经很老了。或许这和呃,闹鬼,这件事没什么关系,我不知道。大概她只是太老了。不管怎么说[已编辑]先生马上找来了我,我觉得他还挺喜欢我。其他的员工都是新来的,除了Carla。

采访者:你第一次见到那块石头的不寻常之处是什么时候?

Janice Erickson: 得在进来之后有段时间了。我们被分配到房子的不同地方去打扫。Carla不让我们之间互相说话,说是[已编辑]先生不喜欢这样。但是你懂的,我们中一些人会在房子外面聊会天。他们提到了三楼中庭那种瘆人的感觉——那就是[已编辑]先生展示他所有珍藏的地方。那房间里有几百件宝贝,你知道的——那些放盒子里的珠宝和挂在墙上的剑什么的。尽管整间房间都有点吓人。那外面有很大的玻璃窗和玻璃穹顶,[已编辑]先生用黑布把它们完全盖住,里面根本透不出什么光。你知道的,到处都是阴影。反正那儿根本没有理由那么吓人。我觉得他那么干因为他事实上,有点混蛋。他从来没把我们当人看……我对此完全不知情。抱歉。我们聊到哪儿了?

采访者: 你第一次碰到那块石头。

Janice Erickson: 哦,对。那是我开始工作的一两个月后。Carla让我去找Margery,她在那周被分派去扫中庭。我一到那房间就在我脑袋里听到这声音。砰-砰,砰-砰,就像这样。我没法说清楚那声音到底是离我很远还是就在我脑子里发出来,但是我能做啥呢?我告诉自己那是我幻想出来的,然后就穿过中庭去找Margery了。我叫了她但她没有回应。光线很暗,就像我说的,这房间就像充斥着展柜和蒙着布帘的旧物的迷宫。最后我发现她倒在其中一个展柜的后面。她的视线注视着我但那好像她并没有真的看到我一样。她不停地絮叨着什么墙上的血,但我四处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一切诡异但又,相当普通。我还是听到那砰砰的声音而且它越来越快然后我意识到那是我的心跳。

[对象停下喘了喘气并喝了点水。]

采访者: 请继续。

Janice Erickson: 我以最快的速度把Margery从那儿拖出来。然后我终于缓过神来。我甚至觉得这有点蠢。过了一会Margery好多了,她说她只是度过了糟糕的一天,对此她很抱歉,表示这种事情再不会发生了。她也不是我的朋友所以我也没问她任何问题。

[对象停顿了一下。]

Janice Erickson: 在那之后她修了一星期的假。当她回来以后,她再也不想回到那里干活了。对她来说那是段糟糕的记忆。Carla让她回到那里。这显然是[已编辑]先生的意思。在约摸30分钟后我们听到她开始……尖叫。好像她正被人残忍地杀害。她飞速跑下楼来胡言乱语,声称她看到了死尸,并且它们都在盯着她看,她同时看到墙壁上流出更多的鲜血,这一次真的不是她的幻觉。Carla让她平静下来,把她扶到一个房间里并让我们出去。她们在里面花了些时间。当她们出来时,Margery一言不发地离开了。Carla告诉我们Margery收到了遣散费,将会离开这里。之后其他仆人中的一个告诉我们Margery被给了一笔钱用来使其封口并从这里搬走。后来我们就听说她自杀了。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停顿]那是真的吗?对于那件事你们知道什么吗?

采访者: 我很抱歉,那是机密信息。请继续。

Janice Erickson: 哦,好吧。呃我不知道在那之后谁在打扫中庭。或许没有人会去。我并没有和其他人相处得很好。看起来她们不怎么喜欢我。有一对曾和Elizabeth是朋友关系,她们倒是一直和我说起三楼中庭的那些东西。据她朋友说,她们也是从其他人那儿听说中庭会闹鬼是由于[已编辑]先生杀了每一个人才拿到了在那展出的那些稀世宝物。那儿曾有条毛骨悚然的挂毯,上面全是人的头骨,我怀疑那是从非洲来的。那东西盖住了其中一扇窗户。Elizabeth和她的朋友们曾经相信这上面附着了什么死去的奴隶的魂魄。

采访者: 她们从哪听说的这件事?

Janice Erickson: 我不知道。那只是些她们听说过的事。一个月后,Elizabeth最终和镇子外的一个人结了婚并搬去了[已编辑]。从那以后,其他员工就再也没和我说过话了。我从来也没被派到那中庭区域,但我觉得那以后每隔一段时间当我离三楼那块地方太近的时候,我都会听到心跳声。

采访者: 你告诉我们的特工说你自己曾长时间暴露在那块石头面前。那又是怎么回事?

Janice Erickson: 嗯一开始我并不知道那块石头是罪魁祸首。我以为是那条挂毯,或者是那房间本身。直到有一天[已编辑]先生发了怒——他时不时就会这样,在房里走来走去,朝着所有仆人大声吼叫,然后走进间空房间对不知道什么人大吼。然后他把所有人都开除了。所有人除了我,Carla,以及一些在厨房里工作的有着巨乳的可笑的小姑娘。

采访者: 你觉得他为什么没有解雇你?

Janice Erickson: 我不知道。我希望我知道真相。或许那是因为没有其他员工和我说话。或许只是巧合。

[对象停顿了一下。]

Janice Erickson: 我最后问了一下其他人干什么工作。然后Carla就把我叫过去清扫中庭。我对此并不乐意,但因为我现在干的越来越多,我被给予了更多的报酬,而且我并不想失去工作。所以我又一次回到了中庭。

[对象再一次停了下来,喝了第二杯水。]

Janice Erickson: 然后我自然听到了我的心跳。又一次。我看到那条画着骷髅的挂毯,我觉得那些骷髅在看着我。我花了五分钟时间把那里扫了扫然后我吓坏了。我以为我会像Margery那样结束自己的生命,我跑出那间房间。很快我就回复过来。但是我得再一次进到里面,你明白吗?显然Carla在Margery走后没让任何人打扫过这里,所以这里每样东西上都布满了灰尘。我不想被开除,我也不想就辞职不干,而我也不愿厨房里的那些愚蠢的年轻人自己去清理闹鬼的房间。所以我得回去。

[对象停顿了一下。]

Janice Erickson: 这事在几分钟后……发生了。我没法在那儿待很长时间而不受到惊吓。有时候一切会变得通红,我会感到我很窒息。我听到四周围的窃窃私语,尽管我不明白它们在说些什么-我一直觉得那些是感觉到我存在的鬼魂,正告诉其它人我在这里。我回忆起Margery谈论那墙上的血迹,而她仅仅在那里待了半个小时。我没法不去看那条该死的骷髅挂毯。最终我明白……好吧……连[已编辑]先生也再不会来这间房间了。他又老,身体又虚弱,而且如果,那挂毯真是被死掉的奴隶附了身那我是在帮他一个忙。那东西也不大又值不了几个钱,你明白吗?所以在一天夜晚我……

[对象停了停。]

Janice Erickson: 你不会告诉他任何事,对吧?

采访者: 那绝对不可能。请继续。

Janice Erickson: 就像我所说,我完全不知道是那块石头搞的鬼。所以我把挂毯取了下来-当我把它取下来时,我看到了背后墙壁上的血液,我真是被吓坏了。我只是要把它藏到什么地方但是在看到血迹之后我把那该死的东西放了回去并烧掉了它。当它燃烧的时候发出了恶臭。当它被烧掉之后,我感觉好多了。为了以防万一,我离开了那个中庭一个星期。

[对象停顿了一下。]

Janice Erickson: 当我回到那儿时,当然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心跳。我被激怒了。我告诉自己我纯粹是在庸人自扰,并且我对焚毁那条挂毯感到极其愧疚。就像……比你能想象到的还要愧疚,从我小时候意外地杀死我的宠物金鱼起还没这样过。我退到离房间远远的,一边打扫一边在哭。

[对象停顿了一下,试图恢复平静。]

Janice Erickson: 然后我听到了远处的尖叫,我停止了手头的活计,看到墙上的血缓缓地滴落下来。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我试图去擦掉它,却看到我的手沾满了血。我看到了……尸体。那些赤裸着的正在腐败的死尸,其中绝大多数半躲在展柜后面。还有那只死掉的狗,它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身上爬满了蛆虫,但是还是试图往前爬着,看起来是那么恐怖,我甚至叫也叫不出来。我试图逃跑,我真的做了,但是我的双腿却无法移动半分。我不断地大喊救命但是我喊也喊不出来。我几乎确信我必死无疑。这个过程持续了……几个小时。我觉得我数次昏倒,又醒了过来。过了一会我看到这具尸体站了起来,盯着墙在看。然后不知怎的他看向了我。 我感觉他离我太近我要叫出来了因为后来我真的试着这么做了。他并没有靠近我但他一直就这么盯着。他消失了然后又在房间的另一处角落出现,继续盯着我看。我也,看到了其他人,但是她们都在房间的另一侧……我不知道她们在干什么。有些东西可能,真的太可怕了。那血一刻不停地从墙上流下来。有时我觉得我要被它淹没其中。有时那血又消失了,然后又伴随着新的尸体出现。远处的砰砰声和心跳声也从未停止过。

[对象停顿了一下。]

Janice Erickson: 经过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后那些尸体的幻象有些消退,房间看起来也不再那么鲜血淋漓。感觉我有点清醒起来。我发现自己的腿又能动了,然后我用尽平生最大的力气逃出那间房间。我已经在那里待了约摸半天时间,只有我一个人。

采访者: 你后来回去了吗?

Janice Erickson: 没有,我再也没回到那里。第二天我径直找到Carla然后告诉她我要走了。但她立刻又给予了我两倍的薪水。她说[已编辑]先生喜欢我,欣赏我一言不发的样子,并且在这之后几周他大概也不会再叫其他人过来帮忙了。我试图告诉她那间房间的事然后她和我大吵了起来,说着关于那“恶臭”的事情,说她会调查此事。我回到家,紧紧地抱着我的女儿,我在想我还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那笔钱……那真的无法让人拒绝。我告诉自己我一定吸入了什么奇怪的物质,或许是烧掉挂毯之后才出现的反应,又或者是因为烧了它而遭到的报应,总之现在一切会好起来的。所以……我回去了。我告诉Carla我会接受这个开价,但我不会再回到那儿去了。她对此并不是很高兴但是还是同意了。然后你知道吗?这之后两个半月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采访者: 在那两个半月之后呢?

Janice Erickson: 在我当完班回家之前我正在二楼的一把长椅上小憩。我感觉……相当舒服。我正做着噩梦,醒来后我就听到了低语声。又是那熟悉的低语,就像我那天夜里在中庭听到的那样。我不敢相信所发生的一切-我以为我大概还在做梦。然后墙面开始流血然后我又一次无法挪动身体。就在那时那一切……发生了。

[对象停顿了很长时间。]

采访者: 请继续。谁出现了?

[对象看起来又流下了眼泪。]

Janice Erickson: 之前出现过的那些尸体。他盯着我。他和我的妹妹在一起。她看起来没有受伤,但是有些不对劲。我确信她是死了。然后他们开始和我说话。

采访者: 他们说了什么?

Janice Erickson: 他们说我会到那边去,我只需多做一步就可以知道所有真相。我的妹妹重复着在说- “上帝在看着那颗心。”“上帝在看着那颗心。”然后我觉得我一定是出幻觉了或者在做梦,他们不断地消失、再出现、说着同样的话语。然后我不断地看到那尸体-之前那些人盯着我看然后大笑。他们说着“你做不了任何事,这一切无济于事,你会死去,然后什么也不重要了。”然后我看到他和Carla一道出现,Carla的半边脸已经烂掉了。他又说着他之前说过的那些话,我要再做些什么然后我就知道所有事情,并试图许诺我什么东西,但那砰砰声和尖叫声越来越响,我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Carla什么也没说,只是用一张冷漠的脸看着我。她开始大声地说着些什么,房间变得越发通红。我不太读得懂唇语但是最后我发现她好像在说:“是那基金会干的好事。别让他们去喂这东西。”我不-

采访者: 等等。你最后一句话说什么。

Janice Erickson: Carla在大声说:“是那基金会干的好事。别让他们去喂这东西。”

采访者: 你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吗?

Janice Erickson: 我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怎么了?

采访者: 别在意那些。请继续。

Janice Erickson: 好的,好吧。在那以后我成功地搬了出去,离开了那鬼地方。在我回到家时我感觉好极了,只是感到十分触动。我叫来我的妹妹,告诉她我做了个很糟糕的梦。我真的以为她是已经死了但是她还活得好好的。但是Carla……我发现Carla已经死了。他们说她在睡梦中过世了,就在她那[已编辑]庄园的住处。所以或许我看见的并不真是我的妹妹,但那个真的是Carla吗?或许它杀了她,或许她死了然后它勾走了她的……魂魄,我猜,然后又来索我的命。我并不知道[已编辑]先生在那事发生后的第二天夜里死在医院的事情。所以整件事大概只是个巧合?我不知道。或许他会对你们说些什么-他肯定没对其他人提起过任何事。况且……那整件事,真的是。在那之后,你们的人就过来了,所以剩下的事情你们肯定知道的比我清楚。

采访者: 谢谢你抽空前来作证,Erickson太太。

<对话结束>

结语: 对象在被给予记忆清除后释放。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