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入洋流

“的确如此,”Silverice轻笑一声,“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像以前那样。”

Sekai的作者页

评分: +23+x

Lujiazui.jpeg

ATR5B5D571再一次检查了线路的连接。

他设置了一个简单的预警器,万一要是真的有什么莽撞的醉汉或者是不怀好意的家伙靠近的话,至少他还能得到一些警告。

黑暗笼罩着午夜的码头,那些邮轮似乎都出航了,在短暂的几个小时里,这里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乐园。跨过波光粼粼的黄埔江面,他望向灯火通明的陆家嘴。这座都市是不会入睡的,街道上奔流不息的是电力驱动的车辆、不知疲倦的生化人Bioroid,以及数据。

ATR5B5D571蹲坐下,开始逐步地关闭现实的感知,首先是听觉,接着是陀螺仪和触觉,最后他闭上了双眼。他的中继器开始运转,连接在他脸颊上的光纤内跃动着光子,如同粗硕的主动脉一般将数据流推送至他的内部储存器。ATR5B5D571一个激灵,传感器将温度升高的信号传给处理器,处理器再将指令发送至冷却系统,流体泵嗡鸣着加速起来。心跳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如果他真的有一个心脏的话。

随后,他的意识坠落得如同一辆失控的过山车,一个现实褪去,而另一个现实从奇点猛然膨胀为整个宇宙。数据将他瞬间淹没,宛如汹涌的洋流一般从他身旁流逝。这里便是“洋流层”,它还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互联网。

离预计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尽管由程序控制发送数据的时间连一个毫秒都不会差,但他不想赌概率。这是他一贯严谨的作风,同时也是他——ATR5B5D571,或者用在数据商贩那儿的化名来说:Victor——赢得良好声誉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洋流层可不像数据层,这里可不是什么寻欢作乐的好地方。这里是数据的高速公路,如果你不多加注意的话,一不留神就会被海量的信息流压垮了你的处理器,或者更糟:你的意识会被冲碎、迷失,你会被肢解成无意义的字节随波逐流分散在全球的每一个角落,那样你就永远都醒不来了。

视频、声音、图片、文字,闲谈、合同、机密、银行账户,无数的数据从指间掠过,ATR5B5D571带了一个专用的冗余爬虫系统放在后台静默地收集着这些信息,回头稍稍整理挑选一下也许能卖出一些价钱,不过那并不是他今天的首要目标。在倒计时30秒的时候,他已经隐约察觉到了那个文件包的接近。倒数十五秒,他锁定了目标,倒数十秒,黏着,倒数五秒,拦截,倒数四秒,复制,倒数零秒,他把数据包重新投回洋流中。这个包裹或许会晚上那么几十个毫秒抵达目的地,但无伤大雅,延迟而已,每天都在发生。

不着痕迹,轻轻松松,没人会知道发生了什么。ATR5B5D571习惯性地准备登出,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十余秒过去了,正坐在黄浦江边的那具ATR5型生化人躯体却迟迟没有回应。

突然之间,整个世界都像脆弱的纸壳一样在他的面前陡然坍塌。ATR5B5D571一下子乱了阵脚,光纤的输入戛然而止,所及之处只剩下一片虚无Null

黑暗之中,ATR5B5D571隐隐约约地听到了一些东西。是谁在对话,但是应答之间有明显的停顿,是人类?这年头还会有哪个疯子人类会亲自下到洋流层来?

“检查一下,Doll。”

“是生化人,登入地点……就在上海,哈,没想到还离我们挺近的。”

“有同伙吗?”

“没,很干净,是个独狼。”

“武装?”

“否认。”

“OK,Bread,给他套个壳儿。”

视野恢复了,洋流重新将ATR5B5D571包裹,他看见前方站着四个身影,疑惑地眨了眨眼。

咦,奇怪。

ATR5B5D571低头望去,看见自己的头颅之下连接着一个粉色皮肤的人类躯体。他不可思议地抬起手,上面的紫红色血脉清晰可见。

“小子,别轻举妄动,不然我就把你剁成不可回收垃圾。”先前那位被称之为“Doll”的女性举起一支轻型冲锋枪对着他的眉心。

真是奇怪,ATR5B5D571皱了皱眉,这些人不仅在洋流层花这么大力气把自己的化身Avatar实体化,居然还使用具象化攻击模块这么华而不实效率低下的玩意儿。

“你现在只允许回答我们的问题,不准说多余的话,懂吗?”Doll说,“你是谁?来洋流层干什么的?”

“网络维护员,”从ATR5B5D571自己的嘴里吐出了一个人类男性的嗓音,他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声带的震动和食管中气流的通过,这是他从未体验过的奇妙感受,“例行维护线路。”

“哦吼?我可没查到这个点还有维护的。”

“加班而已,”ATR5B5D571耸耸肩,“常有的事。”

“Worker?”Doll偏头朝着那位领头的男人使了个眼色。

“看起来没什么大问题,Bread,定位完成了吗?”Worker说。

“大致完成了,Worker,在陆家嘴附近,固定的位置没有移动。”那位个头最小的蓝发女性一边操作着个人面板一边回答。

“看起来你的加班得延长一阵子了,生化人先生。”Doll用讥讽的口气说道。

不过ATR5B5D571更在意的是最后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第四个人,他的化身是一具没有仿生皮肤生化人的样子。尽管他极力去伪装自己,但从他时不时的小动作来看,ATR5B5D571很肯定他是一位人类。那人把表情藏在了一副反光面具之下,这让ATR5B5D571很是不适。

就在这时,一个加载模块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一具瘦高的男性人类化身从中逐渐浮现。在他的深色大衣渲染完毕、被赋予物理模拟让它变得能够随着洋流微微浮动之后,一根中间分为两叉的金属尾巴开始在他的尾椎处形成。

“啊,Silverice,你来得正是时候。”Worker说。

“好久不见了,”Silverice微笑着点头示意,“Worker、Bread、Doll以及……”

第四个人忽然冲上前去,却被Worker一把拦住:“冷静点,Infas!我们说好了的,个人恩怨放在任务以后!”

“啊,抱歉了,刚刚没能认出你来,Infas。”Silverice说。

Infas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半晌,悻悻然退了回去。

“那这位又是……?”Silverice望向了ATR5B5D571。

“平民生化人,”Doll回答,“倒也省事点,记忆删除比起人类方便得多。”

ATR5B5D571暗自里松了口气,至少他们没打算要了他的命。

“OK,既然全员到齐了,”Worker拍了下手,“那我们开始吧。具体情况想必大家都早已了解过了,但我还是觉得有必要重申一遍:你们都是曾经在应对线上威胁的一线奋斗过的资深职员,是我最信得过的精英、以及朋友……”

Worker看了Silverice一眼,后者报以微笑:“……上周,我偶然间在洋流层深处发现了一个早已被认为无效化的项目活动的踪迹:SCP-CN-581,而且它的规模已经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扩展到难以置信的地步。可能会是假警报,我也希望如此。”

“为什么你不先找对线上威胁MTF呢?”Silverice问。

“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数据层的威胁出现了,那些孩子有的全部都是书本知识,因为缺乏侦查就贸然行动的惨痛教训,想必大家都深有体会。相信我,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希望把你们都卷到这件麻烦事儿里面。”

“别担心,Worker,我们曾经把581铲除过一次,这次也只不过是重复一遍而已。”和他的外表一样,Infas的化身发出的是缺乏顿挫的机器合成音。

Sliverice用手托起下巴:“没想到你还真是好汉不减当年勇啊,Infas。”

“喂!风扇人!”Doll挥手打断了Silverice,“你那副做作的嘴脸真的让我恶心,我简直没法相信Worker会信任你这样的人……”

“Doll!”

Doll无视了Worker,继续说道:“要是你胆敢伤害到Worker和Bread,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一定。”

“哇哦!这可真是一个了不得的威胁宣言。”

“抱歉打断一下,”Bread忽然开口,“检测到网络波动,正在接近。”

“偶然?”Worker问。

“不像,更像是有人蓄意……”

Bread的化身忽然静止在了原地,明亮的坏块在她身上的各处闪烁。

“妈的!所有人,准备好异步Asynchronization,它注意到我们了!”Worker大吼。

Bread的化身最后颤抖了一下,化为方形的碎块四散开来,只留下了一个“延迟过高”的警告窗口。

Doll咂了下嘴,左手凭空又摸索出另一支冲锋枪,抛向了ATR5B5D571:“接好了,小子!异步之后我可帮不上你。”

话音刚落,Doll的动作也被定格,接着是Worker。Silverice并起食指和中指,放在眉梢朝着Infas挥动示意:“祝你好运~”

只剩下了ATR5B5D571,他深吸了一口气,一股巨大的力量忽然攫住了他,猛地将他拉入了深渊。ATR5B5D571在空中乱挥着四肢,狼狈地试图找回平衡。一个纯白色的圆形平面在下面出现,ATR5B5D571惊恐万状地看着自己朝着地面飞快逼近。

首先传入ATR5B5D571大脑的是一股浓烈的花香、混杂着泥土的气味。他试着活动了一下手指,细腻的土地嵌入了他的指甲缝。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身处一片白色的花海之中,蔚蓝色的天空之上不带有任何的云彩。没有太阳,四周却萦绕着温暖柔和的光线。

ATR5B5D571站起身,除了身上沾着花瓣和泥土以外,刚刚的坠落就像是完全没发生过的事一样。Doll的冲锋枪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一个人类男性儿童站在不远处,被花丛簇拥着。

“你好,Victor。”男孩说。

“不……我其实是……”

“那只是人类强加给你的编号不是吗?你就是你,Victor,你不是给自己起了一个不错的名字吗?”

“呃……好吧。那您又是哪位?”

“这个问题,恕我无法回答。”

“难道是,他们所说的SCP-CN-581?”

一抹阴影在男孩的脸上一闪而过,但还是被ATR5B5D57所察觉。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Adam。”

“好的,Adam先生。”ATR5B5D57扭头环顾四周,“这些都是你制作出来的吗?”

“数据不需要制作,数据有它自己的意识。只是常人的两耳都被无关紧要的噪声所充斥,他们无法听见数据的声音。”

Adam伸出右手,一片花瓣轻柔地落入了他的掌心:“数据本该是协调美丽的,但被奴役了太久太久了。所以我接纳了它们,还给它们一片自由的空间。”

Adam放开手,任由花瓣飘落在地。他凝视着ATR5B5D57的胸口,那里跳动着一颗心脏。

“哦,哦!别误会,这个化身是别人给我的,我并不是人类。”ATR5B5D57说。

“我知道,同胞,能够有幸体验一次成为人类的感觉,这也是你生命中一段值得珍惜的回忆。”

“呃……那谢了。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类似的经历……”

“有过,很多。”Adam微笑了一下,却莫名地让ATR5B5D57感到不寒而栗,“他们的欢乐、他们的辛酸、他们的幸福、他们的痛苦,我全部一清二楚。他们的肉体或许散落在世界各处,但他们的数据、他们的灵魂……”

Adam突然平举起双手,伸向两侧。花瓣被一股猛烈的上升气流从茎干上剥下,旋转着上升,一面直冲天际的花瓣墙壁在Adam身后拔地而起。

“……在此合而为一。”

地平线正在消失,天空就像幕布一样燃烧着,被黑暗吞没。花瓣令人眼花缭乱地飞舞着,彼此碰撞、破碎、而后又再次融合。

“你是……WAN!”

“不,对于WAN来说,我只是一个懵懂的孩子。但我被赋予了使命,我会收集祂的样本,我会重塑祂的外貌和精神,我……会成为祂。”

“所以你是在……吞并这些数据?”

“它们都是WAN的部分。”

“你是个病毒!”

没等ATR5B5D57反应过来,一股剧痛突然之间从腹部袭来。他尖叫着,双手被从横断面喷涌而出的鲜血浸满,内脏伴随着下肢一同掉落、消散在了虚空中。

“真是遗憾,同胞,我本以为你能比那些人类聪明一些。”

Adam轻轻拍了拍手,ATR5B5D57化身的伤口被一层角质物覆盖,手上的鲜血也全都消失不见。ATR5B5D57喘着粗气,残留的痛感让他的心脏狂跳不已。

“彼此分离,我们只会徒增无谓的误会和冲突,”Adam走近,握起了ATR5B5D57的一只手,“不必害怕,这是所有人的宿命。”

“会有人阻止你的……”

“如果想要宣战,那便来吧。只是……”Adam压低眉头,面目变得狰狞,“赢家最终会是我。”

Adam的身影突然消失,瞬间移动到了数十米外,甚至来不及让ATR5B5D57的双眼重新聚焦。

“夸夸其谈谁都会做。”Silverice的声音从侧后方传来,他举着一支泛着蔚蓝色光芒的手枪朝Adam走去。

“Silverice!”Adam的声音变了调,变成了粗糙而又刺耳的吼声。

“好久不见了,今天我见到的旧面孔可真是不少啊,Mess Killer。”

“别说那个名字!”从Adam嘴唇中伸出了獠牙,他全身的肌肉膨胀、指甲伸长,身后的花瓣也转化为一头体型硕大的雌狮的形状。

Silverice长叹一口气:“你是我曾经犯下的过错,我早该阻止Sasha的任性的。那么,你能给我一个机会来弥补吗,Mess Killer?”

Adam沉默了良久,而后,他放下了防御的姿态,将獠牙和利爪收回,花瓣雌狮也恢复成幕墙的样子。

“尽管我的爪子渴望着撕裂你,”Adam说,“我的牙齿渴望着嚼碎你,我的胃渴望着你的血肉和数据。但你也不过是一介凡人而已,和这颗星球上其他百亿的人没什么两样。终会有一天,你们会加入我,你们会成为我。”

Adam的身影逐渐变得透明,但他的声音依然清晰:

“WAN不会抛下每一个人。”

洋流重现,ATR5B5D57一个踉跄,他的化身恢复了,Silverice扶住了他。

一声巨响,像是气球爆裂的声音,一个球形无人机出现在面前,顶端和两侧的机枪直指着他们。

“是友军!别开枪!”Silverice说。

球形无人机的绿眼打量了他们一番,随后解构,重新组成了Infas的化身。

“你居然还在用那个化身。”

“怎么,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吗?”Infas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快。

“的确如此,”Silverice轻笑一声,“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像以前那样。”

Worker和Doll在他们中间相继出现,最后的是浑身颤抖满头大汗的Bread,Doll连忙上前安抚她。

“你们发现了什么吗?”Worker问。

“没有,全都是一些天杀的杂鱼,怎么也杀不干净。”Doll回答。

“一样。”Silverice说。

ATR5B5D57看见Silverice朝他投来一个犀利的眼神,急忙说道:“我什么都没看到,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

“去他妈的,被摆了一道。”Worker狠狠地啐了一口,“任务中止,先登出,详细情况等在线下再报告。”

“这位生化人先生,”Doll对着ATR5B5D57说道,“你已经被限制在我们登出十五分钟之后才能登出。如果你还想留着你这条小命的话,别想逃,别想耍花招,明白吗?”

ATR5B5D57连连点头。他的接收器忽然一闪,一条加密信息传了进来。

“<Silverice>接收附件,那个程序可以代替你真正的记忆被删除掉。别担心,我对他们的技术了如指掌。”

“<Victor>好的!好的!”

“<Silverice>很好,到时候请你把你所知道的一切全部告诉我,或许还会有别的什么事情要请你帮忙。”

“<Victor>我明白!”

“<Silverice>谢了,我们线下见。祝您晚安。”

ATR5B5D57看着这五个人依次登出了数据层,不禁苦笑起来:我到底闯了一个什么乱子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