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444研究日志

SCP-4444研究日志

作者Clef博士

条目1

██-██-████,████:██:██ - 已经造成的诸多不幸结果之一便是将尸体意外暴露于SCP-447的粘液。在一个就像是属于我的世界中苏醒,我认为自己只受了些轻微的脑震荡已经足够幸运了。然而,我很快发现,在尝试用我的PDA登入Scip-Net后,我的结论是错误的。

我似乎被存入了一个因为基金会自身任务失败,而特殊收容措施的物品现在四处横行的替代现实中。基金会的遗骸似乎完全是由SCP构成的,其中一些明显类似于它们在我的家乡维度中的,而一些不是。然而,它们中的大多数,似乎是我所知的SCPs的替代版。

我有三个目的。

  • 首先,调查并记录替代宇宙的性质。
  • 确定替代宇宙是否会对我们的基准现实构成威胁,并为之后的中和拟定出一个计划。
  • 在之后的探索中确定替代宇宙中是否有可利用的资源。

我还有第四个目的。近来,基金会对待人形SCP一直处于一个不幸的趋势,它把它们作为资源或娇宠,或威胁,而不是像对待那些危险物品一样收容起来。根据对这个宇宙的初步调查,似乎表明这个世界的基金会雇佣了超乎寻常的大量SCP,我相信对这个替代现实的调查将阐明,像我们所说的,让囚犯来经营监狱的后果将是不可避免的。

哦,是的。我猜找到一条回到我的家乡维度的路也是同样重要的。


条目2

██-██-████,████:██:██ - 据我上一次不得不使用SCP基金会生存手册已经有很多年了。正如我所怀疑的,内部的信息相当不准确,或顶多是最基本的。我同样怀疑,这是一卷美妙的卫生纸。

给自己的提醒:请在回到家乡维度后联系O5-██并申请一本更全面,并且跟得上时代的生存手册。

经过初步调查,发现这个世界和我的家乡维度似乎有两个主要差异。

  • 人类的鼻子未能进化。
  • SCP已经接管了基金会。

我不能确定这两个事实相关与否。

举个例及来讲,请见所附的档案,显然是一个SCP基金会特工被分配去收容并防范KTEs。

特工番号:特工-637
特工出生地点:纽约,纽约
特工年龄:十八(18)
能力鉴别:他的能力作用与时间和空间线上,或通常称为Chronomancy。这种能力使Josh可以操纵,甚至是控制时间,在一定程度上。当然,这样一个迷人的力量在经过长时间的战斗或使用后会对施用者的身体造成极其沉重的代价,在一定程度上甚至有致死的潜在风险。运用这种极端的力量,Josh可以减缓时间,使自己安全地接近对手并准备在一个适当的时间进行攻击。
当前任务:向特工Gemeni R17报到,进行训练和指导。

除了报告中明显不客观的语气外,这将导致对编制者优越感的严厉谴责,请注意“特工637”本身似乎是一个Euclid-Keter级的SCP。

特工番号(代号):Gemini R-1:7
特工出生地点:布埃诺 维斯塔,科罗拉多
特工年龄:25
能力鉴别:自从他被纳入基金会以来,该特工便展现出各式各样的天赋与技能,在这里便不一一列举。特工的发现或实战中的显著成就(你的角色所作的一些给基金会留下深刻印象的故事):该特工捕获了我们目前正在研究的点三个极其强大的SCP,并亲自回收了无数的逃脱的其他SCP。这个企业中真正耀眼的明星,许多人推测他将升至监督者的等级,或至少被授予相应的称号。
专业领域:没有什么是这个特工处理不了的。
当前任务:培训特工637,执行监督者一(Overseer One)下达的普通命令。

这里似乎有一些很熟悉的东西。

此外,文件图片似乎是一名携带者一直华丽长剑的年轻男子的程式化形象……图片已经附到我的报告里。

进一步的调查确定,不仅“D级”的称呼在这里有不同的意义,而且基金会在这个世界的人员配备习惯是携带有致命武器的危险罪犯。

现在显示所有职级的SIE(标准建制装备)

D级:一把(1)9mm口径半自动手枪,八十发(80)9mm弹药(标准和镇定剂),一件(1)防弹背心,一件(1)制服。

科学研究员:一把(1)鎮定藥箭槍,十二发(12)飛鏢,一件(1)实验工作服和要求提供的工具。

特工:一把(1)9mm口径手枪,一百六十发9mm弹药,包括致命的和鎮定的。一件(1)防弹背心,一件(1)制服。更多可要求提供的设备。

同样,这个替代宇宙中变异的拼写和语法规则使我们难以确定编制者想要说什么。

对于他们的SCP文档的调查显示,有两个条目与其在我的家乡维度相同,内容如下:

0246

项目編號:SCP-0246

项目等级:Keter

SCP绰号:“天使”
危害,能力,和/或其他收容原因:当他从他所指的天堂堕落后,便开始对所有领域造成威胁。他的精神力量异常非凡,并且他似乎有能力操纵光和所有正面能量。他的个人魅力同样是一个危险的工具。已知能破坏思想,生命,甚至是文明。

持续的高音频率,以阻止他集中精力。具有动能屏障的墙壁(墙壁应有permacrete构成),以防止可能的心灵残留物流出。特别要在房间角落里制造一些东西来吸收他释放的精神能量以防止累积过多。房间内的灯具必须由具有黑光保护层的动能钢(以反弹物力/精神能量)制成。监视者必须知道所有颈部以上的压力点的位置,懂得在任何时候进入房间后使用它们。不需要提供食物,但需要水。通过安置在他手腕上的四号供养系统注入水分,剂量过多而使他无法思考的吗啡也由此注入。

描述:似乎很年轻,不超过15岁。那种第一眼看到就会体会到的非凡的魅力,但不会比希望毁灭一切更能让人联想到‘罪’,‘邪惡’和完全的‘残酷’。是真正的Seraphim天使,(根据我们古文中的信仰小组的发现)但认同Lucifer的想法,认为一个像他这样卓越的身分不应该为劣等生物服务。已经成为一名‘Dark Nephilim’。战斗从不用手,而使用他那难以置信的精神力以确保迅速而令对手痛苦的胜利。拥有许多‘天使之力’,但几乎没有理由去使用它们。自从他从天堂堕落后便对所有领域构成了威胁。他的精神力量异常非凡,并且他似乎有能力操纵光和所有正面能量。他的个人魅力同样是一个危险的工具。已知能破坏思想,生命,甚至是文明。

捕捉备注:捕捉时应由Feign调集并支配一支小队以骗过他的读心术,令他猝不及防。Feign可施加足够的压力使他不再考虑周围的环境,Feign锁定压力点。为增加安全性,Feign的助手要锁定他脖子上的压力点。最后,Feign快速将一根针插入Setsumei的第三和第四根脊椎之间,使他无法移动。转移完成后,Feign解锁压力点,并移除针。似乎对不会对Feign有深深的怨恨,但是他身边的……

照片或艺术渲染:(不是必需的,但对此表示感激)

附在下方的似乎是一名有白色头发和红色眼睛的年轻男子的的程式化形象。图片已经附到我的报告里。

补充:永远不可信。但是,他只说真话。不允许有宗教人士在他的身边,并且在进入后应立即持续锁定压力点。如果他仍可以移动,应把针插回第三和第四根脊椎之间。应在高音的基础上不断变换声音频率,以防止他产生适应性。一旦他获得自由,他会毫不犹豫地使用一切力量。

显然,报告的编制者的换档键被卡住了而且不想去修。

373
项目編號:373
等级 Safe/euclid(保持在Euclid水平)

收容措施:要存放在实际上是一个小型房间的大型“牢房”中,就好像是基金会最初发现她的地方,尽管没有连接互联网。所有房间都安有隐蔽的摄像头。所有房间都安有隐蔽的麦克风。每天提供三次食物,以及可能要求的零食。允许在有D级安保人员陪同的情况下在底层(Base floor)散步。
描述:一名从郊区回收的年轻女孩。其家人被发现死于由内部造成的大型颅外损伤。发现其在一个角落里哭泣,由特工[数据擦除]带回。

我们在替代宇宙的基金会中同样看到了这种马虎的收容文档:格式与之前的版本完全不同,在报告的收容部分没有说明对象首次被收容是因为什么,或者基金会没有对不幸的受害者的凶手产生更多的兴趣。

为获取更多信息,我将放弃解说并简单地进行数据传输。

SCP号码:099

收容等级:Safe

SCP绰号:“血之魔女”

描述:对象大约二十岁,并受到看守她的标准D级吸引。

只要有“血之契约”,对象就有能力治愈几乎所有创伤。契约的类型取决于生病或受伤所需的治疗。以保护的目的对她进行收容。
收容措施:存放在一个有适当布置的房间中,有一张床,读物,和电视。两个轻度武装的D级在被锁住的保险库大门外看守,以防万一。

SCP号码:SCP-880

SCP绰号:“Shade”
危害,能力,和/或其他收容原因:可以完全操纵在她视线里的影子。可以把影子拉向自己,并分成不同的形状和大小,甚至可以将其立体化。有时,她可以将影子注入一块如钻石般坚硬的神色玻璃材质中,以使其固化(备注:对材料的搜集尝试表明只有有限的几次成功。),或不太坚固的钱紫色晶体物质中(注意后者比较常见,并且通常没有预见性)。当对象处于极大的压力或危险下时,影子会开始聚集成一个怪物并开始保护她,以它们的方式。已经知道或看到她会时不时使用影子逃走(通常被称为阴影旅行)。然而前提条件是她只能到达之前去过的地方,并且在上述地方有影子存在。这种“阴影旅行”通常会让她筋疲力尽,并根据移动的距离造成一定程度的昏迷。对象的脾气似乎及其暴躁,不喜欢被局限在狭小的房间里,并采取过几次逃跑的尝试,甚至通过控制影子去挟持人质。

收容措施:必须被收容在明亮并且绝对没有阴影的房间里,或用其他方式保持对象的眼睛被蒙住。另外,请注意她会抓住任何机会逃跑,因此在门被解锁/打开时,必须要采取物理约束。

描述:中等身材的女性,不是非常健壮,但十分灵敏。似乎在18-20岁之间。黑色短发,眼睛也是黑色的(可能是其它颜色,待定)。在谈及她的约束条件时会非常狡猾,可能会装作生病会睡着。已经想出一些方法来欺骗和愚弄守卫。(注:由Hedge批准只使用无性能力/聋/盲守卫以防止‘那群该死的傻逼再次让那个巫婆跑掉’。)

可以完全操纵在她视线里的影子。可以把影子拉向自己,并分成不同的形状和大小,甚至可以将其立体化。有时,她可以将影子注入一块如钻石般坚硬的神色玻璃材质中,以使其固化(备注:对材料的搜集尝试表明只有有限的几次成功。),或不太坚固的钱紫色晶体物质中(注意后者比较常见,并且通常没有预见性)。当对象处于极大的压力或危险下时,影子会开始聚集成一个怪物并开始保护她,以它们的方式。已经知道或看到她会时不时使用影子逃走(通常被称为阴影旅行)。然而前提条件是她只能到达之前去过的地方,并且在上述地方有影子存在。这种“阴影旅行”通常会让她筋疲力尽,并根据移动的距离造成一定程度的昏迷。对象的脾气似乎及其暴躁,不喜欢被局限在狭小的房间里,并采取过几次逃跑的尝试,甚至通过控制影子去挟持人质。(Klien指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有守卫都要携带强光手电。)

照片或艺术渲染:

补充:不得以任何原因移出她所佩戴的项链!最后已知的尝试导致主体变得愤怒,即便在蒙住双眼的情况下,仍使影子对目前的情况作出反应。

给自己的提醒:替代基金会在对对象进行摄像监控中显现始终明显的松懈。到目前为止已发出四份人形SCP文件,其中三个使用了程式化的艺术渲染,而非实际的图像。

它们的科学工作人员的人事档案也好不到哪去。

人员姓名:Rozalin Porter
年龄:23
出生地: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
特点:磁性。Rozalin已证明了她对基金会的用处,通过对磁性的操纵能力和找到一种可以使大量单元维持运行的洁净能源。

再一次,一个SCP在没有任何指示的情况下被列为科研人员,而这个SCP的认知危害和敏感信息的清除情况也没有在安全报告行说明。

然而,最惊人的还是D级人员的档案。

D级

人员姓名:Lucian De'Lasoul
年龄:32
出生地:德国,慕尼黑(无口音)
罪行:(除少数人员自愿以外,大多数的D级都是从死囚中招募的,原因显而易见。)若干宗过失杀人。为一百多人的死亡负责,特别是发生在小酒馆里的那些。
能力:可以看见/感触到无实体物质,星体和无实体的领域的第六感。视野的增强让他可以通过难以置信的外围视觉看到180度无死角的视野。增强的反射弧(高于人类奥运金牌得主)何如神般的反应能力,例如闪躲,奔跑和跳跃。从未失去过目标。在允许的情况下使用特别制造的枪支。几乎没有喜悦情感的波动,特别是在战斗中……可以像吸血鬼一样再生穿刺伤害;重点部位的创伤恢复情况还有待关注。他可以想出一种子弹及它的结构,并制造一个支架,或火箭,或炮壳,以使合适的枪械发射它们。这种能力如瞬间作用般加载于枪械。提到的子弹就是平时说的子弹,使用直到作为资源清除。

请求:
一支(1)史密斯&威森700硝基马格南w/ .700 AP(穿甲弹)爆破式子弹。适应情况。(登记枪支)[批准]

一支 .454卡苏尔w/ .454卡苏尔子弹(威力是44马格南的两倍)定制的13mm爆炸性金属子弹,材质采用从各种十字架上采集的硝酸银。适合应对黑暗生物;精确模型由Kain制作。[批准]

一副(2)Aleks战术装甲。(穿在衣服下面)[批准]

一支(1)铁拳3-IT600(Pzf 3-IT600)w/ 铁拳60/100+火箭弹。(反坦克和飞行器武器)[批准]

一支(1)M-93黑箭狙击步枪w/ .50BMG无声爆破子弹毒素金屬飛标。(暗杀,快速任务)[批准]

一支(1)雷明顿870霰弹枪w/ 457mm毒性榴霰弹[批准]

-一张床(全;弹簧床垫,框架和床褥)一个工作表和一条毯子,以及两个柔软的枕头。(舒适度要求最大程度的精密性)[批准]

-一个书柜,能够放置100+本教科书规格的书籍(以更好的研究枪械,弹药和整体结构)[批准]

-一个奖杯陈列柜(奖杯会提醒他自己能够成功)[批准]

-单独一扇窗户以防他失去理智[批准]

-浴室w/ 厕所和站式淋浴[批准]

-衣柜[批准]

-每拔枪一个枪架[批准]

-一个迷你冰箱,放有摩根船长牌朗姆酒[批准]

-一台电视w/ 基本频道和西部电影[批准]

-描述他的罪行的加框报纸[批准]

目前分配置:潘多拉单位

我认为对此不必再多说什么了,除了一个事实,就是这个宇宙的基金会在用火箭弹和酒精从被定罪的囚犯中挑选消耗型人员的行为完全是在自杀。


条目3

██-██-████, ████:██:██ - 我与一位同行人取得了联系:来自故乡的Kondraki博士!显然我不是唯一一个从裂缝跌入这个bizarro维度的人。

从Kondraki博士独自调查时回收记录中一份摘录吸引了我的注意。

08:10 - Klien博士领着一个女孩来到一扇小门前,然后把她领了进去。那是一个监控站。

Klien博士:看那里。

[记录显示,关在收容中的一个巨大的人形爬行动物咆哮着撞击墙壁和窗户。]

Klien博士:他称自己为该隐。数百次他逃脱,到达人口中心,都会造成数百人的伤亡。

显然基金会要退步到把SCP-682SCP-076弄混,要么是在他们的版本里该隐翅了682……或者更糟。

经过进一步调查,我在行动记录里发现了其他有趣的差异。

“好吧。让我来演示。”亚伯站到一个黑色的门户前并掏出一把似乎是六发的左轮手枪。他朝坐在椅子上的人射击。子弹没有打中强,也没有打中人。它只是在据那人头骨几公分的地方消失了。

“你瞧,我的神枪手,你是对的。虽然精确和威力都很重要,但我们都知道你的枪不能杀死所有东西。这个人杀了二十个全副武装的人直到还活着的五个人通过肉搏制服了他。”

感谢上帝我们的世界里的亚伯从来没法成功的理解枪支……这并不是说需要枪的SCP-076-2会令人害怕。

亚伯呻吟着躺在户外草地上。他的四肢被打断并遭到恐怖的肢解,透过血污可以看到深深的伤口与骨骼。他翻了个白眼,把它们放回原位,满意地看着伤口愈合。他自愈的特性因为伤口的严重性而被放大,为了不浪费能量。因为他可以抓到他们,很幸运其他人就在附近。Shade躺在他的边上,被压在他的胳膊下面。Lucien卡在了树上,他在附近发现了Roizalin,和上百片金属一起。显然所有人都在受到冲击是本能地保护里自己。

他找到所有人,把他们搬到树下,然后坐在一旁清理自己的旧刀子来打发时间等着他们醒来,他已经制定好了作战计划。

……以防万一。在巨大的爆炸过后,没有开启防护的东西在世界上已经不存在了。显然,他是负责人,中心点。他最大的优点是他的攻击力和耐久力。至于Lucien……他将继续后方支援和牵制。他也有一个非常敏锐的头脑。也许他能找到弱点,但他并不确定。至于Shade和Rozalin,他们是未知的因素。他不确定他们能做到什么程度。

另一方面,这个世界的亚伯似乎比我们的要正常的多。

“太迟了。”他简短的说,一如既往的毫无感情。“蠢透了的监督者用强攻门户的方式摧毁了它。他们早该知道比干预这些东西更好的方式。”他说“我们还没有正式介绍。”他说“我叫亚伯。你应该已经知道我的下属……”他指着那名不理性地设法压住宽沿帽的男子。“Lucien。”他环顾四周,吸了口气。“嗯,冰岛。我们是幸运的。不过……”他看着她的眼睛,露出柔和的目光。“现在世界正面临着难以想象的危险。现在一号站点里的所有东西都自由了。

替代维度的新语法和拼写规则避开了我,同样我对1号站点的销毁现场十分困惑。在标准的基金会程序状态下站点的销毁应该由核装置……

等一下。

老天啊。

这里是Alto Clef博士正在报告可能出现的维度失效!如果被释放的SCP发现了能够进入我们的世界的门户,不知道它们会以怎样可怕的方式造成危害。


条目4

为了试图阻止多维交互战争的利益。我现将正在进行的活动期间更加紧密地监视他们的版本的基金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