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辞职”

“你要什么?”七号吃了一惊。她是第一个发声的,但不是唯一一个。

“你不能这么任性!”八号指控般地大声说道。他重重一拳砸在桌上,因疼痛甩了甩手。“这个职位是终身制的。六,你劝劝他啊!”

六号双手的十指交叉,看着对面的十二号。两人的外貌之间有着惊人的相似程度。虽然十二号的年纪比他大,但六号看上去也差不多。鼻子的高度,微微向前倾的头,甚至是脸型都一样,他们看上去如同兄弟一样。旁观的人甚至会以为如果六号摘下他雷打不动的牛仔帽的话,头上会有和十二号一样谢顶。

“先别下定论,”六号对激动的八号说。“毕竟,这还没有先例。”

“不,是没有先例,”十二号同意。“自从议会成立以来,所有成员都是站着进去,躺着出来。被枪打死,捅死,炸成碎片,开膛破肚,变成永恒不灭的模因——”他向九号点了点头,九号也点头致意。(九号的前任就是想复制963搞出事来的O5——译注)“——或被分解成原子。但Site 19的那件事,它令我想了很多。我老了。如果我死了,我要躺在我家里的床上,看着我爱妻的照片,有尊严地死去。”

二号安慰地握住了十号的手。“我们都很想念她,Adam。

“我不管你有什么借口,”五号强硬地说。他的手指像在指出一张虚无的文件里的条目般敲着桌面。“规矩就是规矩。你发了誓,加入了议会,你就要终生为其效力。如果你要走,我们就得叫人带你走掉,一劳永逸。”

五号没有注意六号,二号,九号和三号瞪着他的眼神。眼神无声地说,他讲得过分了。他并不在意。他是言重了些,但他必须这样说。

“但我没有发过那个誓言,”十二号轻声回应。“记录上写的清清楚楚,誓言是我写的,但我本人没有读过。“

五号想说什么,但只是摇着头坐回了椅上。

七号从她的位置上站起。“无论如何,你不能退下。作为在生的创立人之一——”

“我不是——”

“基金会诞生时,你在那儿。无论你是不是原来议会的一员,你是我们最接近创始人的成员。我们需要你的智慧,而且也不能把你放到外面,导致有什么别的组织把你抓走。”

“这你大可放心,”十二号打断了她。“我脑子不笨。我会随身带保镖,想前总统般接受保护。我这几年在我的孩子们长大的山区那儿建了个小镇。”他小心翼翼地避开六的目光。“那儿住的都是退休的特工和一些不知情的研究人员。我会小心的。”

他深吸一口气,由缓缓呼出,他的目光投向六号。“我的孩子们,因为我的职位我与他们分离。他们即使***后成就非凡,我也看不到。我的孙儿们,我只看到过他们的照片。现在我想和我的曾孙儿们见面。我想在我的小屋里抱着小宝宝入睡。我想以自己的方式迎接新的千禧年。而不是…”

他的眼里泛起泪花,他的声音颤抖着。“我…我想能终于睡着,不用去想那天的决定…”他又低下了头,声音渐渐微弱。

一个平日安静的声音响起。“这样,我们按程序投票吧,如何?”所有议会的成员都向一号点头同意。“所有反对十二退休的?”

七号,五号,八号,九号和四号的手举起。八号期待地看着其他人。当他们都没有动静时,他的目光严厉起来。

“同意的呢?”

六号和二号的手飞快举起,他们都支持算是朋友的十二。九号的手举起的速度则慢了很多。(之前九号不是反对的吗Bright君你写完后没有重读一遍么——译者吐槽)

十一号迟疑了一番,然后摇了摇头。她不支持,也不反对。

十二号想举起他的手,但一号瞪了他一眼,令他放下手。他的一票在这里不算数。

三号摇了摇头,表示弃权。他不想卷进这场风波中。十号沉思了一番后举起了手。大家惊讶地看到一号也举起了手。

“五比五,”八号说。“票数打平的话,反方得胜。你留下。”

十二号呆呆地盯着桌前,他的梦想完全破灭了。

直到他身后传来一声咳嗽。十二号没有动,只看到他的支持者的眼神明亮起来,而反对者则无奈地闭上眼睛。他不用转身也知道是谁站在他身后,举起了手。

不再是十二号的Adam从椅中跃起。他转身使劲握住了身后那高瘦男人的手。“谢谢,谢谢,真是太谢谢你了!”

“不用谢啦。”十三号将手抽出,将一个小盒交给有史以来第一位退休的监督者。“这块手表送给你作为纪念,希望你喜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