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家吗?

叮咚

Alice、Hailey、Sarah和Erin穿着最新一季《神秘博士》里角色的服饰在房前等待,她们都拿着他们用多色记号笔画上南瓜与鬼魂的枕套。门并没有开,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前面的那群人跳过了这座房子。但是房子的灯是亮着的,门廊也是被装饰过的。.

“也许他们睡着了?”Alice问。

“哦,就再等一会儿吧,”Sarah说着,用胳膊肘微微戳了下Alice,“没必要这么快就回头吧。”

“我不知道。”Haily说,于此同时她环顾四周寻找其他进行“Trick or Treat”的人,“现在已经有点晚了。”女孩们转身准备离开,但门也正好在此时打开。她们停下脚步,四个女孩八只眼一同看向了那个并未身着装扮服装、有着眼袋的中年女人。女孩们顿时僵住了。而女人露出了笑容,去拿门边放着的一个碗。

“不给糖就捣蛋!”女孩叫道,她们向门边冲来。

“你们看起来都很可爱嘛!”女人将装着小熊软糖的小袋子们扔进她们每个人的口袋里。

“谢谢你!”她们跑跑跳跳地离开离开女人的门廊,顺着人行道向下一座房子继续行进。

Alice转头看去,“嘿,那不是Olivia的母亲吗?”

“Olivia?”Hailey问道。

“她去年还在我们学校上学。”Sarah解释。

Alice弯下身子,降低音量,“我想,她被开除了。”

“唔……”

三个女孩转身看向最后发出声音的Erin。她站在那里,耷拉着肩膀,尽力把自己缩成一团。

“我们也许不应该在背后谈论Olivia,”她说,“我们也不知道实际上为什么她不上学了。”

Sarah歪了歪头:“你不是她的好朋友吗?”

“是的,但是……我们好久没有说过话了。”

这使得Sarah停下了脚步,剩下的女孩们也随之停下看向她。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随之一个顽皮的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

“你们想要看看她吗?”

Erin避开了Sarah的目光:“嗯……你指什么?”

“嗯。她可能也在外边,像我们一样做着‘Trick or Treat’。我们去年可是搭档。我们可以躲在门廊下等她回来……然后跳出来给她一个终生难忘的惊吓!”

其他三个女孩互相对视,确定彼此对这个计划的意见。Sarah也知道这是个愚蠢的计划,但也需要共识来否决它。Erin摇了摇头,但是Alice和Hailey只是耸耸肩。也许这个计划的确愚蠢,但听起来还蛮有趣的。

“好,”Sarah宣布,“让我们在我母亲的房子里把包裹放下,再马上回到这里。”


在十点三十分左右,女孩们在门廊下找到了藏身处。除了二层的一盏,整座房子的灯都熄灭了。她们可以分辨出那是Olivia父母之一的身影,他坐在一把摇椅上读着书。这只让Erin停消停了一会儿,但接下来她仍是那唯一一个不停地堆女孩们说“这感觉很怪”和“这不是个好主意”的人。

“哦,拜托,”Sarah回答,“这只是个小玩笑。另外,我们都想知道Olivia去年之后是怎么了。”

“我是怎么想的但是——”

“没有但是!”Sarah低声喊道,于是这场对话结束了。Alice在她们打电话的时候拿出手机发短信告知她的男朋友。Erin往更靠近门廊的地方移去,使得一旦她们被抓着,她就能冲出去。而Hailey只是转向Sarah,Sarah的眼神紧紧盯着人行道,不想错过Olivia回家的时机。

“Olivia长什么样呢?”Hailey问道。Sarah看了看Erin,如果她不拒绝出声的话,就能给出一个更易理解的答案。Sarah眼珠一转。胆小鬼。

“Olivia是——她很酷。就像,嗯……记得八月的时候我们说服Alice的父母我们只是要出去‘最后在外边待会儿’吗?然后我们就在进城看《太坏了》的巴士上被抓住了?”

“我仍然希望我们那时能选个别的电影。”Alice并没有从手机上抬起头,而Sarah并没有回应。她已经开始沉迷于故事,忘记了保持低声说话。

“嗯……有一次她试图说服我跳上一列火车,并乘它到隔壁镇上去。不像,比如说买张票,就是跳上一辆移动的货运火车!”

“你那时去了吗?”Hailey问。

“我没有,我没有那么酷。但是我听说她真的那么做了。她就这么到了Bensford,她的父母在那里等她。”

“哇。”

Erin最终插了句嘴:“你——你不该这样传播谣言。”

“哦这没关系!这不是个坏传言,她就是那么酷!”

嘎——吱

Sarah用手捂住嘴,剩余的女孩迅速从门廊下后退。

砰。砰。

有人正站在门廊上。女孩们集体僵住了。

“粗鲁的小鬼头。”

砰。砰……噶——吱

“好吧,也许我们应该回家了。”Alice低声说,Erin同意着点头。

“没关系,他们并没有来抓我们。先是在他们Trick or Treat的时候先离开房子,现在又想半途而废吗?好事只眷顾肯等待的人的。”Sarah回应。她轻敲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装作智慧状,但这只使得她看起来蠢了起来。尽管如此,她的说服还是奏效了。

“好的。我们会在这里再多等一小会儿。”

突然Erin再一次放弃了抗议。

四个女孩无声地在那里又度过了三十分钟。Hailey与Alice用手机示意时间的时候,Erin正比划着她衣服上的花纹。Sarah并没有从道路上移开视线。在内心的某个深处,她相信Olivia正在前来。她并不知道怎样,或是为什么,她就是知道。就像一个孩子相信圣诞老人是存在的。

除了并不像圣诞老人,Olivia出现了。

一辆破旧的褐色轿车停在了房子前。一个穿着灰色T恤、黑色牛仔裤的女孩从乘客座位上跳了出来,靠在车上告诉着司机什么。当女孩转过身来的时候,Sarah差点晕了过去,Olivia和她记忆中的形象一模一样。

Hailey和Alice立刻收起了手机并看向Sarah,她们等着她给出跳出去的信号。

Olivia看着她的家,就像打架前打量着对手。她花了一点时间伸展了下身体。

“她在做什么?”Alice问道,Sarah迅速“嘘”地示意她收声。

Olivia完成了拉伸,向街道退回了一些。她喃喃着为自己倒计时,“三……二……上!”。她冲向门廊的边缘,跳出女孩们的视野。她们都听见了脚踩在木头上的声音,然后是喀哒一声,低低的滑动声在一扇窗户打开时响起。

“哇。”Sarah说。

“我们错过了时机!”Alice低声喊道,用手肘戳着一边的Sarah。

“我很抱歉!我没想到她竟然是从窗户爬进房里的!”

一声巨响。

Hailey、Alice与Sarah僵住了。Erin蜷缩成了一个球。这声音是从房子里传来的。Sarah从门廊下冒出头来,现在二楼所有的灯都开了起来,她能够看到两个愤怒的人影在窗前穿梭。

“Olivia Rebecca Lee,你立刻出来把事情解释清楚!”那母亲叫喊道。接下来Olivia喊了什么话回去,但是女孩们并没法听清。一串强烈、愤怒的叫声、喊声、啜泣声接连而至。Erin缩得更紧了,而Alice、Hailey与Sarah在声音消失之前只是听着。

“等等,不,她就要来了!”Sarah向房子前边指了回去。Olivia再一次向前门厅走去。

“等你的信号。”

Erin舒展了蜷缩的身体,她很困惑。

“什么?”

“安静。Olivia来了!”Sarah回应。

“但是她已经——”

“安静。”

那看起来像是Olivia。她走路的姿势像是Olivia。等等,是吗?Erin不能分辨。那是……那是某个人。有着“Olivia”的名字、那个住在这房子里的人。她慢慢地向这里走来。她穿鞋了吗?也许?她有腿吗?Erin不能分辨。但是她能感受到什么。她能够感受到它对这房子的某种恨意。那个看起来像Olivia的东西登上了门廊的第一级台阶。

“现在!”

“不!”

Hailey、Alice与Sarah从门廊之下猛冲出去,而Erin跑离了房子。她跑啊跑。然后她回头,并没有看见任何东西。她一直跑到五个街区外的浇灌水渠处,精疲力尽而停下。她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再吸气——她再次回头看去。那整座房子——不,它不在那里。不是吗?Erin恢复了点力气,再一次跑了起来。

十分钟之后,Erin跌跌撞撞地走进Sarah家。她拿出了Sarah因为自己衣服没有口袋而放在她那里的房子钥匙。她试了三次才总算把它塞进了锁眼里,并旋开了门把手。她确认了下身后的门已经锁好。幸运的是,她蹑手蹑脚走向Sarah房间的时候并没有吵醒Sarah的父母。她不明白她在干什么了。她应该报警吗?也许该告诉她的父母?Erin想要回家,她想要她的母亲。她倒在Sarah房间的地板上哭着睡着了,她做了个关于空阁楼的噩梦。

--

当Erin第二天早晨早早醒来时,她缓慢地擦着她的眼睛。太阳才刚刚升起,阳光呈条状照在她的脸上。她回忆起了昨晚的事并几乎哭了起来。她蹒跚着下楼去想把事情告诉Sarah的母亲。

“哦,嘿!你终于醒了!”Sarah从厨房桌旁叫道。她身旁坐着Alice和Hailey,比着前一天晚上得到的糖果。Erin站在那里,浑身颤抖。

“我们已经整理了你的那堆,我希望你不介意。”Alice说,而Erin摇了摇头。她还记得昨晚的事吗?也许那只是个梦……就像那关于阁楼的梦。还处在半混沌半清醒的状态下,她加入到了她的桌旁的朋友们中。

“还有,你到底是怎么拿到这些小熊软糖的?”Sarah问,“我不认为任何一家人给了这些!”

“我,嗯……我是从Olivia家拿到它的。”

其他的女孩们交换了一个困惑的表情。

“Olivia家?我以为我们跳过了她的家。”Hailey说。

“对的,”Sarah附和,“没人从那座房子里拿到了糖果。

Erin在其他女孩没注意到的时候丢掉了那些小熊软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