屿记

这是一场梦境,或者至少感觉像是。Hana 被邀请前往海神的宫殿。她乘着一只蕉叶舟前往那里,漂游过一片橙红色的大洋,海水与天边的晚霞融为一体,无边无际。当她抵达地平线时,独木舟载着她下沉,带她来到了海神的王国。庞大的海洋生物伫立着守卫在宫殿外,他们让她进入了镶满钻石的珊瑚大门。宫殿的守卫者目送着她漂过花岗岩制成的,涂满赭红色的大厅。守卫们身着艳丽的海藻制服装,深蓝色的内衬和镯子,与她所处的部落中那些穿着亚麻布裙,戴着稀松平常的饰品的人们截然不同。接着,她被引至宝殿中,去与海神会面。海神坐在它的王座上,那王座用珊瑚、珍珠制成,嵌有金币,雄伟壮丽。海神起身开口道:“小姑娘,我已等你很久。”


Hana的村子躁动不安。一周前,当地的萨满预言会有大事发生,但没人期望真如她所言。因为昨夜发生的一些事情,现在,萨满的屋子被拥挤的人群围得水泄不通。整个早晨,Hana一直在被萨满询问关于那场梦境的事——那是夜晚珍贵的明珠。萨满身披神圣的林鸟羽毛的服饰,走出她的屋子,向人群呼喊。

“Hana被海神选中了!Hana被海神选中了!”


Menehana Mauaki的父母很担心。他们无法接受将他们唯一的孩子送往大海的主意。但是,海神的要求必须服从,否则这村子就会惹上灾祸。萨满已经指出这个梦境在过去极少出现;很少有人会梦见橙色的大海,而得以见到海神本尊的人甚至更少。但几乎没有人被直接邀请前往海神的宫殿。她的母亲担心是什么令她的女儿如此重要,被海神选中。确实,她比其他的女孩儿更早学会游泳,也比男孩儿们更早学会划独木舟,但她的母亲从未觉得这很特别。“妈妈,为什么你这么担心?”Hana问道。“哦,乖孩子,我害怕。”“害怕什么,妈妈?”“我害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你。我敢肯定你的爸爸也这么想,尽管现在他还在海上捕鱼。”“别担心,妈妈!我会问问海神这件事的。”


那天晚上,Hana再次划着蕉叶舟,穿过橙色的大海,进入海神宫殿的大门,穿过门厅与走廊。最后,他到达了王宫,眼前的海神仍坐在他的王坐上,仍像上次那般高贵。“孩子,你接受我的提议了吗?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会的,但我需要一些东西,尊敬的海神。”“说吧,我会在能力范畴内满足你的。”“我的父母害怕再也见不到我。我很担忧他们。”海神拍了拍双手,立刻,王座后的守卫呈上一副物品。这副物品以石灰石制成,上面有着赭红色的线条纹路。“你会知道如何使用它的。拿一个给你的父母,另一个留在你身上。消除你未来旅行的顾虑吧,孩子。”


早晨,Hana醒来,海神给她的两个物品就在她身边。村子再次沸腾了。当这场梦境的故事传到萨满耳中后,她立即跑到了Hana的屋子中。“你实在是有福气,孩子。祖上的灵魂告诉我,这是大海亲源之灵的体现。他们能让你和身处远方的人沟通,甚至能穿过灵魂世界。只有第一位先人曾看到过这样的东西!我为你骄傲,海洋之子。”萨满因喜悦而微微发抖。“海神说我会知道怎么使用它。”“是的,孩子,你会知道怎么使用它的,海神也这么说了。”于是,Hana将其中一个交给了她的妈妈。“妈妈,这个给你,当我到达海神的宫殿时,我会试着联络你的。”


Hana离开前六天,一些邻岛来的萨满来到这座村子。“她将要离开我们的世界前往海神的王国,为此我们希望给她一些礼物。”萨满们拿出一个大布袋子,打开了它。袋子里,有珍贵的魔法石,像这样的石头只存在于百年一现身的巨型蜈蚣的腹中;有五彩斑斓的鸟羽,据说这种鸟能将自己隐没于丛林中;有塞在镂空树枝里的各种草药,据说能够医治百病;还有其他有魔力的工具和护身符。“这些东西会使你回想起你的故乡,孩子。如果海神想要这些作为他的藏物,别担心。我们的祈祷和祝福永远与你同在。”


到了Hana必须离开海岛前往海神领地的日子。整个村子都跟着她来到了海滩上。村庄族长,萨满和助手都来了。Hana的父母也来了。采摘山药的人,渔民,耕种芋头的人,裁缝,铁匠,还有村子里的其他人都来了。一些来自其他海岛的人也赶来见证这次出航。甚至有人来自距这儿三四天路程的远方海岛。所有人都注视着Hana,这个被海神选中的孩子,登上那只小舟。小舟上,除了海神交给她的物品,还有萨满们送她的礼物。天空逐渐由藏蓝色变成黄色,在黄色开始转为橙红的那一刻,她启航了。哭泣声淹没了所有人。当她如同梦境中一样驶向橙红的大海时,围观人群都纷纷落泪。没有人知道她何时才能到达海神的宫殿,而那个神圣的物品,传递给了一代又一代人。之后,它被保存在一个圣洁的岩穴中。然而,随着日月更替,历史地尘埃渐渐将这段事掩埋。

直到如今,没有人知道Menehana Mauaki的命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