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于树上

老实说, Atkinson根本就没想到这个项目能创造出那么多壳上长满刺的蟑螂状实体。这些植物组织构成的东西在他的右二头肌上留下了足以造成撕裂伤的一击。在自己痛苦的喘息中,他撕开一个急救包,处理好自己的伤口,然后开始用绷带包扎。

这事很奇怪。那株植物异常一般只会产生一些类似蛛型纲动物的实体,即使如此,产生的频率也远非今天那样。Atkinson几乎能完全确定收容间内的环境有所改变——他始终注意着这个项目,尤其是它那复杂的行为模式。在此之前,除了正常生成的类蛛型纲实体之外,他从没见过其它的生成物。 他不停地按下警报按钮,试图寻求帮助,最后他才发现自己在包扎时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惨叫。这有点莫名奇妙——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却能感觉到自己的叫喊在耳边回响。他从观察孔向那盆植物瞥了一眼。

”Atkinson!“

作为团队的一员,Fetters,向大厅这里跑来,那个医生转过头,叹了口气,把急救包放回墙上的应急柜里,拿着随身的那块写字板靠在墙上。“你怎么来了,Fetters? 为什么没人早点赶到?我可能已经受了很重的伤。”

“直到刚刚,我才注意到你的惨叫。不过,我没听到任何警报声。”

Atkinson扬起半边眉毛。 “我完全确定我按下了警报按钮,真的完完全全确定,内外两个警报系统的按钮我都按过了,你敢肯定你真的没听到?

Fetters点了点头,啧了下嘴。"也许是机械故障?我不是很清楚,还是把区域维护员叫过来比较好。”

Fetters拿出了他的通行卡,刷卡通过了门禁,从前厅的门走了出来,走进了大厅,按下了对讲机按钮。Atkinson 注视着刷卡装置上没有被点亮的小指示灯,眯起了眼。即使在Fetters刷完卡之后,那个指示灯也没有变绿。他抽出自己的卡,刷了一下。门开了,他看见Fetters站在那里,对着对讲机说话。门随后合上了,他只能掏出自己的员工权限卡刷了一下,门才再一次打开。Fetters此时正盯着自己。”你在干?“Fetters问到,同时放开了对讲机按钮。

“我试了试那扇门。他们那边怎么说?”

"什么也没有,整个收容翼可能都在故障之中。我试着找一下其他人。"

Fetters走到一旁,而Atkinson则按下了对讲机按键。"有人吗?这里是Atkinson。"

他等待着,也细心听着对讲机那面的动静。接着,他听到对讲机那里传来近乎完美降A调的白噪音。

他抓住脚Fetters的手臂,把他一路拽回前厅,同时拉下控制室里的控制杆,把任何想进来的人都锁在外面。 Fetters挣脱了他,同时把它推到一边。“这他妈的怎么回事,博士?你到底中什么邪了?
“完美无瑕的降A调,Fetters。”

”你他妈在说点什么?“

"Fetters,我说的是那个对讲机。"他喘着气,”有点不对劲。“

”你怎么知道这是什么音调?“

"我之前对音乐有点着迷,我几乎就是学这个专业的,尤其是在演奏——”

"说重点," Fetters不耐烦地说道,他转过身去,开始摆弄起控制面板,可面板没有任何反应,嘴里还低声自语着些什么,透露出他的困惑。

"SCP-"Atkinson喃喃道。

”SCP-"

"SCP-"所有迹象都说明Atkinson最后说了一串数字,可他的嘴唇中没有挤出任何一点声音。他伸出一根手指,在写字板上写下了这个编号:SCP-31421

"SCP-"

"SCP-" Fetters又试了一次,心里有点不爽。

“艾斯,吸,劈-”

Fetters叹了口气,"好吧,给我解释一下。"

“简单来说,它是种听觉异常,能阻止描述它异常性质的声音的传播。一些冗长的描述确实能幸免于此,但除了进行书面记录之外,想用其它方式准确描述它都是不可能的。正因如此,你没法念出完整的名字。”阿特金森启动了对那个植物的收容间封锁措施,并放下了写字板。这套程序能确保全面封锁持续12个小时,至少他希望如此。

"你有什么建————"

老实说,Atkinson没想到这个植物异常能再次产生出蟑螂型实体。此外,客观地说,他更没有想到它们会催化出四硝酸季戊四醇酯2并制造一个启动反应引爆它们。强大的冲击波击碎了墙壁,把Fetters和Atkinson撞飞到了对面墙壁上,到处都是残檐断壁。那些植物性昆虫的袭击来得迅速而疯狂,Fetters立刻把Atkinson从地上抓了起来,然后刷了下卡离开了这里。他把Atkinson推到前面,望着楼下的大厅,最后一次打开对讲机。可一切还是老样子。

Fetters想试着开口说话,但在下一瞬间,他意识到他们两个都在喘着粗气,在喘气,咳嗽,和掸完衣服上的灰尘之前什么都应付不了。Atkinson则把他的外套以及那块已被废墟压得粉碎的写字板落在了身后。 他把手扶在墙上,剧烈地咳嗽着。

“这……(咳嗽)意味着,如果一次收……(咳嗽)容失效发生了……我们会根本了解不了这些。如果有人……有人设法利用了异常,就像……就像那株植物一样,对,就是那盆植物。它对你来说……就像基因工程一样。

Fetters根本就不操心于怎么拿回他的手机————他知道就算拿回来了也对他没有多大好处。 ”那你到是说说看我们接着该怎么办,嗯?傻站在这里等什么玩意来救我们?这他妈的什么情况,Atkinson?“

Atkinson对这一切的态度倒出奇的冷静,尤其是对在收容行动中需要更多增援这点。他揉了揉太阳穴, "行吧,首先,我们得去买点有机食品。“

啥?

”呃,我是说,你看!这种植物显然经过了改造,懂了吧?有人改造了当前的那株植物和它最后结出的幼苗。“

“Atkinson,专注点。面对Site-88的收容失效,我们该干点什么好??”

那个医生叹了口气。 "唔,我们应该能想到办法的。先保持冷静,我想我知道怎么出去。SCP-3875那里有一个通向站点外的地道。我们一定能搞清楚怎么脱身的,说不定我们还能走到车辆仓库那边。"

"行,行。"Fetters喘着气,开始朝大厅走去,想弄清自己所在的方位。在他们身后的某个地方,塑胶炸药制造出的破片划开了门。

« 海湾设定中心 || __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