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更断魂曲
评分: +33+x

201█ 年 “1111事件”结束二小时三十一分钟后 上海

外滩。

一辆闪烁着警灯的救护车缓慢地由远及近驶来,缓缓停在几辆印着基金会徽章的装甲车前方。几名带着墨镜的男子从车厢下车,和为首的MTF指挥握了握手。

“怎么样?”男人问到。MTF指挥笑了笑,将来人引进装甲车的包围圈,从地上的尸体上捡起一台枪形的精神震荡器。

“你要的东西在这里了。”他将振荡器交给男人。男人微笑着握住掉漆的枪管,却发现对方并没有松手。他抬起头,看到了战术护目镜后充满疑虑的眼睛。

“我冒着很大的风险帮你,你最好让我物有所值。”

“这点不必担心。”男人笑着松开手,“我们历来讲究平等互惠。赵,把箱子拿过来。

身后的一名成员捧起手提箱,小心地打开。一叠叠带着油墨味的美金整齐地在箱子中排列着。男人可以明显感觉到气氛的缓和,他轻轻接过了精神震荡器,副手将箱子交给MTF队员。他满意地往车那边走,只听一声怒吼传来。

小子,玩我?

男人转过头,六把枪对准了自己。拿着冥币气的发抖的,是MTF的队长。

“给个解释,不然你们谁都别走。”

“我以为答案是很明显的嘛……”男人转过身,露出他迷人的笑脸。

“毕竟这是给你们的。”

“你这小——”

队长摔下冥币,正要举起步枪,却觉得喉咙里一阵哽咽。

黑暗在一瞬间向他袭来,将他的意识吞没。整只小队如同失去了骨头一般,在不到十五秒的时间内瘫倒在地。男人转过身,打开自己的银色打火机。

“是时候叫Eva行动了。毕竟还有很多数据要改。”

身边的副手点头。男人将打火机向后一扔。猩红的烈焰瞬间盖过了夕阳的余晖。


现在 2020.2.15 厦门 00:02

徐琰打了个哈欠,将报纸扔到Type R的副驾驶上。收音机里,央广的”千里共良宵“节目主持人正操着他富有磁性的嗓音,向观众娓娓道来:“朋友,在这寂静的午夜时分……”

“Smokey?死了吗?”突然传来的通讯将他从迷糊中惊醒,“汇报情况,完毕。”

“外勤行动第一条:别对现场主管大吼大叫,除非不想混了。”

“谁叫你把车停在监控死角?汇报情况,完毕”

“没动静,满意了吗。”徐琰举起望远镜,看着码头的总控室,“总控室一切正常。现场经理还在那边晃荡……哦见鬼……”

镜头中穿着白衬衫的眼镜男在喝了口咖啡之后向后倾倒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名穿着黑衣的男子。他从包中抽出狙击步枪,架在窗台边缘。

敏锐的神经在一瞬间被唤醒,徐琰拉开车门,走进厦门春季的寒风中。

“全体注意,目标到达指定区域,所有人员就位,准备实施抓捕,完毕。”


00:17

带有咸腥味的海风吹拂着Owl的脸颊。虽然带了面罩,但码头的风真是大的可以。

战术通讯里不断汇报着情况。但他对此实在是不感兴趣。HK417瞄准镜的十字线正中心正与那辆停在码头上的货车驾驶员重合着。

“Owl,需要你监视位于控制室的狙击手,是否收到?”

他叹了口气,将枪口移向控制室。控制室内的狙击手正聚精会神地监视着下方的码头。

“所有人注意,录音采集完毕,即将在二十秒后开始行动。三组立即建立区域封锁线。十五秒倒计时开始。”

身边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Owl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将枪械上膛。


路灯闪烁了三下,这是行动开始的信号。这意味着现在所有的主动权已经交给了基金会。警方已经完成了他们的工作。

“所有人员,所有人员,立刻开始行动!”通讯中传来号令,“立即行动!”

Risk听到身旁的MTF队员拉动了枪栓,他确定其他的二十八名MTF队员也做了同样的动作。他的目光越过水马,看到与引擎的轰鸣声一同出现的解放牌吉普车那硬朗的外观。杂乱的脚步声忽地响起,MTF队员迅速出击,枪声在夜空中回荡。Risk抽出自己的手枪,跟上队员的脚步。

左边忽然传来一声闷响。一具身着黑衣的尸体倒在沥青路面上,鲜血正从他的身下渗出。Risk一路小跑,抵达那由基金会车辆和MTF组成的包围圈中。直升机目光径直照向那辆刚刚装卸完毕的拖头。

“二组,立即上船搜捕!汇报指挥部,重要目标已控制。”徐琰走出集装箱的阴影,对着战术通讯嚷嚷,“三组,维持秩序。‘锻钢’,我需要你们全员保持汇报情况。辛苦了,绍队。”

最后一句话是对MTF的队长说的。后者行了一个军礼,让开路好让Smokey和Risk通过。Risk这才看清了所谓重要人物的面貌:高颧骨、高鼻梁、络腮胡、一件棕色夹克衫配牛仔裤。十足的猛男形象。Smokey做了个手势,几名MTF队员拉开了集装箱。

“我警告你,你正在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

徐琰不耐烦地打断了男人的话。

“好好好,这就给你看。”他从腰包中抽出卷起来的文件,甩给彪悍的男人,“合法搜查令,满意了吧?这集装箱里是什么?”

“这是外借的文物,要归还的,你们……”

徐琰忽略掉男人的吼声,将头转向Risk“打开看看。”

Risk爬进集装箱,打开一个板条箱。一副精美的洛可可风格的宫廷富人肖像。Risk将它小心地取出,打开手电。稻草堆中有什么东西反射着光芒。

“徐……有发现。机械零件,未知用途。”

“好吧好吧……”Risk转过身,看到车厢外的徐琰点燃了一根烟,“没关系,伪造审批文件,这够行政拘留吧……以及……小朋友,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他一把揪过身边的空气,一拳打在上面。空气发出一声惨叫,徐琰抓住某件东西,一把扯下。伴随着一阵火花,一个男子如同幻影移形一般出现在众人眼前。男人在倒下的前一刻按动了手中一个装置,多年的服役经历让Risk迅速意识到了那是什么——

“操!”Risk迅速转身跃出车厢,“所有人卧——”

只差一秒,一阵足以撕裂耳膜的爆炸声从身后传来,Risk感到后背如同挨上一记重拳一般,脸朝下跌倒在水泥地上。他强撑着睁开迷离的双眼,看到在东倒西歪的MTF中间,一个身影举起了手中的匕首。Risk咬着牙,将剧痛的右手移向自己的快拔枪套——但来不及抵住那充满杀意的寒光。就在刀尖距离他只剩不到二十厘米的时候,一颗7.62毫米狙击枪弹径直穿过了男人的右手掌心,匕首旋转着飞了出去。男人身后的徐琰踉踉跄跄地起身,一拳砸在男人的脑门上,男人就如同布娃娃一般倒了下去。

“嘿,嘿,看着我,Bro。”Risk看着徐琰模糊的身影蹲在自己面前,“能听到吗?这是几根手指?”

Risk对着那摇摆不定的手指,挤出一个“一”,疼痛和耳鸣将他推进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00:18

“OK,同志们。”蒋斌举起手中的突击步枪,“码头那边已经开始行动。我们还有两分钟的准备时间。我再重申一次,一旦交火,上头只给我们保证七分钟。 ”

“用不了那么久,队长。”李義抬起手中的洛洛克17,“我保证会比你拉屎快的多。”

车厢里响起一阵轻笑,蒋斌叹了口气。

“无人机上线,狙击手就位,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已启动,休谟指数正常。”陈域看了眼战术终端,“热感显示二楼有两人,还有一人在一楼厨房。”

“能够确定目标确切位置吗?”

“不能确定。只能确定二楼有一名儿童。”

“操。不管了。Sword,你那边准备切断供电,几位注意,别吓到孩子。”

“紧张吗?”李義在陈域的耳边低语,“要不要纸尿裤什么的?”

陈域随即用一个响亮的耳光做出了回应。

“够了,别闹了!全体成员,行动开始!”

00:20

别墅的前院十分安详,尤其在断电之后更是如此。

几名MTF队员翻过低矮的围墙,排成纵队在门外等候。高性能线性炸药已经被贴在了门缝处。蒋斌按动起爆器,三条从炸药喷射出的高温洪流干净地切断了三根钢柱。蒋斌推开门,队员鱼贯而入,一连串的脚步声吓到了视野正前方在开放式厨房洗碗的女人。她转过头,以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MTF队员。

“你们是……你们是警察?”

“CT1、鼓风机2、梁山、海豹,立刻上楼!女士,我们是市特警支队,这是我的证件,我们有确凿证据证明您丈夫涉嫌军火走私……”蒋斌一边和女人滔滔不绝地复述着早已排练过多遍的语句,一边催促四人上楼。

“这里是Sword,汇报情况?”

“这里是星冰,一楼有目标外人员,目标在二楼与其女玩耍,正在进行控制,完毕。”

“收到。”


“接触!正前方!”

陈域本能地举起步枪,瞄准着刚刚如鬼魅一般出现的男人。穿着一身皮卡丘图案的睡衣,四束手电筒光打在他的脸上。

“欢迎光临寒舍”,他向全副武装的MTF行礼,“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先生,我们怀疑您涉嫌一起军火走私,请配合我们调查。”

“哦好的,完全理解。”男人欠了欠身,“那么,我是否有权利和我的女儿道别?”

海豹和陈域对视了一眼。

“当然可以,如果您……”

一阵不详的预感迅速掠过陈域的心头。或许是耳机的降噪拾音功能太过优良,他听见了左方房间内的悉率声——

“危险!”李義迅速用手肘击开了陈域,自墙体中射出的无数钢针瞬间飞抵他脖颈。厚重的奇术护具和全封闭式头盔替所有的队员实实在在地挡下突如其来的袭击,只不过所有人都成了刺猬。海豹在发现不对的一瞬间扣动了SCAR的扳机。镀有氧化汞的子弹自枪口中呼啸而出。

“别杀他!我们的任务是逮捕!”

海豹一惊,枪口不觉向右半寸,打空。就在这时,早已躲过前面几发子弹的男人如迅雷一般举起另一把手枪。在子弹即将到达的前一秒,蓝色护盾忽地亮起,紧接着由于子弹的撞击变红。陈域手中格洛克17的开火声在走廊回荡。男人身子向下一软,小腿处渗出一缕血红。

“压制!”李義从地上爬起来,枪管直至男人的头颅,”别再动了。海豹?”

海豹迅速将男人的手背到身后,一双结实的磁力手铐在手腕处扣上,发出一声脆响。紧接着梁山将镇静剂针管插进男人的后脖颈。原本挣扎的身躯便瘫软下来。

“行了冰队,嫌疑人逮捕,收队吧。”


03:20

陈域在走廊上见到了灰头土脸的徐琰,正打算打开自己的电子烟。

“走廊内禁止吸烟。”他挡住了徐琰的手。后者只好闷闷不乐地将电子烟插回快拆背心的口袋。

“怎么样?”徐琰问,“总不会比三名队员受伤、关键目标死亡还惨吧……”

“还好,没什么问题,除去我们被带了毒的钢针扎成刺猬那一部分——谁受伤了?”

“Risk、‘市场保安’那边的影蝶和海啸两个人,都没什么大事,在治疗了。军火被炸掉了,这才是最完蛋的一点。”徐琰叹了口气,“龙安那边很不满意。她觉得自己下令查了那么久的案子白费劲了。”

“一码归一码,那批军火有剩吗?”

“灰烬中捡出了一部分,交给技术部了……但我不确定他们能捣鼓出什么。”

徐琰抽出电子烟。空无一人的走廊中,只有混合着咖啡香气的烟雾在走廊蔓延。良久之后,他终于吐出一句。

“该死的灰色套装3”他长长吐出一口烟雾,“见鬼,他们是怎么搞到这玩意的?”

“之前的任务简报里可没说这是一次大型组织犯罪。”

“现在是了。安还在会议室里大发雷霆,因为我们搞砸了。”

“怎么就没把你骂一顿?”陈域上下打量着眼前身着全套战术装备的人。

“我?我只是还没进去而已。”徐琰笑着从鼻子里哼出一阵烟,“等着吧,挨完骂还得去和那位新朋友谈心呢。”

“……祝你好运吧。”


7:50

审问室沉重的隔离门被打开,徐琰走进房间,将一沓文件放在桌面上,拉开椅子坐下,聚精会神地盯着对面正玩着两个大拇指的男人。

徐琰抽了口烟。漫不经心地吐出烟雾,然后翻开材料。

“董成章?炸弹客、军火走私贩、前GOC成员?”

男人没有回答,仍然低头玩着手指。

“有什么想说的?”

沉默。男人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盯着桌面。

“你不想想你的家人?”

男人猛地抬起头。

“你们不会把他们怎么样的,毕竟我还有用,不是么?”

“您很有自知之明。”徐琰点点头,“那么您是否可以兑现一下您的价值?”

“那么你们就会立即把我干掉,接着把我妻子女儿记忆删除。”董成章将身子后仰,靠在椅背上,“不,我不会这么做。至少我对你们的证人保护工作很有信心。”

难缠。这是徐琰心中唯一的想法。他有些懒散地转着钢笔。

“没吃饭,对吗?”董成章突然问。

徐琰轻轻头,董成章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那么……不然我们叫份盒饭,边吃边聊?”

徐琰有些不解。这是什么花招?他抬手招进门外的警卫,让他去食堂打来一份豆子鸡腿面,摆在男人面前,看着男人在那里狼吞虎咽。

“所以……我们能开始聊了吗?”徐琰看着男人端起碗,将汤一饮而尽。

“哦。当然,感谢款待。你想聊什么?我女儿打动森,结果房贷都还没还完。”

“说说军火。”

“哦,对啊,军火。”男人向前探了探身,“这事很重要吗?”

“重要。”徐琰一字一顿地回答,“我的耐心在消失,董先生。”

“倒像是你在求着我了……”男人笑了起来,“嘿,你知道么,我现在感觉想跟你说好多东西……但是,他怎么就不肯从嘴里蹦出来——”

“或许我能帮你?”徐琰指了指身后的单向玻璃,“如果我告诉你,你的家人在玻璃后面,你会相信吗?”

他能感到董正盯着他的脸。沉默。

“那有什么意思?我会如你所愿?不……不,绝对不。”男人将腿翘到桌上,“我需要你们慢慢地探索。一步一步地,激动人心——”

“我们不是你的棋子——”

“没人说是——但目标不是一致的嘛——”

“你觉得他们没了你还能蹦哒多久?”

“请不要打断我。徐先生。”看到徐琰一闪而过的惊异,董成章又补充了一句,“对,我知道你的名字。实际上几个月前,你们刚开始介入调查时就已经知道了。既然你们这么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

“你们真的以为能够这么轻易地抓到一个军火头子?肆无忌惮闯进人家家里然后抓人?为什么一个军火商人没有军队?你们难道没有觉得这一切不合理吗?”

“我并不相信我的目标有误。”

“的确没有,但你抓到的是一个意识共同体中的一小部分——无关痛痒。”男人的眼中闪烁着狂热的光芒,“整个城市坐在炸弹上!哦……我真想看看那种爆炸!枪炮声和火光!那该是多美妙啊……”他狂热地将手在空中挥舞着。

“……”

董成章花了很久才控制自己,他向后倒进座椅靠背。

“无论如何,我的妻女……我不能丢下他们不管。年轻已经离我远去了……”

“……无论如何,录音器开着,您可以说了。”

“那么注意听好了……”


9:01

“诸位诸位,打起精神来。”Site-CN-19刑侦部主管吴荇钊敲着桌子,“我知道各位都已经很累了。”

但会议室内的十几名刑侦部成员依然还是昏沉沉的。

“再不打起精神,你们这个月工资减半,每天只有豆子鸡腿面。”

所有人立刻变得精神百倍。有几人甚至煞有介事地拿出了笔记本。

“得了,太假了。”吴荇钊打开会议桌中央的全息投影。一堆幽蓝色机械零件漂浮在与会者眼前。吴荇钊向坐在一旁的研究员点点头。

“这位是科技部的刘永。昨晚他们做了一些对于碎片的研究。下面由他给大家介绍。”

“谢谢,吴队。”刘永站起身,清了清嗓子,将U盘插入会议桌下方的接口,调出一份全息文件。一堆机械零件。

“根据我们掌握到的残骸,技术部进行了数据库分析。”他将其中一个三棱锥形状的零部件放大,“首先可以初步断定,这些零件全部是由流水线制造的。诸位可以看到上面的编号:2X4017。

“更为严重的问题不止于此。”刘永打开另一个文件,“经过与其他设施的沟通与信息共享,基本可以断定,这批零件是精神震荡器的内核部件。”

“也就是说,有人在批量生产基金会的军火?”徐琰打岔。

“你可以这么认为。”吴荇钊接过话题,“通过录音取证和审讯笔录,前几天在行动中抓获的嫌疑人董成章和他的货代公司、以及码头运输车的驾驶员只是负责协助运输。来源、买家、乃至整个产业链的运作模式,我们一概不知。货轮负责人也确定对此事毫不知情。”

现在没人开小差了。气氛一下子变得压抑起来。

一直坐在角落的李義举起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些武器最后一次出现是在——”

“1111事件时的淞沪一线,没错。”吴荇钊点头,“而且根据单据……这东西是出口的……”

“到哪里?”

“美国。事态很严重了……同志们。

“上头要求我们立即开展侦查,并会提供所需要的所有资源。所有GOI的潜伏特工将会配合我们行动。”

“行动有什么代号吗?”突然有人问。

“代号?”

“那就叫五更断魂曲吧……他们的五更断魂曲。”一言不发的徐琰说。

“我喜欢这个名字。”吴荇钊点点头,“诸位可以散了。休息几小时,晚上七点,我们会商讨具体事宜。幸苦诸位了。”


23:17

“老吴。”在确定所有人离开之后,徐琰拉住了吴荇钊的手肘,“事情没那么简单。”

“是啊。”吴荇钊将桌上的文案打包塞进自己的背包,“能搞到基金会军火,这确实值得你我警惕。”

“你不会觉得我们内部有问题?”

吴荇钊啪嗒一声关上箱子。

“小徐,我在警队待了这么多年了,这点想法还是有的。倒是你,手底下带着一帮愣头青。多管管他们,不然你这副主管的位置保不住,下面可是有人在盯着呢……”

“少来这套,你打算怎么干?”

“重要的不是我,而是‘你’怎么办。想想你的小组。”

吴荇钊说完话,拍拍徐琰的肩膀,转身走出会议室。只留下后者一个人不安地徘徊着,看着手中那份装着加密审讯录音的U盘。


23:55

Site-CN-19总部。

冯亦彰在走廊上快速地行走着,怀中抱着满满一沓文件,脚下皮靴踢踏作响。

数据汇总总是很麻烦,她也已经习惯了加班到深夜。现在只指望能够快点把文件送完。

转过第四条走廊,有什么东西正碰撞着发出响声。

她停下脚步,在她的前方,一碗豆子鸡腿面正在地上欢快地奔跑着,拖着长长的面条跑过她身边。

这也是她看到的最后一样东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