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鸟?是飞机?不!它是—!

由我来写这篇的前言。这只是作为玩笑写的。请不要对此进行模仿。要是有人写的一些相同情趣的东西则会显得尴尬,而我也可能不再写故事。所以,当你读到这篇文章时,请记住,它甚至还不接近可能的规范。

Thomas lazed在安保服务台。还有十五分钟,直到他轮班结束。还有十五分钟,他就能找点喝的,遇到维修站的女孩。她看起来就像她肯定了解她围绕着扳手的工作,而Thomas有一件他自己的“工具”来让她处理-

“嗯,对不起。你能告诉我研究实验室在哪吗?”

Thomas的沉思被他由于纯粹的恐惧而将生殖器缩回他身体的声音打断。

漂浮在他面前的,距地面约四英尺,是一个胎儿。邮件游戏的声音再次响起。

“通常我知道它在那里,但是我是新调来的而且你们的站点建设的很奇怪。我的名字是Abortion(堕胎——译注)博士。”

“什-什-什麽博士?”

“Abortion博士。正如你可能想象的,我的名字是以我不寻常的外貌为主。现在,如果你能引导我去研究实验室,我就不会打扰你了。”

Thomas无言地指着。胎儿向他行了个礼,然后漂走。

今天,Thomas决定,是一个适合藏起来的好日子。在他的床底下。


在走廊里,人们停下来注视。一名女实验室助理尖叫,晕倒。胎儿在走廊上漂浮着,没有注意其他事物。哼唱着一首曲子,为他们的人生,虽然他们不明白为什么。

Abortion像一只蝴蝶般飘着,足以让人做噩梦得像一个旧神停在一扇门前。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吓到了一名研究员。

Gerald博士把头探了出来,盯视着。

“惊喜,爸爸!”


Thomas,藏在他的床底下,在刺耳的尖叫声中深深地畏缩在黑暗里。


“但是,但是,但是,但是!”

“你在我开始出现后就转调了。你不會想逃避責任吧?”

“不!我不知道!没人告诉过我!”

“大概是因为怕我被捉。大多数一夜情下的婴儿没这么宝贵。”

“所以,你肯定我是他爹?”

“是的,我肯定。他们对我进行各种各样的测试。其实到現在仍然沒停止測試。”

“所以,嗯,那什么,嗯……?”

“他是一个健康的小男孩。”

“我们叫它什么?”

“哦,坚持用我们?好吧,我想……Claude。冠我的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