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明永隔
评分: +2+x

E……ri……c……1

一些人坐着,另一些人站着。他们在笑,笑得十分过分的开心,本人看出了一种得意。

还有一些人似乎在很惊奇地说着什么,问一些话。

几个人进来取东西,又跑出去了。

几个博士进了实验室,坐定了。

那些博士又被叫了出去,不知是谁叫的。

他们又回来。

他们提着包再出去。

他们再没回来。

主任来了,用平常的声音告诉所有人:研究,做实验,批报告。

不想做。

气管像是被堵住了似的,说不出话。颈椎一节节脱落,桌子在融化,手肘陷了进去。向左侧倾斜,双腿呈45°张开,双脚又是内八字并住,夹角45°。肋骨一根一根向内陷入胸腔,按住主动脉,血液淤积在心室里。

主任又进来了,用兴奋而嘲讽的语气告诉所有人:
[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请咨询……你去问谁呢?]

E……ri……c……

接着作报告。

头低到了桌角,桌角从太阳穴上方3cm处插进颅骨,躯干于此时一同散开。

“对于SCP-████的测试来看……”

“██████博士,说说你的看法。”

“实验报告是这么写的吗?!”

……

本人的一半已经陷进面前那张小小的桌子,手指从那一叠报告的中间从后穿过。

“Patricia,身体有不舒服?”

本人摇头。

所有人认为本人只是身体问题……而现在这也消失了。

结束后,本人无声的走出。

下楼。

下楼。无声地抖了一下,在卫生间的洗手台中将胃里所有液体吐了出来。

E……ri……c……

从窗户望出去似乎可以隐约看到[数据删除]

“Eric是谁?”后面有一位同事经过。

“……”

回去之后,旁边的研究员问本人是不是吐了,刚才做报告时就觉得本人不对了。

本人说呕的不多。

“那么奇怪了,你眼睛怎么那么红?哭了?”

“……”

坐定了便开始分析数据。

有人为了调节气氛讲笑话,他们都笑。

E……ri……c……

[数据删除]

本人把昨晚的分析结果传给实验扇区的主任,不在。

本人真是[数据删除]

是的,仍然废掉。

又看见Eric飞奔而过,又从另一边飞奔而过,从每一面墙中直接穿过,留下一点不连续的残影。

听见Eric叫到:“[系统错误:错误码:2+2=5,怎么会有这种错误码的……]

似乎每个空位里全是Eric坐着,低头写字。

他不会离本人而去。

E……ri……c……

“ERIC到底是哪位?”

“……”

本人用身份名牌[数据删除],后扣子打开了,带子散开,同时,[数据删除]。

为什么要用那么多“数据删除”,你删那些干什么?!

要多笑。
要乐观。
要挺直腰杆。
……

[数据删除]
你怎么又要删除
诡异而扭曲的。

人群。啊,站点里有“人群”吗?

终有一日。

没有……E……ri……c……

“Pat,Eric到底是什么人!甚至……到底是不是人……”

Eric自四面八方走来,跑来。

从栏杆里伸出手,从台阶下冒出,从墙里走出。

从每一小缕空气中……汇聚成形。

ERIC-3309“化为[数据删除]之时,我们去往何方”
ERIC-3999“[数据删除]于万物之中”
ERIC-████“█████████████████”

今日,吾爱,我们融为一体。

E……ri……c……

这回又完了。

每个人的死亡,都是本人的减少。

E……ri……c

真实存在吗?

为什么其他人都完全无法感知?

只是……本人的幻想吗?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有吗?

[来自基金会信息安全管理系统的通知:这就是在扯淡,通篇扯淡]

E……ri……c……

不论你是否……真的存在……

丧钟在为谁敲,我本茫然不晓,

或者只是一ge huan xiang ba。

Ben ren……ai……ni……

不为幽明永隔,它正为你哀悼。2

哦,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刻意模仿意识流……但这……——████████

不管不管,本人就是[数据删除]Eric。——Patricia

啊,[语言粗俗],绝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