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将回来,你明白吗?但我不喜欢!

我们大家能不能回想起
那些啊被迫忘却的东西
十一月前发生了什么事
剪影掠过了我们的回忆
世界被冰封就像雪花屏那样子
我们变得孤独、惊惧而又无知
我们的大脑和思想永远被锈蚀

所有的痛苦都来源自那里
那居住着恐怖巨兽的海底
梵文最早记载了它的缘起
它啊曾经被认为早就老死
而今却归来参与最终宴席
古代鳗鱼将愤怒点燃此世
逐渐舒展它那庞大的身体

日日夜夜,点点滴滴
它从毛孔排出那物质
当我们陷于无知之地
却把自我给迷失之时
它观察我们就在海底
而波涛将它的那物质
冲上岸后也足以致死
在那传说中的三十一号的夜里
它的一忘皆空,正在蔓延各地
只留下被诅咒的我们无法逃离

它来了,我们没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
穿着戏服,站在街外,仅仅如此而已
我们受到了影响,将自己是谁给忘记
而鳗鱼广布它的淫威,淫威没有散逸
所以我们站在这里,就在失败阴影里
一点也不知道,究竟输给了什么东西
我们所知道的,便是所能看到的东西

除了身上的衣服,我们对过往一无所知
恶魔妖精和怪兽,大家身上都穿着外衣
恐惧蔓上心头,我们想将对方撕碎杀死
我们都没有挖掘出带着希望光辉的记忆
整个国家陷入无边黑暗,混乱接踵而至
我们因为缺乏思想,而分崩离析
一个致命而又猛烈的万圣夜袭击

降临的黑暗,越发恶化了这件事
原始的冲动,进一步将大脑蒙蔽
我们落这里,宇宙中的孤寂之地
我们繁多的族群都已变成过去式
所以啊人类的伟大统治也已消逝
如今只剩下没有思想的怪兽穿着花花大衣
尽管我们也将全部消散在那不久的日子里

尘埃落定,我们缄口于此
我们的自我恐惧也已消失
人民群众,曾经充满暴力
感受到末日洪水流过五指
他们啊早已经在其中溺死
一如既往,世界沦陷于此
又沦陷在鳗鱼的排泄物里

晨光破幽冥,迎来十一月的第一日
当我们尝试回想起,我们是谁之时
清醒过来的幸存者们呐,寥寥无几
我们曾经灭种的感觉,模糊的记忆
我们大喊我们的惶恐,没有人欢喜
脑海都在剧烈翻滚,不曾想过跑路
" 不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