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真的,从来不是,你们这些可悲的蠢蛋


人们聚集在一个空舞台周围。埃斯特堡异常艺术展览在自由港如火如荼地进行,在展览空间的每个角落都有着覆盖现代异常艺术方方面面的各式表演。尽管如此,此刻最受关注的还是在中央舞台的展览,因为表演者本身的新颖性。

对于一个新人艺术家来说,在主舞台表演本身就不寻常,更别说这名艺术家之前从未表演过。这些细节的组合不仅吸引了路人的目光,而且还有艺术家的注意,他们都很好奇什么种类的表演能如此受人欢迎。舞台的布置很简单,一块只写着艺术家名字的石板:Lorem Ipsum。

随着时钟标志着演出时间的开始,Lorem开始走向舞台中央,她似乎对人群的规模有些恐惧。
这儿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Lorem站在舞台的中央,所有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然后她将双手伸过头顶。

随后放下。

接着离开。

直到五分钟后,人们才开始感到困惑。艺术家暂时离开舞台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但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够艺术家做些事来让这一切更像是艺术家简单离开了舞台。人们的困惑变成了大规模的愤怒,并对着表演的艺术家辱骂了几次。人们茫然地盯着前方,整整三十分钟,舞台空无一人,没人把目光从这场没有表演的演出移开。

在三十分钟内,还剩下一分钟可用的记录下,Lorem回到了舞台。人们立刻开始随意地谩骂和要求,而艺术家平静地看着这些准备好随时撕碎她的人们。她说道。

感谢你们的时间,这场“真实的非现实”表演结束了。届时本次表演的复制品将会于本周晚些时候在我的网站上售卖。

说完这些,Lorem离开了舞台。

或许,她想这么做。

人们打断了她干脆利落离开的尝试,强迫她再次回到舞台上,Lorem开始考虑她的选择。看上去我不可能跑得了了。无奈的叹了口气,Lorem回到舞台上,埃斯特堡异常艺术展览上的相当一部分人已经准备好向她砸去任何在她旁边的物品。她向人群示意冷静,然后再次开口说道。

好吧,无所谓。想要真正的展览吗?

人群安静下来(一大部分),对这一提议表现出些许兴趣。Lorem继续说道。

好,就是这个,我为我的表演准备了一个即兴版本,应该是更…有形的,可以这么说吧。

Lorem开始编织一种精确动作的图案。这个复杂的动作立刻让一部分人感到畏惧,他们猜想这场表演应该不是某种大规模咒语。突然,Lorem停了下来。在一分钟里,人们没有移动,Lorem满足的看向天空。

很快,大批基金会武装成员冲进会场,迅速在会场各处安放起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绝大部分埃斯特堡的居民在此时已经撤离现场,只留下一小部分毫无防备的异常艺术家接受特工的审问。

几条街外,Lorem笑着。看来并不是毫无用处。


在Site-120, 许多门 出现在一条不经常使用的走廊上。基金会研究员Alex Thorley从其中一扇门里出现,他不知道对于整个非现实部突然转移到波兰该怎么想。

而更让他们担心的是站点目前的混乱状态。警报声在每个角落响起,警告这将要到来的ZK级“现实终结”情景,这对Alex来说却很讽刺,在某些方面他们没有办法真正表达。那些真正明显的鱼饵.

预感成真了,当发信号让第一个看起来不像即将面临死亡的特工停下后,Alex了解到在自由港附近全部的休谟场监控设备失灵。Alex要求传送到该区域,寻找答案,在检查他们的权限之后,特工带着Alex去到最近的交通地点。


舞台空旷,当Alex接近被破坏的地点时,他们找不到任何明显的缺陷,那些可能会把他们公认的属于挑剔异常空间的办公室带到一个全新大陆上的缺陷。离开时,Alex发现了一张纸片,他立刻就辨认出那个来自他们呆在Site-184的异常艺术组织讨论会上的格式。文档内容如下:

项目提案2024-000

标题: 真实的非现实 by Lorem Ipsum.

物资要求:

  • 无。 (已获得)
  • 一个舞台。
  • 三十分钟。

摘要: 真实的非现实 是一场展现不存在之物纷繁复杂的演出。

目的: ;)

Alex叹了口气。

啊,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