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Jack

我认为这一切都可以归咎给名字。我的意思是指假如我有个很酷的名字,也许我就不会那么坏。我责怪妈妈。她本可以给我们所有人都起个有趣的名字。我的意思是,见鬼的。在她创造我们四个后却居然给自己取了Echidna的名字。怪物之母,但我们总是将她称呼为妈妈。需要足够的古典希腊教育才会取名为Echidna,却将你的四个孩子取名为Jack?这当真荒谬至极。

嗯?哦,你知道,荒谬至极,甚至比荒谬还糟糕?来吧,你知道这很有趣。那是——哦,是的,名字。比如说Joh。那对你而言就是指红心Jack。我们都这么干的,缩短自己的名字使它更容易记住。但是,是的,Joh。假如叫他Pan会容易多少?而Jos,他可以,呃,很克苏鲁,对吧?我是指,好吧,不希腊,仍然还是很乡巴佬。还有Jackie,你不知道我有多恨她,因为我想用她的名字,她可能是一个Anansi!不,他不是女人,不过仍然比方片Jack好多了。而我吗?见鬼!我能成为那么多的人!Skoll,Hati,Lon Chaney,Larry Talbot,该死的我还能成为Fenrir!这是一个让人心惊胆战的名字。Fenrir,伟大的狼!我的意思是说,她甚至可以给我取名为狼,或者叫我Lobo,这将很令人敬畏。

当然国王和王后都以著名的名字命名的。而其他人……好吧,也许那些Deuce们1更糟糕。没有真正的身份可言。纵使如此Deuce听起来还是很酷,对吧?“你是谁?”“他们叫我Deuce。”说这话的会是个你想回头看看的人。好吧,小丑没有名字,但老人很吓人。我在哪里?哦,对!可能是任何东西,我要从地狱带走loup-garou2

但是不。我是他妈的梅花Jack。或者,Joc,正如我的兄弟姐妹如此称呼的。让我感觉自己应该是法国人或者什么诸如此类的东西。我很怪妈妈。还有好博士。嗯?好博士?这就是我们一直叫他的名字,因为他用着那么多不同的名字,所有该死的时间。我想你们都知道他是普罗米修斯博士。开枪打我屁股吧,这家伙可喜欢乱搞乐,能操任何东西。我想这就是他容忍妈妈的原因。他能用无生命物体做什么,她能用DNA做什么。混合这个,匹配那个,放在她的子宫里,砰,自我延续血统。有些人确实搞砸了特定生育需求。

啊,是的,现在我们要做你想做的事了,不是吗?是的,为了传递我们的种子,我们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特定的挑战。Joh需要他们信任他。Jos需要亲密地了解他们,而不让他们知道自己。Jackie只盯住爱她的强奸犯。我吗?我需要许可。在我施展我的魔法前,他们得告诉我可以。我想我确实是他们中的一员。

这比你想象的要难。我看起来不太正常,你知道吗?我又大又壮,散发着“捕食者”的气味或者其他什么。大多数的女孩都有一种被捕食的本能,所以一个饥饿的大型食肉动物走上前来说:“嘿,要骨头吗?”就不起作用。我必须很狡猾。掩饰自己的气味。这就是皮肤的作用。我把自己包裹在他们认识的人的皮肤里,就像,砰,他看起来不那么糟糕。好吧,我喜欢哑巴。效果更好,是吧?或许也靠一点我自己的特别魔法,所以他们不会注意到我穿着一具被屠宰过的尸体。

在我做了那件肮脏的事后,他们对我而言就不再重要。我的小宝宝一出生就饿。不,我不是一个慈爱的父母。我们都不是。但是我的小熊们能够自己生存。本能,是吗?

哦,是啊,最近的那个女孩。上帝啊,她如此性感。美丽的眼睛像清澈月光。又软又黑的头发,卷曲又漂亮,还有这样美丽丰满的嘴唇。哦,我一见到她就知道,我必须拥有她。我知道她对我的其中一个小宝宝来说会极其完美。这花了些时间。我不习惯找这样完美的女孩,通常我得翻山越岭,在山谷里才能寻找到这样的甜心。

所以,我把她的一个小朋友引诱走了,那个小朋友并不像我的宝贝那么可爱。用美好时光的承诺诱惑她,比如可能是一顿美餐。没有出什么坏事,她很轻信。但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我就还是弄断了她的脖子。我剥了她的皮。我一直都很擅长这类事情。天然的爪子,知道吧?总之,简单到足以把这个女孩的皮像一件斗篷包在我身上。完全有效。我靠近我的宝贝,我漂亮的女孩。花了大约一周的时间闲逛,她和我相处得很好。

然后我施展了我的魔法。这里轻轻一推,在那里发表评价,而且在你知道前,她就已经准备好了。我需要的所有就是这个词。她用那双棕色的大眼睛抬头看着我,说出我一直等着听的话。

她说“咩”。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