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生活
评分: +17+x

可悲的野兽

当雄狮在草原上被人类捕获时,

他是桀骜的。

当肉体在围栏中被鞭笞驯服时,

他是不屑的。

痛苦只会让一只野兽感到愤怒,

你无法平息他们的心中的不羁。

但现在,

呵!

这只曾经的王者在狠毒的鞭子下尽情表演。

他安慰自己,

这只不过是在施舍愚蠢的人类。

不愿面对那冰冷的现实:

那高傲的灵魂早就臣服于那一口口作为奖赏的血食。

在北方一个的平异会站点,四区的一条巷子里

昏暗的灯光下,蝇虫飞舞。周围的砖头折射出了一种来自地狱的猩红。一双沾满着罪恶的手在止不住地颤抖。Cali看着地上那蜷缩着得,已经快被压缩成一颗球的尸体。尸体的腐烂速度超乎常理,脓液已经从破裂的皮肤中涌出,发出一种让人能把胃翻出来的酸臭。人死前的不可控排泄,让那些粪便和其他液体混在一起。一根根惨白的肋骨从那坨不可名状的东西的背上直直地刺出,一根布满裂痕的骨头上还挂着一只少了两根指头的断手。一只只反着绿光的苍蝇趴在上面,把卵粗暴地塞进那不成形,果冻般的血肉,只为了让软趴趴的成群的可爱子孙们去吮吸这散发着香气的美味肉髓。

“我的天啊,我做了什么?”

Cali无力地跪在了地上,但是他马上又猛地站了起来然后脱力,跌坐在后方墙角。因为他的手上已经沾满了那刚刚流淌一地,点着星星血液的黄褐色粘液。那难以忍受的腥臭加上眼前的景象,“呕~”。早上吃下的面包都被他吐了出来,浮在乳白色的呕吐物上。Cali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他最后的记忆只是不断的想把手上的脏东西抹在墙上,直到Cali已经无法分清抹在墙上的是自己的血液还是尸体的脓液。

看守所

“来到这里已经一个月了,每天都是重复的日子。没有其他人,没有那扭曲,温暖的阳光,自然也没有东西能缓解我的痛……”Cali的日记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他合上那外皮有点脱落的牛皮笔记本并温柔地把那只残缺的羽毛笔夹在里面。Cali站了起来,麻木地向门口走去,身上的囚服发出的味道连老鼠都忌惮不已。他以前看过的电影里,那些囚犯都有只老鼠朋友,但是看现在的情况,那可能是个泡影。

牢房的墙壁就像他现在的心情一样,被衰败的痕迹填满,至少15年没粉刷过。阴冷潮湿黑暗,还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加晦气?甚至除了天花板上的发暗的白炽灯泡,这里连一扇铁栅栏都没有。

沾满了铁锈的们被打开,发出咔吱咔吱的声音。

“编号5964!请快点出来,配合我们的工作。”听着带着语气助词却丝毫不客气的语调,Cali拖着脚步挪出了牢房。这些带着黑面具的守卫永远不知道什么是慈悲,什么是友善。

“你要知道不配合是什么下场。”催促并不能加快Cali的步伐。可怜的Cali已经10天没吃上一顿饱饭。身体透支的十分严重,脸色蜡黄。而心灵所受的苦痛又是肉体上的几倍,每天重复那该死的书。他感觉心脏上有荆棘在收缩。

在守卫的带领下,他来到了这,一个小房间,大概15见方。就跟一路上的情况一样,这里也没有窗户,没有一丝清风。这个鬼地方仅剩的只有潮湿阴冷的灰色绝望。不!他不想进去,两股发抖,感觉到瞳孔在扩散,身体在抗拒,呕吐感来到嗓子眼,就犹如那天晚上。这个鬼地方给他一生都抹上了阴影,没有什么比这种时候使人战栗。每天都要来,他最近一直都在犯错,还不能背出那该死的小本子。黑暗中的人影仿佛恶魔,但在这个扭曲的世界中,有什么不可能呢?

“进来吧。”

Cali带着求饶,卑微的眼神回头。但是他身后只有两个面具,两个漆黑到可以看到他自己内心的恐惧。他被粗暴地揣入房间,与其进入房间的还有一阵咔吱咔吱的关门声。

重复地背


这里是监狱的上方,一片鸟语花香的森林。这里离最近的城市也要30分钟车程。三个军事基地倒是就在隔壁。两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出示了证件后,在讨好的眼神中迈下了楼梯。

“今天工作如何?”

“挺好的,等会还有个家伙要办理。”

“是那个杀人犯吗?是个现实扭曲者来着。我想想……大概有3级危险程度?”

“是,但是在这个鬼地方他什么也干不了。在这里的能力限制可比外面强太多了。”

<脚步停下,开门的声音>

“你看看这个地方,和外面的阳光只隔一道门。他们把整个设施建在地下,就像一颗土豆。这些可怜虫房间里连窗户都没有。”

“哦~我的上帝。真是可怜,但上帝不会容忍罪人。你们是怎么教育他们的?”

“我们会让他们这辈子都不想进来,不会再犯那些愚蠢的事。你看看这本册子。”

“这是什么?教育守则?四百五十页?!”

“他们每天都要背,每天都要背给我们听,背错就餐食减半,敢顶撞就收到刑罚。这该死的工作看起来枯燥,但你知道最有趣的是什么吗?”

“什么?”

“其实我们每天都会换本子,这些家伙技艺超群,有些记忆力非常的优秀……”

<下台阶,脚步声>

“……所以每次换的本子都不一样,而且放置了模因。他们没法发现。一个月后,他们越努力背出的错误就越多,没个一两年都别想出去。每次宣布他们背错时他们的绝望滑稽的表情,你应该在那片监视玻璃后看看,Steven.”

“那我一定要看看,哈哈哈……”

<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远>

混乱

我躺在床上,看着破碎的快被我看穿的天花板。“我到这多久了?”我想,“见鬼!我都快忘记外边长啥样了。让我看看,emm,记了267篇日记,从开始到现在快一年了。妈的,Eiir,这个混蛋灌了我那么多朗姆酒,害得我干出那种蠢事!我对不起可怜的Trst,这家伙竟然还是官二代,他本应享受美好的生活。但现在说那么多也于事无补了。那本小东西我越背越糊涂,那些戴面具的家伙肯定干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勾当。可恶的家伙们。”现在我对于那个所谓的小本本也变得无感,我的身体适应了餐食的量,那些铁血的家伙也把注意放在了那些不珍惜生活的新可怜虫身上。

我坐了起来,走到小木桌前翻开了日记,拿起我可爱的小羽毛沾了沾墨水小心翼翼地写下:

我进来后每天都会做着噩梦,无论是有关Trst还是那些冷血的教官。今天他们说要把我送进基金会,可笑的是当初来到这个城市就是为了躲避他们。就我干过的那些事,谁知道我进去后是什么情况。但我现在只想……

一阵震动,外面发出了骚乱的声音。

“什么东西?嘿!混蛋,外面发生了什么。”我奋力扒开门上的小窗向外吼道。该死,这个窗户太小了,我根本看不到,什么都看不到。等等,这种感觉?太好了,我的诅咒,我的力量回来了。这里的限制器坏了?!一定发生了些事情。

我稳定下我激动的心情,伸出手对着门,集中精神想想这扇门被撕坏,就像Trst的身……不!我他妈在想什么?在这里待久一些我一定会变成神经病。门应声扭曲,随着我的手掌合拢而毁坏。

我走了出去。这是我第一次能好好看看这个在梦中被我撕碎上万遍的地方。可是我现在却在费劲心思克制这个想法,不让它变成现实。墙壁上的血迹在暗示着什么,一场暴动?

而我周围的房门都被打开了,或者说是,被破开了。这些铁门在我们这些怪咖面前只不过是一片纸,那些房间里的情况光是看看就会让我做噩梦。这些变态,对着下水道都能发情。

不过这么看来,这个监狱离城市很远。不然早就受到了来自城市的能力限制。我逐渐飘起,感受着周围逐渐产生的旋风。向着刚刚发出巨大声响的地方飘去。

危机,转机

看守所中心能量反应堆,这里是整个研究所最重要最壮观的地方。整个能量核心球体半径就有50米长。不单单是能源供给,还有各种异常能力抑制器。重重的重兵把守却没能在今天保障这里的安全。一个模因学者因为走私模因被暂时关在整个监狱3天,然后将被押送至议会法庭。这个家伙画了一幅模因画像给门卫当礼物。那个没脑子不遵守纪律的新兵蛋子到了这里毁了一切。

Steven,一位“指针”议员的儿子。此时正在被一群浑身污垢,臭不可闻的囚犯拎着衣服领子悬在高空。他的脚下就是刚刚熄灭但温度极高的能量反应堆,上升的热气流在灼烧着的脚底。Steven绝望的看向周围,寻求帮助。但周围全是尸体,几乎没有一具是完整的。有些鲜红的内藏和肠子暴露在外,被高温烤的发出油脂被烤时刺啦刺啦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哪个脑子有问题的家伙把一些尸体的腐败加快了许多。那些尸体的表皮在动,皮下是一团团乳白的蛆虫。时不时有几只从内脏的伤口和尸体的鼻孔,耳眼,嘴巴钻出,滚下,然后和那些溢出的鲜血和白花花的脑浆子顺着墙壁流了下去,碰到底部发出呲呲的响声并产生灼热的红色蒸汽。

鞋底快化了,脚底传来恶心的香气。这位伟大议员的儿子,现在就像一只小鸡被老鹰带上了高空,第一次见识到了这丑恶残酷的世界。Steven现在连求饶都说不出口。他生怕憋着的气一吐,那些秽物就会填满自己的裤子。带着点微不足道的尊严离开这世界成为了Steven的最后愿望。那些囚犯们正在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如何让他死得更惨,这样直接扔下去似乎难易过瘾。

Cali一路摸索过来。他经过了审问室看到了那些血淋淋的刑具;他经过了停尸间看到了那些不完整的尸体;他经过了这片黑暗看到了这个城市的“最”恶。他最后看到了这个场景,就像恶魔路西法带着那些恶魔从地狱飞出惩罚戴罪的人类,一位可怜人被一堆人类和难以名状的生物拎在半空等待处死。

这位强大的现实扭曲者此时只想再为自己罪恶填上一笔救赎。他大手一挥,许多可怜的家伙灰飞烟灭,有几个有战斗力的家伙反应到也快直接往外逃。而Steven则是被救了下来,躺在了地上。他没有说话。Cali刚刚准备为自己暂时自由庆祝一下就明显地感觉到了力量在消退,仿佛这些力量只是幻想,镜花水月。这位囚徒知道,没有时间逃出去了,他应该像那几个机灵鬼一样。但这一次发泄以及平息暴乱的作为可能会在审判后把他拽离基金会。反正他不久后也将离开,救人以及甘愿留下来接受教育这两个条件应该可以为他减刑。

10分钟后,通道传来一阵骚动,一队特遣队带着一些装置来到了这里。他们看到了面无表情的Cali和坐在地上瑟瑟发抖,接近崩溃的Steven,恶臭的黄色秽物从后者裆中流出,满地都是。

生活

距离我离开那个地狱已经8年了。那个地方的黑暗被揭发,平异会关闭了许多类似的监狱。我在这四年里经历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尽管那个地方给我带来的伤害这辈子都不会被抹消,但是也给予了我生活的意义与目标。现在我生活得很好,手头上也很富裕。

而且我已经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他们是龙凤胎,男的叫 Rvim,女的叫Ture。还有我美丽动人的妻子,Vite·Wong,她激励了我写下这本书。

记住!生活是美好的,请不要抛弃对它的憧憬。你对其感到绝望是因为你没有尝试过真正的绝望。

—Cali·Oeux

“爸爸吃饭了!”悦耳动听的声音从门外传出,如银铃一般清脆,那是Ture的声音。每次要吃饭了,这个可爱小家伙都会来叫我。我也很乐意被这样使唤。

“来了!”我轻轻向后顶开我的红橡木椅子。我合上那外皮发亮的小牛皮笔记本并温柔地把那只崭新的羽毛笔夹在里面。我在家里从不穿鞋。我钟爱这种触及地板的感觉,这种真实,美好的反馈总是在提醒我走出那曾今的阴影。

我踱过挂满全家福照片的走廊。噢!这是这两个小家伙满月时的照片。看他们可爱,软软的小手抓着镜头,摄影师都差点没把住摄像机。这张照片或许我当时真应该重新拍一次,表情太糟糕了,每一次都要给来宾解释。扭曲现实?不不不,如果照片不是真实的,那也失去了意义。并且我发过誓不会再动用自己的能力。

我继续往前走,照片没有按时间顺序摆放。墙上面有我和Vite的结婚照。看呐,她美得像洁白的天使一样,请原谅我找不到更贴切的比喻了,太多的辞藻对她来说是亵渎。还有这张,在喜马拉雅站点留下的纪念照。这照片里白皑皑的雪山是诗人眼里的西施。还有……

“吃饭了!爸爸你好慢啊。”Ture打断了我。

“不过就这样吧。生活是美好的,我们也要继续。”我坐在了餐桌前,看着眼前的三个小天使。哦~今天是双休日,Vite穿了一身洁白的真丝连衣裙,身材还是那么曼妙,一颦一簇惹人心爱。那柔顺的长发真是要让我忍不住去触摸。不错,今天的主菜是黑椒鸡扒,这是我的最爱。我们一家子坐好后,都举起了手臂,五指相扣形成一个大圆环。嘴里颂道:

“天主,感谢您赐予我们的食物。我们感恩您。您那信仰的光环围绕着我们,永远保佑着我们。我们永远是您的子孙。愿您生活在您的光辉下越来越美好。”


SCP基金会,Area-CN-07


Dr.Pric站在一个触摸显示屏前,显示屏后是一个透明的休眠仓。一位阿拉伯男子在其中进行着深度睡眠。

Pric对着电脑面无表情地说道:“Computer,项目信息检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