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基督,已收容
评分: +13+x

“难以置信。”全球超自然联盟的代表Sallous将军敲着桌子,显然十分不悦,“我们什么时候要听从威胁对象的建议了?”

“如果您有更好的主意把那些拿着火焰剑的鸟人从天上轰下来,Sallous将军,那我洗耳恭听。”薛晴博士针锋相对,她脖子上的鳞片因为激动而竖了起来。Deavite们都像野蛮人一样,她想,冷战结束都有几十年了。GOC怎么不派个蛇裔来呢?

“也许我们应当先解决面前的威胁。”地平线倡议的代表Tenoz Bumaro适时地插了进来,结束了两者的争吵,“情况如何,薛博士?”

Sallous闷哼了一声,靠回了座椅上。远东那些爬虫,他想,何必要和他们停战呢?也许早该在几千年前的那次大战上把他们都消灭了。

“是的。”薛晴清了清嗓子,在屏幕上调出了相关文件,“几个月前,我们在……这里,发现了由GOI-004‘基督教会’造成大规模的异常活动,其所有分支都有所参与——这是前所未有的。通过调查并结合相关情报,基金会推断他们正试图协助一超维度实体具现在我们的现实,并很可能造成一次XK事件,或者按照他们的说法,‘第二次降临’。”

“你们的情报来源。”Sallous又敲起了桌子。

“是的,情报来源。”薛晴不耐烦地眨了下瞬膜,调出了另一张图片,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略微发福的人形生物,其面部发生了异常的扭曲。“已经基金会证实该SCP项目与基督教会信仰体系的联系,而其提供的许多情报都已经被证实。”薛晴顿了顿,继续道,“他自称撒旦。”

“撒旦?”Sallous问。她大概还隐瞒着别的什么,基金会指不定还藏着什么心思。

“恶魔之王。”Bumaro的机械眼微微旋转了一下,“在基督教信仰中的地位……相当于曾经的内殿大术士亚恩之于血肉教会。”

“叛教者亚恩。”Sallous皱起了眉头。地平线倡议,他想,这群所谓金属血肉联合会的家伙果然是群半吊子。他站在背后的助手偷偷在胸口划起了螺旋。

“而他显然并不满意自己在基督教中的地位,因而愿意协助我们,阻止第二次降临——末日审判的发生。”薛晴说道。

“请再讲一下‘第二次降临’,薛博士。”Bumaro说。

“干脆再把这个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说了吧。”Sallous加了一句。

“不论是在Deavite帝国的主要信仰的血肉教还是中国及其他蛇裔族群主要信仰的破碎之神教中,人类都是又Yadabaoth创造,再由Mekhane启迪智慧或创造灵魂。当然,南美和非洲则各有独立的信仰体系,但基督教则像是血肉-金属体系的变异版本。在其教义中,被称为耶和华的个体创造了世界及人类,而撒旦——或称古蛇,则引诱他们获取了智慧之果。”

Bumaro点了点头。这也符合地平线倡议目前的研究。

“众所周知,现在绝大部分教派都认为,无论两个神期望的道路如何,人类应当在本能与智慧,肉体与灵魂间寻求平衡,谋求发展。但与两者都不同的是,基督教认为人类因智慧而获罪。而神之子耶稣基督,将会在未来再临世间,死亡、战争、饥荒、瘟疫四种灾难会发生,‘神’将审判一切……好人上天堂,坏人受折磨。”

天堂,就如同亚恩诓骗追随了他的那些人所说的一样,Bumaro想。

“什么算作好人?”Sallous又敲起了桌子。

“基本上,信基督教的人。”薛晴摇了摇头,“很显然,我们都被划入要受折磨的类型。基金会认为他们将要引发一起XK事件。”

“而GOC一周前的进攻失败了。”Sallous哼了一声。但也不必来和这些家伙合作,他想。然而他毕竟不是GOC总指挥官。

“没错,数十个带有羽翼的绿型个体显现了,显然基督教会是有备而来。”如果GOC不那么莽撞进攻的话,事情或许还会好一些,薛晴想,“而此前,由于GOC……和基金会的冲突,SCP-231,七印已经收容失效,局势进一步恶化。因此,现在基金会、全球超自然联盟和地平线倡议进行联合行动十分必要。”

“同意。”Sallous仍旧敲着桌子。

“同意。”Bumaro说。当然,这个决定是此前已经订下的。

“很好,”薛晴点了点头,“根据从相关SCP个体处获取的情报,我们应该有机会阻止这次XK事件的发生。”

“那个撒旦,”Sallous 讽刺道,“他提供了力挽狂澜的方法?”

“没错,”薛晴答道,“至少是延后这一切发生的方法。”


“这东西能力挽狂澜?”GOC特派员罗安盯着基本上算是一根锈铁棍的SCP-2307,吐了吐信子。

联合部队“三巨头”的临时队长,基金会特工Daavn Shier也同样心中忐忑。此时他正把SCP-2307用两条机械臂握着,对罗安的问题不置可否。但还挺沉的,他想,或许我该多给手臂做些检修的。

“他们说这玩意叫朗基努斯之枪。”有人补充道,但Shier没有听清是谁在说话。这个时候,远处地平线倡议组织起来的破碎之神正宗、黑色齿轮圣会和麦克斯韦宗的祷告声已经传过来了,人声、嘶嘶的蛇鸣声、齿轮的滴答声和电子音混合在一起。核裂变反应堆也启动了,威武的巨像运行起来。

“血肉术士们大概在另一边。”特工Sarcalet小声咕哝着。但他的声音很快被另一种祷告声盖过去了。

“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无上的真神,宽恕我等的原罪!”“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

“基督教会开始反击了。”队伍里的异常评估员陈守轻声说。

反击的确开始了。Shier又把手中的长枪握紧了些,手臂中的齿轮有些失控地转动起来。发着光、长着翅膀的绿型实体撞向地面,有两个破碎教会的巨像已经毁掉了。

基督教会的成员从他们黑暗、阴森、插着由刑具演变来的十字符号的教堂走出来,脸上挂着疯狂的笑容。“他要再次降临了!”他们说,“救主要再临了,审判的日子已经到了,异端会在地狱受苦!”他们祷告的同时,更多异常个体出现了。

“Yadabaoth在上!”看着那些在胸口着划十字,即便马上要被巨像砸碎也不断笑着的基督教徒,Sarcalet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真是一群疯子!”

“总部传回消息,SCP-1295已经收容失效了。”陈守报告说。

“Mekhane保佑。”罗安小声说着,双手扣了一个阴阳鱼的图案。

基督教会狂热的祈祷声越来越大,巨像陷入困局。Shier又把手中的SCP项目握紧了一点。天上发光的鸟人发出越来越刺耳的声音,但另一边,基金会启用了Thaumiel级项目SCP-926。自动兵俑很快涌入了战场,重新掌控了局面。

“就是现在。”Shier说着,带领小队从事先埋伏好的地点突入了。基督教的成员正被兵马俑缠着,这正是绝佳的时机。

教堂内部阴森而黑暗,仅有几支蜡烛照明,映出高高低低插在地上的十字架。但很快,他们面前陡然一亮。地面裂了一条大口子,火焰和硫磺从中升腾起来,还伴有凄厉的哭喊声。

“一群疯子。”Sarcalet 看了一眼下面,又缩了回来,“他们想干掉所有人!”

可是他们没时间耽搁了,Shier很快领着队伍绕过硫磺深渊继续前进。

由于大多数人出去应战,教会内部防守较为空虚,在干掉几个留守的神父后,小队顺利地进入主殿。但就在他们踏进去的一瞬间,强光覆盖了他们的视界。队伍里所有的电子仪器一瞬间失灵了,而陈守则因为体内的植入仪器痛苦地倒在地上。

“该死!”Shier叫着,开启了眼睛中内置的遮光仪器。他紧握着长枪,手臂中的齿轮费力地运转着。而队伍里的蛇裔都纷纷闭上眼睛,伸出信子。

接下来,他们遭到了一群鸽子的攻击。无数鸽子从主殿的光源处飞来,以血肉之躯冲击着联合小队。大多数人疲于应付,机枪声也响了起来。罗安发出焦急的嘶鸣声,而Sarcalet则咒骂起来。他们试图驱赶或杀死鸽子,但它们似乎源源不绝。

Shier把长枪捏得更紧,并下意识地挥舞起来。出乎意料地,鸽子们自动避开了那根锈铁棍,转向了其他方向。在特工能顾及他的同伴之前,一个模糊的人形在光芒中显现。

“……什么?”Shier一时间未来得及反应。鸽子的鸣叫声依然不绝于耳,但对方的声音似乎格外明晰。

“世间充满了罪恶,必要由血与火焰洗礼。”光芒并没有变弱,但那个人形逐渐清晰起来。

Shier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绿型实体?还是……

“我乃神子耶稣基督,再临世间给罪人以审判。”他的目光满是悲悯,白色的鸽子绕着他平和地飞行。“你不必畏惧我,命运之枪的新持有者。”

他双臂中的齿轮更加激烈地转动起来。

那个实体似乎对空气造成了可见的扭曲,Shier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得这么清晰的。“你不过是迷途,偏离了正道。此乃审判之日,但你若在此选择,站在我身侧,便能成为我最锋利的矛!”

Shier没有说话,向着面前的超维度实体前走了上去。

“是的,来吧!世人皆是神迷途的羔羊!我乃是牧者,来吧,站在我身侧——”

“去你的羔羊。”Shier说着,将SCP-2307插入了“神之子”的胸口。正中心脏。这个动作他已经训练很多遍了。

当长枪插入对方的胸口时,“耶稣基督”惨叫了一声,并很快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坠落在地。他似乎又闪烁、扭曲了几次,但SCP-2307就像是把他锚住了一样,令其动弹不得。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眼睛中流露出愤恨的情绪,但最终却像是尸体一般不再活动了。强烈的光芒消失了,鸽子们都陡然坠落,纷纷断气了。

小队成员,包括队长Shier在内,都跌坐在地上喘息起来。陈守也从痛苦挣扎中解脱,报告了好的消息:“情况已经得到了控制,大部分基督教会成员已被收容或处决。队长,总部等待你的报告。”

“是的,”Shier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地上那个插着长枪的人形生物,调整了一下通话频道, “耶稣基督,已收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