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 - 招贤纳才(中国)
评分: +148+x


你不想要合群,不想要循规蹈矩。

更不想要因生存为他人下跪。

你已经听够了他们的指点,厌烦了他们对你的支配。这个社会充满了不公与歧视。自出生开始,你的命运就已经不可改变。阶级固化,学术造假,政治腐败,资本家对工人们的压迫与剥削,而华尔街的富人们在暗中支配着一切。上升的渠道几乎为百分之零。你还能做些你喜欢做的事情吗?你只想要做你自己。

而我们毕生为被社会排斥甚至抛弃的边缘人士争取他们本应获得的地位。

sg

什么是基金会?
我们始终致力于消灭贫困。

基金会是一家专注于社会救助与人才挖掘的专项机构,办公室遍布全球32个国家及地区。联合国人道主义办公室、国际马克思主义工人联合、国际红十字会、国际人权理事会与玛娜慈善基金会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

在人道主义救助的问题上,我们十分专业且高效。对于一个多元化的社区,我们会从每个人的实际情况出发,为需要帮助的人提供迫切需要的人性化服务。

每年,基金会在全球 67 个国家为大约 30,000 人带去食物和工作。通过我们的努力,共有约 1,270,000 人摆脱债务和疾病的困扰,获得体面的工作与收入,实现了作为人的价值——为人类整体生存与发展做出贡献的价值。

让我们听听被救助者 David 是怎么想的:

kn

“我出生在一个传统基督教家庭。在我很小的时候,我认为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得到应得的回报,世界就会善待我,但我错了。在我十九岁那年,突如其来的龙卷风席卷了我的乡村,我的家人,房子,都永远离开了我,我的右腿也被屋顶压住,几天后等来的则是截肢手术的通知,而政府和保险公司根本不想要给我一分钱。这没有阻止我想要做些什么去改变街头沦落的现状,但没有人想要一个残疾人。饭店,钢铁厂,甚至是该死的学校,他们除了嘲笑,就是假惺惺的找各种借口,好像我什么都不懂一样。而我在向当地工会求助的时候,他们却要我支付每月500美金的会费。社会抛弃了我,但基金会没有。”

戴维布劳德在2016年3月被基金会发现。他在那个时候已经昏迷街头,四天没有吃过饭。在基金会的帮助下,戴维布劳德获得了免费的义肢,定期的食物救助,以及一份月薪5,000美金的工作。他和其它300名工人一起,第一次踩下工程车的油门,第一次握住机械臂的操纵杆,他从未如此开心过。

“感谢基金会的帮助,我从未感到自己有如此大的价值。我不但忘记了我的悲惨命运,还获得了一件基金会提供的橙色制服。他们会保护我免遭社会不公。对于该死的工会,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哈哈哈。”


你需要什么?
我们为你创造你应得的未来。

我们知道,我们做的还不够,因为少了你。
每年,世界上都会有上千万人死于贫困带来的饥饿、疾病。
人们的精神需求飞速发展,但物质基础却远远跟不上。
拯救贫困人群于水深火热之中,这是我们的一贯宗旨,也是我们毕生的信仰。这就需要基金会的壮大,需要基金会为更多人来去福利。

因此,基金会需要你加入。

让我们听听基金会志愿者 Gerald 是怎么想的:

2untsep.jpg

火灾时Gerald先生将受困群众扔出火场

我是基金会志愿者Gerald,是一名普通的汽车司机,一辈子都在与车辆打交道,可以说对驾驶车辆的喜爱十分火热了。在一次偶然的事故中,我驾驶的巴士起火,巴士上共有7个人,其中不少是香脆披萨店(Spicy Crust Pizzeria)的清洁工。虽然我跑了出来,但发现他们没有,他们依然被困在火里。于是我又义无反顾的冲了进去,能救一个是一个——那真是一场糟糕的噩梦,但香脆披萨店所需要的都完好无损,我感到很开心。我能做更多吗?于是我到基金会实习,继续担任巴士司机,希望将来能载你一程。这是你应得的。


认识我们的管理层!
他们都是社会各界的精英。

我们有一支多元化的团队,他们十分优秀且善解人意,如果你能与他们一同工作,基金会将成为你这辈子主动加入的最后一个组织。

Kondraki先生 - 知名自由摄影师。

我喜欢蝴蝶。

Gears先生 - 临床医学专家。

希望你的身体大有可用。

Clef先生 - 诚实守信的绅士。

宝贝儿,你就是我的天使。

Bright女士 - 宝石收藏家。

送你一条项链怎样?

Pathos先生 - 图书管理员。

可我为什么要管理图书馆。








在基金会,我们需要各个领域的专家。
在基金会,我们缔造各个领域的专家。
你本就不该平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