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athan Ball的提案

项目编号:SCP-001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到目前为止,没有足够并可行的收容程序去应对SCP-001可能造成的威胁。这部份是因为项目那有争议的本质和关于是否有必要收容争论。这些争论也充斥在项目那不断变化的等级和用于收容对象的程序上。尽管被认为有些偏执,目前的管理者们已将项目分类为Keter,甚至有人要求创造一个更高的级别并单独的应用在这个项目上,因为他们认为它是所有已知或可能存在的项目中最危险的。这个Keter的等级及对它有着不同态度的原因将在描述和补充说明中解释。

SCP-001现在存放在一个用密码锁上锁的由高強度聚合物制成的便携式保险箱里。存储的房间和箱子全天由安全摄像机监控。除非有全体05长官给与的特别许可,箱子绝不能被打开。箱子本身保存在小而全部照亮的独栋站外建筑里,建筑竖立在███ ██████ ██████。 D级人员將被分派去守卫建築,但在未經上述O5長官的同意時不得進入,否則將被立即處決。此站外建築只用於存放SCP-001而且能在緊急情況下被線控引爆。

目前的管理者认为SCP-001代表着所有已知存在中对全国和全球安全的最大威胁。尽管过去在刚创建该项目的时候,SCP-001曾被保管在最低安全条件下,然而,由于某些特殊的环境会影响其能力的表现模式,进一步的研究项目是不被允许的。

描述:SCP-001是一叠简单的文件,左上角被装订在一起。最上面的纸张是一个容易理解的封面,“关于特别对象的秘密报告——机密”。装订在后面的纸张的编号是不确定的,范围在三到三十内。该报告无署名并且来源不明。

本报告第一次出现是在███████ █, ████,当它出现在████████ █████的桌上时。本报告当时描述的是“The living room”(SCP-002)。满怀疑问的阅读报告后不久,有人通过电话联系████████ █████并告知其该项目的发现。接下来████████ █████再次阅读SCP-001,它不再描述“The living room”,转而描述“Biological Motherboard”(SCP-003)。████████ █████立刻关上了SCP-001,认为它应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报告,并开始寻找SCP-002原来的报告。毫无所获后,他又打开了SCP-001,这次它描述不是SCP-003而是“The 12 Rusty Keys and the Door”(SCP-004)。████████ █████再次关上报告并立即打开它,读到了“Skeleton Key”(SCP-005)。我们并不知晓████████ █████可能的下一步行动。而这一事件后不同长短的时间里,上述项目都被发现。

那些担忧SCP-001和所有其他已知的SCP有着相关性的研究都并没有充足的证据。然而,有一件事已经证实,即每一个与新的SCP被发现后都会在SCP-001的封面下面出现一个相关的报告。目前的管理者们把这一巧合作为存在因果关系的证明。

补充说明:不论是希望SCP-001要被分类进一个更高级的警告系统,或者是认为SCP-001本身是SCP们的造物主并需要特别收容,这两种意见都仍有待观察。然而,这种区别在目前管理者们的眼中是不重要的。因为事实仍然如此:除非SCP-001被打开和读取,没有新的SCP对象出现。正因如此,目前的管理者们拒绝重复过去的错误,那个已为SCP系列资料库带来了超过1000个SCP项目的错误。

那些有关于SCP-001本身是无害的,或其理论上可做为一个有益的预警系统,或者使用它作为先进的生物和非生物武器的货源的说法都没有动摇目前的管理者们。虽然也有争论,批评这些极端的抑制程序被应用到去关注一个没有显示邪恶特质和活力的项目等等。但管理者们提醒批评者们,这些程序的目的不是去收容项目本身,而是去防范其真正的威胁:与人类发生互动。

虽然,除非有上面提到的特别授权,目前的管理者们拒绝把项目从隔离中移出,但过去的管理者们也曾讨论过对其进行每日观察,并且未来的管理者们也毫无疑问会进行类似讨论。然而,目前的管理者们依旧认为,除非SCP-001被破坏,它应该被一直收容直到收容的责任落到了未来的管理者们身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