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

本人离开时,所有页面处置权为修罗与ChenHRChenHR所有。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扶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我很累。

我生在一个多少有点问题的家庭。父母的工作算不上高薪,努力打拼着。因此或多或少,他们希望通过我来改变这一局面。

因此,我的人生差不多被划定好了路线。只不过我一直处在满足的温床中,迟迟没有怀疑。

我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相信他们说的都是对的,我心甘情愿地按着他们说的路线走,走过了小学,混到了初中,再走到高中。成绩一般般,起起落落,大风大浪。他们一边又一遍地告诉我你要学好,将来出人头地,有个好工作,有个好收入,活得好。

我一直这么相信,直到高中我发现:

然后呢?

我义无反顾选择了全理科,放弃了我热爱的文科,只是为了他们所说的好工作。而如今我再难回头。

有时我在想,要是当初选择了另外一条路,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

可我不敢说。因为我害怕,我很懦弱。我害怕令人失望,因此我只好违背自己的意愿继续走下去。我恨我自己。

然后好了。


也不是没试过打破这死循环。写文,做音乐,每次这么做,都会被说不务正业。

什么叫正业?所有人都异口同声说是学习。我没有不承认。因为他们觉得我“优秀”,我的正业就是学习,无他。因此我只好阳奉阴违,想方设法挤出时间,在半夜,在繁重的课业间隙,做着我喜欢的活动。比如更文。

口口声声说支持我,却又万般打压。收走草稿只因为我在工作日书写,不让下载制作音乐软件只因为觉得电子音乐很吵。

归根结底,还是深陷在拜金主义的泥潭里。什么叫“现实”?无非就是钱多钱少的问题。为什么爱好——这些旁门左道不能赚钱?我不解。

于是我很害怕,我想逃离却又无能为力。我在怀疑自己。

不要误会,我不会想要自我了断。不论是我的尊严还是我的懦弱都不会允许我这么做。当这个念头袭来时我总会压下去。然而这意味着我得自己消化一切。


我有时很羡慕那些所谓的差生。他们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自由自在,不受拘束。当然我知道自己没这条件,但我常常会想,是否我当时不断考砸令人失望,那么能够做我自己想要做的事,就能活出自己的人生?

我旁敲侧击问过:如果一个人说他不擅长学习,那么如何?

得到的回答是不务正业。

“学生就是应该学习。”

我默然。

每当我自己想要主动干点什么事,只要与学习无关,便会有一位“清兵卫”的父亲出现在我的身旁。接下来的事情简单明了。读过高中的人都知道。更要命的是,接下来还会有人玩黑脸白脸这一套,告诉我好好学习。

于是我信了,

于是我“重回正轨”。

天杀的。


我爱学习吗?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很明显当家里人问起,我只有一个选项。

然而现实呢?我所热爱的科目考的一团糟,不怎么花时间的科目(英语)年段个位数。

于是开始让我自我否定,来场刑讯逼供般的说教。就是那种:“你告诉我你是不是……”

我怎么回答?我能告诉他们不想要的答案吗?我不能。因为在他们看来,教育投资是要有立刻回报的。往小了说,那些答案叫缺德;大了说,叫大逆不道,不孝顺。

因为他们提供了我的衣食住行,所以我不能伤害他们。我心中有个声音说。

于是我再次屈从。


我不能说我自己毫无缺点。若是它们单独存在,倒也无可厚非。但当和一个有些病态的家庭结合在一起的时候,那真是天大的不幸。

控制欲极强的母亲想要把一切都掌握在手中。包括命运。因此把我的诸多行为打上心术不正的标签并加以制止。

飘忽不定的父亲,在初中和小学的放养式教育之后突然介入,带着一套看似很新颖却本质上被“现实”所驱使的教育理论。

但两种我都难以接受。


从小到大,基本上都在批评与否定中走过来的我找到了这里。于是凭借着努力找到了一席之地。

我很爱这个网站。因为它让我感受到真正的存在过。然而现实中的压力却又让我不得不重新思考一番自己的定位。

我将要何去何从?

我累了。我想要停下来,好好思考,去面对我的现实生活。

再见了,朋友们。也许我的文章曾经给你们带来过欢乐,让你们能在闲暇之余抛开现实的荒诞,遨游于幻想之中。无论如何它要画上一段时间的句号。也祝愿SCP基金会中分的各位万事如意。

吟游诗人仍然是个开放的系列。欢迎诸位参与。基本要求很简单,小诗,讲故事或人。Simple

很遗憾,十九站刑侦处的故事刚刚开始我就要离去,希望几位朋友多加努力吧。

荏苒荒凉系列……我等着战友的故事。风自东来同样如此。

哎……稿子又要咕咕咕了。

感谢诸位看完一个病人的碎碎念。感谢每一个我结实的朋友。你们在我最黑暗的时刻给了我活下去的动力。

一年之后,再会。

愿来时,繁花似锦,春华秋实。

by 陈域,又称CT
2021.8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