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T. H.

当他将右手放在头上时,Navarro不禁大声呻吟出来。他觉得好像有人试图敲开它,但失败了,转而决定揍上一顿似的。慢慢地,他撑起身子,睁开眼睛。

“那么……”他环顾四周,喃喃自语。

Navarro身处在一个大型抛光钢制平台的顶部,该平台看上去位于一个空的仓库中央。至少有三个聚光灯从上面的某个地方照射到他身上,使他很难看清他周围的环境。他的外套已被换成了一套黑色金属胸甲。胸甲心脏的位置上刻着SCP基金会的标志。低下头,Navarro可以看到他在平台表面的倒影。

“该死的,他们让我再次成为了艺术品,不是吗……”他说道,揉着太阳穴,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

“如果你不想被五马分尸,你最好留在平台上,”那个声音说道。 “如果你离开那个平台,那块胸板就会封闭所有的洞。如果你尝试自己拆除它,也会发生同样的情况。你需要别人来帮你做。哦,不要尝试任何魔法。那也会触发它。”

那个声音低沉,令人惊讶的是没有威胁感。就像一个游戏节目主持人。Navarro斜视着聚光灯,勉强看到远处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大概是声音的来源。

“那么,盔甲保护着我,但它本身也是致命的?”Navarro看着那个身影踱步走近,对着他说道。

“我把这件作品叫做‘Daniel Navarro的反思’,”那人回答道,远远地停住脚步,以便让自己的脸隐蔽在黑暗中。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右手上戴着一只皮手套。 “古雅的名字,你不觉得吗?”

“如果你问我,那就太明显了……”Navarro低头望着站台上自己的倒影,“我想你就是JTH?”

男子没有回应。相反,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皮革的小笔记本,静静地翻到靠近笔记本中央的一页。

“2004年6月,Daniel Navarro被西装逮捕。他被大多数朋友和家人认为已经死了。他的葬礼在俄勒冈州波特兰举行,”那男人大声朗读道, “2005年11月,Daniel Navarro被发现活着而且完好无损,并带领着西装袭击了在西雅图的一间工作室。这次突袭造成了我亲自提供的价值至少10万美元的艺术品和材料的损毁,以及艺术家Francis和Elizabeth Baker被捕并被推定死亡,他们都是Navarro在被捕之前的熟人,也是我要好的朋友。当地的异常艺术社区对Navarro表现出的背叛行为感到既震惊又痛苦。”

“他们正在建造巨大的铅蜘蛛雕塑,很容易就可以杀死数百人,如果他们……”Navarro抗议说,但当他觉得胸板甲在他的躯干周围收紧时他停了下来。他抬头看到他的东道主用他戴着手套的手指着他。

“拜托,Daniel,如果你愿意让我说完,我将不胜感激,”那男人说。然后他翻到笔记本的下一页,“2007年3月,特工Navarro亲自领导了一次突袭,搜查了一批物资,这些物资原定于第二天早上装运。黏土随后被销毁,造成至少五个不同项目的延误,并使我净亏损近五百万美元。“

那人停了下来,抬头看着Navarro,然后摇了摇头。

“在那之后我失去了很多‘朋友’,”他笑了起来。“当情势不妙的时候,人们反脸无情的速度真是超乎你想象。尽管事情本不必走到这种地步的……”

那男人随即将头扭回笔记本,继续阅读。

“2008年6月,Navarro试图摧毁一部题为‘审查官的愚蠢’的著作,在这个过程中杀死了它的创造者Damion Cartwright,”男人继续说,当Navarro开始朝他笑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让我猜猜,另一个朋友?”Navarro问道,但马上闭了嘴,因为他感觉到护甲再次收紧。

“一个非常,非常,亲密的朋友,”男人咬牙切齿地说道,戴着手套的手紧攥得好像要把Navarro捏碎一样。 “根据目击者的话,你用核火焰吞没了他,然后他妈的朝他头上开了枪。”

随后,男子放松了压力,又低头看着自己的笔记本,然后笑着摇了摇头。

“所有这些事都足以让我恨你,Daniel。你成为叛徒的事,你让我花费了比大多数人在他们有生之年看到的还要多的钱的事,你杀了我最亲密的朋友的事……但最后一个才是真正主要的原因。 2010年11月。特工Navarro率领突袭了波特兰的一个仓库,导致基金会部队与仓库使用者之间的对峙。仓库使用者Tanya和Eric Hill被杀害。后者是我的哥哥。前者是我的妻子。“

“等等……”Daniel说。男人走进了灯光下。他有一头金色的短发,剃得很整齐。他的眼睛充满血丝,嘴唇弯成遗憾的微笑。“Jericho……”

Navarro的嘴巴微微张开。他们最后一次交谈是近十年前。Jericho T.Hill是一位富有的商人,他在波特兰找到了一种爱好,为异常和非异常的艺术提供赞助。他曾是一位有着善良灵魂的人,但由于未知原因,他似乎在2004年底左右淡出了公众视野。然而,现在,这种善意消失了。站在Navarro面前的是一个精力耗尽、感情枯竭的人。

“你好,Daniel,”他说。 “我们有一段时间没见了,不是吗?如果论谁把我和我的朋友整的最惨,你排第二,世界上应该没人敢称第一了。”

Jericho接着从他的夹克口袋中取出一把手枪,轻轻地放在他戴手套的手中。Navarro认出这把手枪是他自己的。

“就这样?”Navarro问道。 “你要用我自己的枪射死我? “

“你知道,我从没这么想过,”Jericho在把玩手枪时笑了起来。 “我想这很容易,不是吗?我可以射爆你的脑袋并且全身而退,但那不会带回我所有的朋友,那不会带回Eric,而且肯定不会带回Tanya。不,这不是解决这件事的办法。“

然后Jericho用戴着手套的手抚摸着手枪,把枪举到脸上,轻轻地吹在枪上。这把枪开始分解成铁锈片。枪被毁后,Jericho又笑了一声,转身面对Navarro。

“你夺走了我所爱的一切,所以我会剥夺你珍惜的一件东西作为你成为叛徒的代价,”Jericho说,“我会剥夺你的自由。”

“怎么?”Navarro问道,“你要把我永远关在这里吗?基金会最终会找到我。”

“当然,”Jericho咯咯地笑道,“但是,如果我一直把你置于这样的境地,你认为他们多长时间之后就会开始质疑你作为一名特工的价值?如果他们总得把你从困境中解救出来,他们要多久就会把你当作是一种负担?如果我把你在战场上的所有队友都杀了怎么办?那你对他们有什么用呢?“

Jericho的嘴角露出了一个邪恶的微笑。

“你自己也是异常,Navarro,自诩的巫师。如果你作为外勤特工的所有作用都没有了,你认为他们还会收留你吗?或者他们会抹去你的记忆,把你留在印第安纳州的路边。我很好奇……”

Jericho随后扔给Navarro一部手机。

“我已经设定它二十四小时后启动。在这期间你为什么不留在这里,反思一下你目前的处境呢。”

Navarro看着手机,然后摇了摇头。

“你真的没有考虑过后果吗,Jericho?”Navarro问。 “当我离开这里后,有什么能阻止我和我的朋友们找到然后射杀你呢”

“竭尽所能,欢迎您尝试,”Jericho笑了起来,“我很乐意看到你在狂野的追逐中奔波。但是,不,我不认为短时间内你们能成功。我累了,该休息了。你知道追踪Pyotr,并说服他找到你的最佳方式是用棺材过去有多难吗?”

Jericho满意地点了点头,慢慢地转身走开了。

“保重,老朋友,”他说着并慢慢消失在黑暗中。Navarro听到远处一扇门打开,然后又慢慢地关上了。

“嗯,”Navarro自言道。 “你也是……”

Navarro随后在平台中央坐下。他低头望着自己的倒影,发出一声沮丧的叹息。

“好吧,该死。”


将近一天半以后,Navarro听到仓库的门打开了。一位长脖子深色头发,身穿鲜红色冬季夹克的矮个子女人慢慢穿过空荡荡的地板。她来到平台旁停下,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我们可不能再像这样见面了,Daniel。”

Navarro刚朝她笑了笑,听闻这话不禁翻了个白眼。她的名字是Sasha Merlo。她是一名驻扎在Site-64的基金会外勤特工,在过去几次突袭任务中Navarro曾与她合作过。当Jericho留下的手机终于启动时,她是他第一个想到,可能真的出现放他自由的人。

“嗯……”Sarah哼了一声,做出一个沉思的姿势。“我非常喜欢这件作品,但我的确质疑那位艺术家对色彩的使用……”

“Sasha,”Navarro叹了口气,“这是非常非常漫长的一天。你能把我的这个脱下来吗?”

“我倒是想……”她有些失望地说。“所以我直接把把护甲拉下来就行,或者什么?”

“那个艺术家就是这么说的。我自己也能做到,但我还不想这么快就让身体零部件分家。”

“是的,”Sarah从Navarro的头上取下胸甲,“我也不想。”

然后,她将胸甲扔到一边,金属叮当作响地撞在地面上。

“一支回收小队应该很快就会到这里,取回平台和装甲,”Sarah在平台上坐下时说道,“你知道会有大概四到五份报告,也许还有一两场委员听证会等着你,不是吗?”

“别提醒我,”Navarro坐下轻声笑起来。很快,一个由六名基金会特工组成的小队进入了仓库。

“等这都过去后我请你喝一轮?”Sarah问。

Navarro点了点头,静静地等待着提问的开始。


两天后,Navarro坐在自己Site-19办公室的办公桌前。电脑显示器上是一个空白的POI表格。他手中紧紧地握着一张老照片。

在Merlo特工把他解救出来几个小时后,他就被如山般的待提交报告淹没了。从文书工作中抽身休息一下,Navarro设法在杂乱无章的办公室里找到一张旧照片。这是在他为基金会工作之前照的。背景是一个艺术工作室,新制作完成的大理石雕塑刚被揭幕。站在前台的是年轻时代的Daniel Navarro和他的老朋友们,Tom,Jackson,Alexis,Jill和Jericho T. Hill。

“之后你就离开大家?Tom,Jackson,Alexis和我;我们之后再也不相见了?”

“如果那就是你希望的。”

Jill的话回响在他脑中。他再一次看着照片中的笑脸,叹了口气。他默默地拿出一个打火机,点燃了照片的一角,整张照片很快消失在火光里。Navarro把灰烬倒进他办公室的垃圾桶,再次回到他的工作。又一艘船被烧毁了。

然后他开始填写POI人员表格。

姓名:Jericho T. Hill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