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
rating: +30+x

0.

她绝望地看着他被黑暗吞没,消失在漫漫长夜里。

她现在知道,这个世界只剩下了令人困扰的黑暗。

因为一旦火熄灭,光芒也会随之而消失的。

1.

自从那个家伙当上了站点主管,我的心就一刻没有放下来过,不为别的,就为了他那副总是挂着笑容的不正经的脸,和他那荒诞不经的行为。

我至今忘不了我和他的初见,那该是一个多么糟糕的下午。我和他就在走廊里遇见了,他如同平常一样笑嘻嘻地看着我。我还没反应过来他是谁,他就直接开口了。

“你是…副主管,对吧?Anybody?”

“请问你是?”

“啊,叫我 Roger。”

说罢,他又笑着盯着我,随后摸了摸我的头,在走廊拐角消失了。我站在原地,无可适从地一动不动。我的内心已经被愤怒充斥。一个陌生的男人,第一次见面,就直接摸了我的头。我不敢想象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后来,我逐渐明白了,他就是个自大狂。

更何况他现在当上了主管,而我是副主管。每次我提交报告可以称得上是煎熬。他总会提起那次令我愤怒的初见,他似乎很引以为傲,这真的令我不解。

哦,得了吧。

还有他的办公室。这也是我厌恶他的理由之一。没有堆积如山的文件,没有严肃紧张的氛围,更何况有时连他本人都没有。我不止一次提出过这个问题,他的回答更令人恼火。

“谁说站点主管的办公室一定是那样呢,嗯?”

我于是明白了和他说任何东西都是白搭,他走着他自己的轨道,与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过多地干涉他,最后恼怒的反而是我自己?我不住地对自己说,不要去管他,但每一次我还是忍不住地说出那些我先前说过千百次的话。

我对我自己感到悲哀,原因就是因为他。这是我厌恶他的最后一个理由。

他从未在全体员工面前演讲过。在大多数员工里,他是一个谜。但我不这么想。他就是一个无赖,仅此而已。

对我来说,他唯一的一个谜,就是他当上主管这件事。我至今认为他不应该当上主管,除了是个奇术大师以外,他可以说是没有一点成就。甚至,他最精通的奇术是小偷专用的开锁术,我也没见过他把这种奇术用于工作用途。

事情不该这么发展。

我也许不该对他那么“关心”。

2.

血…

活下去…

回到 00…

放过我…

头痛得快要炸裂。我痛苦地翻了一个身,身上被千钧的重量压着。我喘不过气。

救救我…

救救我…

刀…

杀了我…

请…

我痛苦地闭上了眼。全身开始颤抖,不住地,我知道我已经跨入了地狱的大门,大脑已经无法运转,已经超负荷了,腿好像断了,已经不能为我所用了,我动不了,手没有知觉,地面很烫,但是我什么都做不了,站不起来,我的衣服已经被划破,难道能为我提供防护吗,身边空无一物,这里没有别人…

然而好像是一瞬间的事,我从梦境里被拉回了现实,我的眼中是一尘不染的天花板,与白得冷淡的墙壁。是个噩梦。

不知为何,最近老是噩梦缠身。

洗了把脸。理智回来了。

我是一名普通的研究员,Site-CN-00 主管,Roger。看看时间,早上六点了,该起床了。又是崭新的一天,又可以在脸上挂出我的笑容,忘掉那些恼人的噩梦。令人愉快,不是吗?

我晃了晃头。似乎有人告诉我——但其实是我自己——需要多注意注意那个副主管,笑容对她是种奢侈品。应该让她笑出来…不要让她步我的后尘。但我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也许是因为,笑出声,多么美好吧。

-1.

她参加了他的葬礼。

她后悔了。

故事走向了尾声。

3.

那个混球又毫无征兆地闯进了我的办公室,当时我正因一位研究员给我发来的笑话而笑得停不下来。

令我意外的是,他居然马上离开了。换作往常,他会又进来取笑我与他那糟糕透顶的初见,然后讲几个无聊的笑话,最后由我来把脸上还挂着不正经笑容的他请出办公室。今天却是这样的情景,让我怀疑他是不是最终成熟了。

当然,这不可能,我只是胡乱想想罢了。明天,他肯定又会像以往一样闯入我的办公室,惹我发火。

仔细想想,其实他长得还不错…难怪他身边总是有女研究员簇拥…难道就是因为这个,才当上了站点主管吗…这不可能啊。

我一直想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当上站点主管的。可惜,我问了所有与他有过交际的人,似乎没人知道他的秘密。但我会知道的,我相信我会的。

“他觉得还能瞒多久呢。”

我愉快地想着,一边打开了我的饭盒。随后我惊诧地发现,里面被放入了一张字条。我当即意识到了问题:只有高级奇术才能做到这一点。而那个混蛋,很明显,是一名最高级别的奇术师。

这个混蛋…

无疑是他。我不想多看一眼,直接把它丢进了垃圾桶,随后若无其事地开始吃我的午饭。下午,我遇见了他,他那张挂着笑容的脸上无疑写着探求,我没有理他,但他似乎很迫切地想与我交谈。

“你…考虑好了吗?”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肯定是与那张字条有关。他居然指望我会看他那肮脏的字条?

他似乎以为我还没有考虑好。

“我希望你快告诉我。”

我依然没有开口。我看着他的瞳孔,一只是红色,一只是蓝色。它们仿佛也有情感一般,热切地注视着我。

“那好吧…你可以再考虑一天。”说罢,他转身,带着他那恶心的笑容在走廊尽头消失。我站在原地,思考了很久。

最后,我把那张字条又找了出来,展开仔细读了读。

那上面写着,“你愿意与我交往吗?”

第二天,我找到他,给出了我的答复。

“不。”

他的笑容好像凝固了几秒,随后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

我注视着他的背影。

他怎么会如此痴心妄想…但我得承认当我回答不的时候有些犹豫…越想越乱…他的轮廓…

近来我似乎越来越注意观察他了…除非…

4.

平常的日子,安静而又祥和。除了那些噩梦以外,它们我必须独自面对。

那些噩梦的场景开始反复,永远都是在那里…Site-CN-00 右翼走廊,第三个收容间。

我尽量不去想这意味着什么,但我检查过了多次,不可能存在收容突破的风险,那里面收容着的那个异常,近来从来没有出轨的举动。

但我有一点担心。我太敏感了,是不是?

还有那个女研究员,站点副主管。她对我的笑容似乎很有意见…也许吧。

我给她写了一个字条,大概是为了博取她的芳心,失败了。打那之后,我死心了。也许她不可能被我所拥有,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妄想。

如果我知道她会拒绝的话,我也许不会用这种方式吧。

我怨恨我的愚蠢,连如此显然的迹象都看不出来。她讨厌我,这是很明显的,我身无长处,这也是很明显的。她…做出这个决定…也许本该如此。

看来她也如此认为。

我疲惫地转身,汇入走廊里的人群。有人向我问好,我勉强微笑着回应。

这是我的宿命。

当她对我说出那个“不”后,她从我的宿命里分离了,从此她只是一名过客。

两个人的生活会比一个人的生活好吗,我不敢去想。

又做噩梦了。又是那个地方。无论多少次,我没有找到解决噩梦的方法…她会知道吗?

我看见了她的面庞。梦里,她在救我。但她也死了。也许她在心底里还没有完全抛弃我…我最后安慰着自己…可惜,一切都成为过去了。

我不敢想象明天我该怎么见她…说到底,还是我太愚钝,太胆怯了吗…她会原谅我吗?我想不会,毕竟平时她就那么厌恶…

我真想死在梦里,可惜事与愿违。

我最近老想她。她会喜欢被惦记的感觉吗…

-2.

她赶到时,火光已经铺平了一整个 Site-CN-00。她清楚她来晚了。

她的脑海里不住地掠过他微笑着的侧脸。

烈火在熊熊燃烧。

5.

距离上次的字条事件过去了两周,他变得有些奇怪,似乎是自从我拒绝了他的交往申请以来。这让我感到愉悦,因为他终于开始因为我的拒绝而感到困扰,要放在以前,他对我的任何回答都满不在乎。“我终于能对他的人生轨迹做出一些正面的影响了,只不过方式有些新颖”,这个美好的念头在我的大脑中萦绕了几个钟头。

就在昨天,我甚至还撞见了没有微笑着的他。他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默默地走着。他的眉毛拧成一个可笑的“一”字,念念有词地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我感到愉悦的同时,也感到蹊跷,于是问了问旁边的研究员。

“真奇怪,他今天居然没有笑。”

“他平时也不是每时每刻都笑啊。就我而言,我遇见他的一大半的时候他都没有笑。”

“是吗,真奇怪。以往我遇见他的时候他都在笑。”

“哦…你说他会不会是喜欢你啊。”

“他昨天还给我写字条…我拒绝了,他这种人…”

“你拒绝了?”

“是啊。”

“他可是很优秀的…比你想得要优秀。”

“真的吗?”

“哎…你真该去他的办公室看看,堆满了证书、奖章什么的…还有他订制的那些收容方案…你不是经常提交报告吗?你没看到过吗?”

我愣住了。

我没有回答她,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的办公室的门。突然,门打开了,他的头伸了出来,对我笑了笑,随后门又关上了。

他好像听到了我与她的谈话。

无论如何,我不能一个上午都在这里站着。我步履匆匆地离开了这里,回到了我的办公室,以至于忘记了我要弄清楚他为什么可以当上主管。也许在潜移默化中,我也以为那是理所当然的了。

那天晚上我没睡好。第二天,我也没有精神去工作。

我不住地回忆起他的脸,那个恶心的微笑,似乎也不再那么恶心。他对我掩盖了什么…他怎么这么傻…让我留下这么个印象…

我一整天想着他,为什么?我在心底里回答了我自己的这个问题。

除非…

6.

又是噩梦。我的精神力已经所剩无几了。我实在无法忍受在一天的劳累过后甚至不能拥有一个完整的睡眠…那简直…糟透了…再加上她拒绝了我的…哎。

我简直不敢想,我这惨淡的人生。

我实在没有勇气告诉她我的真实成就…我是个懦夫。我不想让她看见,我担心她会因此而尊敬我…这是我最害怕的,也许就现在这样都要好些。

终于走进办公室了,如释重负地关上门后,我又一次陷入了那种恐惧,直到门外有聊天声响起。

我听出来了,一个是她,另一个是一位我不熟悉的女员工。

“哎…你真该去他的办公室看看,堆满了证书、奖章什么的…还有他订制的那些收容方案…你不是经常提交报告吗?你没看到过吗?”

一声轰鸣,我仿佛被雷击中了般。她知道了。

其实她早该知道了,另外的员工怎么也看见过我的办公室内的景象了。我没有办法禁止他们讨论我的办公室,对吧?但我不应该逃避下去了。

我鼓起勇气,把头伸出门外给了她一个微笑,不知道她会怎么想,但这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仿佛一块负担终于被卸下。我胜利了。

那天晚上,我没有做噩梦。仿佛即使是死,我也已经没有遗憾了。“死亡,对于勇者来说只是一场冒险…”是谁来着…

唯一一个阻止我去死的原因,大概只是她…我终究还是放不下吗。

也就是在那一晚上,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责任和爱情,我会选择哪一个?我没有想好答案,因为我已经昏昏睡去了。

但很快,我发现,我需要做出回答。

-3.

情不知何处起。他发现了他爱她,她发现了她爱他。尽管她拒绝了。

两个人坠入了爱河。

他们沉浸其中。

7.

一切都是那么突然。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因为任务原因离开了 Site-CN-00,但等我回来后,发现 Site-CN-00 已经成为了一片火海。

我僵住了,随后发疯般地冲了进去。我看见了无数的异常突破收容,几具尸体躺在我的面前。但我只想找到一个人,只想找到那个我曾经百般躲避,拒绝了交往申请的人——Roger。

似乎站点里没有留下一个人——除了站点主管。我清楚他会待在站点里的…他一直都是这种人…

我第一次发现他的名字居然这么顺口。

我在无数个走廊呼喊着他的名字,没有人应答。只有无限的燃烧声和咆哮。

我怨恨他为什么没有给我解释这一切。我明白了他想让我调离的原因。他难道以为我会离开这里?他从来没有对我提过这一切。而我,只能无知地在火海里寻找他的踪影。

一切都是徒劳。

我好像跌倒了,好像再也没有睁眼…

我似乎沉入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是光明的,只有我和他。我好像和他一起在微笑——他只对我永远微笑。我爱着他。他不能这么离我而去,这…这太自私了。那个世界里好像没有其他的事物…只有我们两个人…

梦境幻化了。

他飘走了。

我无助地在地上呼喊着他的名字,他抬头看着天空,飘走了。

我在梦里倒下了。

他离开了我。

我后悔我拒绝了他,要是我早知道他真实的成就…我恨他。

8.

在我踱步到站点右翼走廊,第三个收容间时,我发现了问题所在。

那个异常,正在里面痛苦地扭曲着自己,似乎快要破裂。突然一声炸响,我看见收容室的门被炸开。没有人经过这里,没有人发现这里的异样,就连本应在此的安保人员…毫无踪迹。

我明白了。

收容失效。

我回想起她接受了一个任务,完成至少需要三个小时。她现在还在外面吧。她不可能及时回来,这样的话,让我一个人在站点里死去,默默地,也好。

它开始尖啸,我明白我必须做出抉择了。

逃跑,还是面对?

我记得当她走出站点大门时,我无言地看了她最后一眼。

她的背影…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这一眼,就是告别了。

责任和爱情,我会选择哪一个?

也许我与她之间从来都没有过什么情感,但我希望她明白,我也知道她明白。

我向它开枪,同时拉响了收容失效的警报。就是这五秒钟,我失去了我逃跑的时间。迎接我的是黑暗,而她的未来是光明。再见了。

站点警报响起了。我回忆起了我的过去,和她的一点一滴。初见…相识…相恋…直到最后…她会看见新一天的黎明…可惜我不行了…真有些嫉妒…但那是她应得的…希望她能想起我吧。

它走——或者更像是滑行——了过来。

我看见了最深最深的黑暗。

这是最后的告别。我头朝下坠落了下去。

“我失去了你,和我的一切。”

-4.

她讨厌他,这是必然的。

谁会想到最后她会爱上他呢。

河流总会有些涟漪的。

9.

我参加了他的葬礼。

我注视着那一方矮矮的坟墓,里面安睡着一个男人。他此生过得没有遗憾。

我不能相信这一切这么快发生。

我哭了。泪水打湿了黑色的土壤。

然而这就算是告别了。

我想起了往事…多么美好。可惜,一切都成为过去了。他的笑…

我,是下一任站点主管。当我站在他曾经的办公室里,一切似乎都回来了。可惜,已经永远告别了。有时我甚至嫉妒他的死,抛弃了我孤零零地在人世间。

他不是懦夫。他是我见过最勇敢的勇者,带着深沉的爱。若不是它,整个站点会毁于一旦。他拖住了那个异常,为特遣队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当它倒下时,他的尸体奇迹般地完好无损。他死了,而他的尸体就像仿佛是熟睡般。我最后才从一名研究员的嘴里得知他总是做噩梦。现在,再也不会了。

我没有忘记他。“我的心好像缺了点什么”,我总是会这么想。

又到了黑夜。我看着黑暗淹没了 Site-CN-00。

我在每一个日出里想起他,于是又迎来日落。就像潮汐一般,来了,又走了,永不停留。

那么自然。

-5.

他与她初见了。

他是主管,而她,是副主管。

一切起源于一次不美好的见面。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