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刹车片一样
rating: +16+x


2021年2月21日,中国,北京
Site-CN-02,临时司令部


“你好像有心事。”

礼堂会场的一角,一名西装革履的贵宾来客走向了一位蹲坐在墙角的男人,后者正在从墙角一个瓦楞纸箱子里翻东西出来看,翻出来的东西无外乎福字灯笼一类的信念装饰物。

“那可不,”男人苦笑了一下,“本来想着回老站点过个年的,结果碰上这么大个事。这现在别说过年了,人心惶惶那怕是随时可能命都丢了。”他指了指箱子里的过年装饰品,“这些本来是站点的同事们挂在这个礼堂里的,结果还没用上呢,这里就被征用了,装饰都是连夜拆下来的,你说这都算什么事啊。”

“现在01站点被毁,02站点也就被选做了临时司令部,还真是辛苦你们了。”贵宾点了一下头,伸出右手。“中国区伦理道德委员会主席,喊我Dr.Re-spectators就行。”

男人一听,赶忙站了起来,握住对方的手。“艺术作品调查组组长Stse,幸会幸会。不好意思,没认出主席你来。”

“认不出来很正常。我想,你们骂伦理道德委员会的时候,估计也不会去查一下他们都有谁吧?”

Stse连忙摆摆手。“主席你说笑了,说什么骂不骂的那都是坊间传言,没人真会对你们有这样的想法的。”

“坊间传言才是最真实的言论啊。”Re-spectators若有所思地说道。“另外喊我Re-spectators就行,不用什么主席不主席的。”

他看了看Stse略有停顿的表情,补充道:“据我所知,您可是我的长辈。”随后才得到Stse略带诧异的轻微点头同意。

“那么,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Stse问道。

Re-spectators环顾了四周一圈,显然是确认了一下四周没有其他人。“你就当是找你聊天吧,不过实话实说,现在不管聊什么天恐怕都没法绕开这件天大的事了。”他叹了口气。“如果我没记错,你的小组是直属O5指挥部管辖吧?”

“职能归属上是这样没错,接受十二生肖议会领导。不过落到实处他们反而没怎么直接管理,毕竟太忙了,而且我们也不是核心战略目标相关的工作组。所以一般是他们下达任务或者方针,具体指挥就是我自己干了。”

“嗯……那多多少少说话方便一点。”

Stse的眉眼之间已经隐去了那种见到高一级人物时的紧张,完完全全被专注同时又莫名其妙的表情所替代。“欸?请问您能直接点明是想要说什么吗?”

“怎么了?我的语气让你觉得有问题了吗?”

“你也知道,我是在外搞调查的,基金会里基金会外都转悠。可能略有冒犯,但实话实说,你的语气让我想起了那些准备接头的异常毒贩小马仔。”

Re-spectators嘴角一下勾起戏谑的弧度。“挺有意思的比喻。”他就这么放任嘴角的弧度自然扩大,同时又扭头四周看了一眼。“不过显然拉帮结派在这个会议上可不是什么稀罕玩意。”

重生计划是基金会的一场时代变革,本来就这件事便足以让那些高层人员嗅到时代的风向变化,进而采取行事方式上的改变。再加上现在出现了如此严重的事故,每个人都成了惊弓之鸟,只怕自己在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成为敌人的盘中肉或眼中钉。

而敌人,哈,谁都知道敌人是谁,却没人知道谁不是敌人。

“这么说,我猜对了。”Stse说道,而Re-spectators并没有否认。“那不妨坦诚一点,你是想要我的协助,还是想要我的沉默?”

“坦诚?阿这,大可不必这么无间道。不过既然寻求合作,倒是我确实应该坦诚一点。”Re-spectators收起了嘴角的弧度。“现在全基金会上下都在寻找自己在这场危机中的定位,以及属于自己的危机应对方式。有的人自此更向组织靠拢,有的人则开始拉拢小圈子,有的人开始强推异常武器化提案,有的人则更加坚定异常强权控制的概念,有的人一门心思想要审判这件事情中的相关组织,有的人却开始主张和他们在让步和协商的基础上达成战略平衡,更有的人……”

Re-spectators止住了话头,Stse则替他说完了他没说完的话:“更有的人本身就是叛徒,没错吧。”

严肃是此刻二人脸上唯一的表情,让空气中的空调送来的暖风也就此漏掉了半拍。

Re-spectators深深地叹了口气。“Site-CN-01的位置被暴露本身就是极为严重的泄密情况,居然还遭到了灭顶之灾,更不要说全国模因异常爆发和随之造成的人手牵制了。这是全局战略级别的泄密,绝非一两个内鬼所能做到的。这要是说起来,大概半打O5议会全部叛变才能造成这种情况——”

“而这在历史上不是没有发生过。”Stse再次接上了Re-spectators止住的话。Re-spectators点了点头,二人默契地没有说出那个大家都知道的基金会之痛。

“高层人员的历史学得都不差,知道的也更多,这就更加加重了他们心头的疑云。”Re-spectators摇了摇头。“罢了,我们也不必草木皆兵,不然什么事都干不下去。叛徒还是交给ISD去处理吧。”

“但至少你不是满不在乎。虽然我不清楚具体有什么用,至少你还是来这找上了我。”

“哈哈,不好意思,确实是这样。”Re-spectators双眼略微眯了眯,顿了一下喉咙。“总之现在有人在调查外部威胁,有人在整合内部力量,而我和伦理道德委员会的职责就是看管好他们的度,让基金会不至于在危机中因为自身的用力过度而丧失理智。更重要也更为可能的是,不能让基金会因为威胁的产生而丧失自己的良心。”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给那些主管去说,甚至于下达行政命令?这不会有任何不妥,不是么?”

“我会说我会说的,别急。但是形势严峻且多变,多一份力量就是多一份保障,更何况本身我能牵线搭桥起的力量就很少。”

Stse陷入了沉默。沉默了很久,起先是在考虑眼前这人说话的可信度,然后考虑起来自己处事的处境,最后变成了等待Re-spectators的进一步说辞。可不论他沉默多久,Re-spectators都同样保持着沉默看着他。

“然后呢?”反倒是Stse先忍不住了。

“嗯?什么然后?”

“不是你们一贯风格吗,在劝人的时候,应该都会在对面沉默时说想想接下来找上来的其他人,或者想想接下来你们会找的其他人。用不确定性以及潜在的更多人的身家性命为负担,给谈话者一个施压,来让对面觉得自己要么是保护更多人安全的最佳选择而做出牺牲,要么就是现在做出的是最佳选择并且能够永绝后患。”

一抹微笑挂上Re-spectators的嘴角,却完全没了刚才的戏谑,只剩下惨淡。“那种施压不是我们的行事风格。伦理道德委员会不会道德绑架,迫使我们做出选择的原因只会有一个,那就是迫不得已。”

“有点意外的回答,”Stse承认说,“不过我能判断出来这不是你的违心话。那么,如果我现在认同了你,你会给我安排什么任务?”

“不不,没有什么安排一说。再怎么说你也是一名高级人员,一支O5直属工作组的领导人,我于情于理都不会直接给你下命令。”Re-spectators似乎对Stse的回答感到一丝意外。“说实话,我最初想到的可能性最大的情况,就是能让你答应不帮助对异常艺术领域全面掌控甚至清洗。至于怎么做,我们不是隶属关系,可以一起商量。”

Stse想了想,用手扣住了下巴。“既然这样,下一步小组会向Site-CN-71开展工作,届时我希望伦理道德委员会可以帮我营造针对这个站点的政治态势。”

“71号站点?为什么?”

“在神州大地上和异常艺术家们打交道,”Stse拿出了一份地图,一份不止于香港的超自然地图,“如果不考虑香城的存在与意义,那其他任何工作基本上等于零。”









重生计划 – 中国结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