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勇者大战剧组大魔王
评分: +52+x
blank.png



某市郊外


幕布缓缓拉开

略显老旧的舞台无言地匿于朝阳的光辉之下,剧院内四散的座位也被拭去灰尘,等待着它们的新主人再次落座于此处,已许久不曾进行过的展演即将为这座剧院注入生命与灵魂。

LG缓缓地登上舞台,扫视了一圈,又将目光投向一旁拉开幕布的男人——这所剧院的前所有者。

两人在之前进行了非常愉快的长谈,而讨论结果也令LG十分满意:剧院虽长年弃置,但却整洁如初;舞台的改装效果也令他非常满意,而且价钱在熟人的介入下也被调低到了一个还算能令人接受的范围……

“啊,新生活就此开始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看到我的剧组在此地登台演出了。”LG举起双臂,仿佛要尽情拥抱整个剧院,“这座舞台就是我崭新的起点。


千里之外的剧组


皇后正抱着一桶爆米花,她面前的魔镜正播放着LG的一举一动。

一名身着白袍的年轻男子正坐在皇后身边,兜帽恰好遮住了他的容貌,自打他加入剧组的那一天起便无人知晓他的姓名,在这里我们姑且以“()”来指代这位无人知晓其身份的神秘男子。

“真的没问题么?”()看向魔镜里LG的身影,“我们不用去找他?”

皇后咽下嘴里的爆米花,将头转向():“我们现在过去只会为他的那部分剧情掺杂不稳定情节,现在还不是我们上场的时候。”

“基金会那边呢?”()搬张椅子坐下,“他们有什么行动么?”

“这就是最有意思的地方了。”皇后起身将爆米花放在一旁,然后轻点了几下魔镜。

“你可要好好看看他们所筹备这些的内容,精彩程度可不亚于我们敬爱的导演。”皇后在书桌前坐下,“我去准备接下来演出的剧本了,导演不在可不代表剧组就要停产了。”

魔镜映出了基金会某站点的景象————


SCP基金会,Site-CN-██


Misaka是一名普普通通的MTF-庚卯-91“剧院魅影”所属特工,繁杂的训练任务使她又一次的错过了午饭时间。而一桶静静躺在员工休息室的鲜虾鱼板面无疑是犒劳一日辛劳的最好奖赏。

轻轻撕开桶盖,调料包微洒,飞扬的粉尘使人的鼻子不由得生出痒意,一颗鸡蛋轻轻卧于面饼之上,只缺一份热开水便能凝聚这碗面的灵魂,也能使Misaka疲惫的心灵得到安抚。

在前往开水房的路上,Misaka路过了站点主管办公室,恰好看到了这样一幕——

“勇者啊,魔王LG已经破除了站点封印,从站点中逃离了!他越了狱,并在月色下逃脱了我们的抓捕!”克里斯蒂娜从怀中掏出一柄锐利的长剑,并郑重地交给Rinnosuke,剑刃在灯光的照耀下微显点点寒光。

“这是我们站点最好的剑了。勇者啊,带上它,去阻止魔王的阴谋,去封印魔王吧!”

“这正是我要做的,我不会让魔王的阴谋得逞,我必将不辱使命。”Rinnosuke接过利刃并将其挂在腰间,转身欲走。

“请等一下,勇者。”克里斯蒂娜叫住了Rinnosuke,然后从桌上拿起一份文件,“根据我们站点的记载与推论,魔王LG将会有三次复仇的机会。

他会向曾陷害他之人复仇;

他会向曾出卖他之人复仇;

他会向曾伤害他之人复仇。”

“勇者啊,魔王的复仇一旦开始便必定成功。所以你一定要在他的复仇开始前结束这一切。只有去腰斩他的计划,去将他带回来重新封印才能终结这一切。”克里斯蒂娜将文件交给Rinnosuke,“现在,开始你的旅途吧,勇者。”

勇者Rinnosuke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站点主管办公室,仅留下一个坚定的背影渐行渐远。

现在,勇者Rinnosuke的故事开始了。”克里斯蒂娜以咏唱调结束了这段并不寻常的对话。

而在门外看完这一场闹剧的饥肠辘辘的Misaka,决定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抱着桶面转身继续前往开水房。


LG的室内舞台


被一扫而空的面桶中仍残留着面汤的余香。

LG畅快地喝光鲜虾鱼板面桶中的最后一口汤汁,随手将泡面桶塞进垃圾袋中。

他穿上整洁的外套,拎起垃圾袋从剧院后门走出。

秋日明媚的阳光洒在他身上,让他感觉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他拾起放在门口的扫把,随手将落在门前的落叶扫成一堆。

“真是个好天气啊,正适合去采购改造舞台的道具。”LG将垃圾袋扔进垃圾桶中,“去他妈的基金会和复仇,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不能享受当下时光的艺术家自然不能创作出令人满意的作品。”

他哼着歌,漫步在街道上,享受着阳光洒在他身上的温暖。

可远处传来的呻吟却打乱了LG的思绪。他扭头向声音的来源看去——一位衣衫褴褛的老流浪汉正蜷在街道边。

LG来到老流浪汉身边蹲下,将一张钞票放在他面前的破纸箱里。

“老先生,我是一位剧作家。”LG平视着老流浪汉的双眼,“如果不介意的话,能跟我讲讲您的故事吗?”

“剧作家?小伙子,现在可没几个人看舞台剧喽……”老流浪汉尴尬的笑了笑,“唉……我的老伴很早就过世了,我一个人把儿子拉扯大。现在我老了,没用了。那个白眼狼,居然把我赶了出来,我又无处可去……”

老流浪汉说到这里早已哽咽地说不出话,眼中淌出两行热泪,他从怀中掏出一块略显脏乱的手绢,擦了擦脸颊。

“这就是我的故事了,希望能对你的创作有所帮助,年轻人。”

LG思考了很久,最后又拿出几张大额钞票放在老人手中。

“老先生,您知道附近有一家废弃很久的剧院吧。我买下了它,您过几天可以去那里找我,我会给您一份工作。”LG推开老流浪汉回绝钞票的手,“我并非出于施舍之意,我们也很缺人手,尤其是勤杂人员。只是最近实在没办法让其他人进入那家剧院。所以您先用这些钱换身衣服,洗个澡,在附近住上几天好么?”

LG起身,向远处走去,但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回头继续对老流浪汉说:

“不过我过几天可能会被迫离开那家剧院,我的剧组会接管它。您到时候对他们说自己是导演安排过来打杂的就好。”

LG继续漫步在秋日的街道上,但他现在感觉不到阳光洒在他身上带来的暖意了。


千里之外的剧组


“这次《百年孤独》的剧目反响不错。”皇后手里拿着一卷羊皮卷看向(),“你感觉怎么样?”

“确实。”()点点头,“不过‘香蕉公司大屠杀’那部分使用的特效这么逼真没问题么?”

“我们用的可不仅仅是特效……不过问题不大。”皇后抬手在魔镜上画了一个特殊的符号,“观众们可不会在乎这些‘背景板’。他们在乎的是这个‘事件’,懂了么?”

皇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我需要专心研究卷轴做出的预示。”她将羊皮卷铺平,“不用管我,你继续监控他们。”

()搬来一张椅子,坐在魔镜前。

魔镜映出了基金会某站点的景象————


SCP基金会,Site-CN-██


主管办公室内,克里斯蒂娜眉头紧锁,侦查小组刚刚发来报告:LG的行踪已经被发现。

“我还以为我们还得找挺久的。”克里斯蒂娜阅读着资料,“毕竟我们当时根本查不到基金会失去的经费动向,这可是为数不多的能进行反追踪的途经之一。”

“这挺正常的。”研究员Lost打着哈欠,与往日一样轻啜着那杯似乎永远也放不下的咖啡,“基督山的财富本质上是无主的,而且只有唐泰斯一人能找到。当我们站点的经费在概念上变成基督山的财富时我就不抱希望能查到啥动向了。”

“所以从理论上来说,当魔王LG重新出现在我们眼前的那一刻,就是复仇之时。”克里斯蒂娜用手中的资料重击了昏昏欲睡的研究员的头颅,“但是勇者和他的勇者团是一定会阻止魔王的阴谋的。”

“我是难以想象这么神经病的方式居然会有效果,而且这很有可能只是个巧合。”Lost以空手接白刃的姿势接过资料,“嗯……勇者Rinnosuke显然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所以说这份交通记录大概率是LG伪装成Rinnosuke留下的痕迹。”

“不过话说回来,真的有必要去专门对付剧组吗?他们几乎并未表现出任何对基金会的不利倾向。”

“我们的主要威胁可是基督山伯爵将要执行的三个复仇。”克里斯蒂娜又拿起一份文档,“剧组充其量就是个异常艺术社群,无论是以我本人的意见还是依照上面的指令都倾向于将LG这个危险要素进行排除。”

“所以你们纯属没事找事……我去联系勇者,让他赶紧去魔王城腰斩魔王的阴谋了。赶紧结束这荒唐的闹剧吧,搞得我们就像一帮玩语言Cosplay的中二病一样。”Lost喝干咖啡,转身离开了主管办公室。

“我觉得挺好的啊……”克里斯蒂娜一个人开始了自娱自乐的幻想,“我,克里斯蒂娜,SCP基金会最为伟大的贤者!在我的祈愿下,我的人民一定可以打败勇者……啊不是,我们一定可以打败魔王!”


千里之外的剧组


“别乱动了,他们准备对LG动手了。”皇后阻止了()的操作,并将画面定格在LG的室内舞台上。

“主要是基金会那边好像要出动了,然后咱导演还在那里玩舞台。”()挥舞着手臂试图解释,“我们真的不用过去么?我能感到LG和‘唐泰斯’的联系越来越弱了。”

“不需要,还不到我们出场的时候。我们在这一幕里只能老老实实看着,就算过去也会被各种意外而拖慢行程。”皇后拿起羊皮卷,“不过话说回来,你这种异常性质倒是蛮罕见的啊,能将姓名和相貌逆模因化我感觉还是蛮方便的。”

“连魔镜都没办法留下我的姓名。”()看向魔镜,“Rinnosuke与流行文化中的勇者联系越来越强了,照这么下去LG还得被关回去,真的没问题?”

“别忘了冉阿让可是有越狱失败的剧情。”皇后抚摸魔镜,让魔镜上映出的画面流动起来,“来看看LG又能给我们整出什么新花样吧。”

魔镜映出了室内舞台的景象——


LG的室内舞台


LG乐呵呵的坐在舞台中央,操纵着舞台一节一节的升起,最后变成一座阶梯。而LG正坐在阶梯顶端。

他将放在一旁的弯刀举起,尝试操纵灯光聚焦在他身上。

“可算成功了。”LG喜悦的挥舞着弯刀,“这才是我想要的舞台。”

LG再次挥舞弯刀,阶梯两侧升起了一座座烛台,剧院的气氛愈加诡异。

就在面带笑容的LG正兴致勃勃地调整舞台时,剧院里突然闯入了一群不速之客。

勇者和他的挚友们终于抵达了魔王城,他们将直面魔王并完成他们的使命。

勇者环顾四周,最后仰头发现了坐在层层阶梯之上的魔王。在四周光芒的衬托下,眼前的魔王散发出一股至邪的王霸之气,他傲慢地俯视着台下的众人。

Rinnosuke快步跃上舞台,并拔出腰间的利刃,半数灯光从LG身上转移,聚焦在勇者身上,利刃绽放出了凌厉的寒意与杀气。

“魔王啊,魔王啊!你这危害人间恶贯满盈的魔王啊!”勇者高举利刃,剑指魔王,“你犯下的罪行即使是魔鬼也会自惭形秽,你身上的罪孽即便是恶神阿里曼亲至也会退避三舍!”

灯光汇聚在阶梯上,一条光明的大道从勇者脚底铺向魔王。魔王身上聚焦着的灯光正一盏盏熄灭,他的身影也越加黯淡。

LG看了一眼手里的弯刀,又看向那沐浴在光芒中的勇者。他早已预料到了此刻不尽人意的剧情展开。

“这场景真熟悉。”LG面无表情地思索着,“简直一模一样,完美复刻。”1

魔王叹了口气,随手挽了个刀花,起身俯视向勇者,以高昂的声音唱道:“这该死的命运啊!我本已放弃复仇,我本应享受我应得的生活!但是这命运不允许!奥尔穆兹德不曾垂青于我,这苍天更是冷眼相待!”

魔王将手中的弯刀猛地插入阶梯,震动了整座舞台。燃烧着的烛台纷纷倒下,在阶梯上燃起了熊熊烈火,烈火辉映着魔王愤怒的脸庞,火舌舔舐着勇者的身影。魔王自然不会对他所唤之火焰生出惧意,而勇者也不曾停下他前进的脚步。

“既然这苍天让善人得不到好报,那便让正义代行这天道,让众生得到公平的审判。维尔福2,既然命运驱使着你来到我面前,那么我爱德蒙·唐泰斯的复仇便从你开始!正义将审判你的罪孽!我将拉开我复仇的序幕,而众星将为我见证你灭亡的命运!”

烈火中突然飞出一只巨蛾的虚影,它冲出剧院向着太阳飞去。飞蛾的影子越来越大,天光开始越来越暗,众星逐渐降临在天幕之上。

来吧!让这续续拉开的幕布,见证我的复仇之途!

LG立于阶梯顶端,俯视着正在一步步登上阶梯的Rinnosuke,嗓音由高昂转至低沉: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遭遇如此不公?我何时伤害过他人?我何时危害过社会?”低沉的嗓音突然升调,“但你们!你们这些可耻的自私的小人!你们互相勾结将我送进死牢!我必须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你充斥着罪恶的计划我早已看穿,你口中苍白的辩词更是无法动摇我的心。魔王啊,放弃抵抗吧!你那苍白无力的话语根本掩盖不住你心中那呼之欲出的肮脏的罪恶。”勇者在烈火中坚定地迈向顶层,他唯一退路的光芒正逐渐被火光吞噬。

“我有罪?我犯了什么罪呢?我心怀罪孽?我怀着什么样的罪孽呢?”魔王轻声低颂着,然后声调骤然高昂,“善人不曾行过与言行相悖的罪行,而这恶人竟为一己之私无耻的给他人断下罪名!苍天啊!为何你不愿怜悯这世上的善人!神明啊!为何你让这世上的恶徒猖狂至此!
不!毋需苍天!毋需神明!正义自会替我挥下这制裁的铁锤!”


烈火簇拥着LG,重新照亮他的身影。Rinnosuke身上聚焦着的灯光一盏盏熄灭,但他不曾停下脚步。

每个人都生而负有原罪!Every man is born in sin魔王啊!你的命运便是重新被我封印!为何连苍天也不愿怜悯你!只因你身上背负的罪孽即便是耶稣也难以赎清!”

刀剑交错,二人挥动着手中的武器,挥洒着体内的鲜血。鲜血在烈火中消逝而刀光剑影却在火光中更加璀璨。恢弘的交响乐在舞台上响起,烈火燃烧的声音在空气中炸响,二人交错的身姿在刀剑相碰的清脆响声中舞动。

“Rinnosuke,你为何要如此穷追不舍,你应当明白我不曾做出伤天害理之事。”

“我的职责是维护基金会的法则。LG,跟我回去认罪!”

我的旅途还没有开始!My race is not yet run我绝不会束手就擒!”

“那我就只好采取暴力手段了。LG,你没有权利与我谈判,放任你自由行动终将招致祸端。没人能预测你的‘戏剧化’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这种不可预测,不可控甚至影响范围未知的异常性质,无论是再低的风险,一旦乘以七十六亿的基数,都将是灭顶之灾。”

Rinnosuke手中的剑刺向LG的腰腹,但LG灵活地躲开这一致命的攻击,挥动弯刀直劈Rinnosuke手腕,将他手中的利刃击入烈火之中。

LG却没有乘胜追击,丢下手中的弯刀,与Rinnosuke互换身位后捡起被烈火炙烤过的利刃,将Rinnosuke推向阶梯顶层,而Rinnosuke稳住身子后捡起弯刀转身继续与LG对峙。

“Rinnosuke,现在回去,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你我二人的宿命唯有死亡。”

LG瞪视着立在阶梯顶端的与自己对峙的Rinnosuke,继续以高昂的声音唱道:“你这恶人!命运将你送到我面前而正义令我审判你!你这卑鄙的自私的愚蠢的小人,我复仇的怒火将在正义的指引下将你燃烧殆尽。”

火舌舔舐着LG手中刀锋,灯光亦聚焦在手中利刃之上,让这利刃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Lost看向换位的LG和他身上聚焦着的璀璨光芒,一切尽在计划之内

“克里斯蒂娜,等我统一指令,命令各火力小组自由开火,注意重点攻击抓捕对象“魔王”和舞台上的异常聚光灯。”

眼看着舞台上的二人即将交锋,Lost深吸一口气,高喊道:“诛杀邪恶之王无需所谓骑士精神!大家一起弄死这家伙!”



星光Starlight聚焦在我身上,汇聚在我剑上。众星将见证这一切,见证这正义的审判,见证我复仇的开始。”LG在灯光的聚焦下,举剑刺向Rinnosuke。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观众的视线随灯光汇聚于二人之交汇点。

随即,宝剑相撞的脆响打破了这片刻的静默,唤起了整场演出的高潮之时。LG似乎即将迎来他初次复仇的最终时刻——

可剧情却在此刻戛然而止

一串密集的枪声犹如一记精确而冷酷的重锤终结了LG的幻梦。

灯光应声消失,烈火骤然熄灭,音乐戛然而止,舞台被无边的黑暗与死寂所吞噬。在黑暗中,LG身上绽出几朵血花,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利刃刺入Rinnosuke的臂膀。

“妈的还能这么……”

魔王残存的执念与不断流失的体力也只容许他发出这样一句反抗命运的低语。

魔王从阶梯上坠落,最后滚倒在阶梯底层并失去了意识。本应被击碎而熄灭的聚光灯此时又重新放射出耀眼的光辉,聚焦在他的身上——落败之王不会接受被勇者诛杀的命运。

勇者在黑暗中沉默地伫立在层层阶梯之上,凝视着从魔王身上的弹孔中缓缓流出的鲜血。

灯光再次熄灭,续续闭合的幕布将二人再度遮掩

心怀复仇之意的魔王再度被讨伐


SCP基金会,Site-CN-██ No.37人形收容间


伤痕累累的LG在人型收容间里缓缓苏醒,他正躺在床上慢慢梳理着自己刚刚经历的事情。

“有意思,用这种方式把我的剧本腰斩了一个。越狱失败了,还得因此加刑。真是令人苦恼啊。”

LG将身子一点一点地挪动到窗边。

勿盼,勿望,在视线下逃逸。Look down,look down.Don't look'em in the eye

勿盼,勿望,你将葬身于此地。Look down,look down.You're here until you die.

LG抬起双臂,迎向窗外的烈阳

烈日炎炎!宛如地狱之火照天明!The sun is strong.It's hot as hell below!.

勿盼,勿望,何苦二十年光景。Look down,look down.There's twenty years to go.

吾无辜者,恳求上苍回应!I've done no wrong Sweet Jesus,hear my paryer!

勿盼,勿望,却怪这老天亦无情。Look down,look down.Sweet Jesus doesn't care.

我知道他们仍在等待,我知道他们仍然忠诚。I know they‘ll wait,I know that they’ll be true.

勿盼,勿望,他们已将你遗忘。Look down,look down.They‘ve all forgotten you.

待我重获自由,你再也别想找到我踪影!When I get free.You won't‘’ see me here for dust!

阳光透过窗户聚焦于LG身上,他的歌声在房间中回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