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失败情景

世界末日K/O失败情景


行政拳击官瞥了一眼年轻的研究员的提案标题,皱起眉毛。

“世界末日K/O失败情景是个什么玩意?”

研究员咧嘴而笑,因谈论她的杰作而激动不已。

“任何使得打鲨鱼中心因完全而永久地无法完成使命而做出妥协的情景,先生。用专业术语来讲,就是鲨鱼赢了。”

“这是不是太宽泛了?”

“可能吧,但我们真的需要用一百万个子分类来告诉读者X会导致中心以某种特定的方式而失败吗?到最后,反正是鲨鱼赢了。”

“行吧。”他耸耸肩,“我承认,随着时间推移,那样会变得有点冗余。我会把这提案交给行政拳击会议的其他人,但我不保证他们会有所反应。”

“太棒了。”研究员面露喜色,“我冒昧地在文件袋里附上了一些不同的案例。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一些这个情景可能有的独特的出现方式。”

行政拳击官点头,注视着年轻的研究员离开。


"我记得坐在Site-71的餐厅,和战友一起吃着腌甘蓝和奶油玉米沙拉,终于我听到了有人大声发问,那在我们脑中黑暗角落里一直想知道的事。

要是它们不回来了呢?"

"只有丹佛的摩天大楼的尖顶还露出在海面之上,那是多年前被冲走的市民们的玻璃墓碑。在零星的独木舟中,一个穿着黑红救生衣的年轻男人注视着碎浪。当旭日照亮海面,他的心中涌上一股平静,尽管他并不知道水面下潜伏着什么。"

"SPC-172是一种被平民称作独角鲸的鲨类实体。"

"那就像是有人在死鱼里拉了泡屎后再在夏天的大太阳下晒了一周之后的味道一样。他脚周围的的肉都是黑色的绿色的褐色的。在我缝合创口处,长出了许多尖锐的、从皮肤里刺出来的牙齿一样的东西。它们把缝合线吃得干干净净,露出了破裂的创口,里面还有更多更小的尖牙。"


扫视完了案例列表,他再一次皱起了眉毛。

"SCP是个什么鬼?"

然后他叹了口气,继续殴打他的压力宣泄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