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容突破记录 案例 240-0 案件编号:████

特工・越前不仅是基金会的特工,同时也经营着基金会的表面企业。但是对于经营企业来讲,他的身体也未免太结实了。对于这个,他本人是这么说的“哈哈,读大学的时候稍微打过一点橄榄球啊。”当然,这是个掩盖故事。
那天,越前为了汇总报告书,前往Site-81██出勤。在Site-81██的办公室,每个星期都有一天用来制作报告书。虽然并不危险,但是对越前来说,这实在是一件有些无聊的工作。

“你说什么逃走了?”
在食堂遇到了同期的饭岛研究助手。
周围和吵闹的警铃声一起回响着收容突破的告知广播。从远处扩散开的低低的震动,恐怕也是因为正在隔壁关着的东西吧。越前不得不取消了在空空的食堂里吃一顿迟来的午餐的计划。
“所、所以说是SCP-240-JP啊!”
“哦,那个飞蝗…”“不是飞蝗,是稻蝗!…不对,是SCP-240-JP!”
越前一边“好吧好吧”地附和着,一边掏出了分发的便携情报终端。指纹认证,静脉认证,虹膜认证,然后输入了自己的ID和密码。
“这个手机真是方便啊。不仅话费什么的能报销,还十分好用。”“在录音中哦。”“我知道的啦。”
越前从便携情报终端…手机上调出了目标SCP的报告书,看了看特别收容措施。

应置于Site-81██的标准昆虫饲养设施中,在各个体互相隔离的状态下收容。应定期投喂并用肉眼确认状况,在发现异常的情况下应报告负责该项目的研究主任。任何情况下都禁止加害SCP-240-JP,此外也禁止对其的危险性质视而不见。

“就是这玩意逃走了啊。”越前摆出了一副接受不了的表情。
“在我喂食的时候…”饭岛也用一副接受不了的表情回答道。
“你啊真是………唉,算了算了,反正你待会肯定要被骂个没完,我就不讲了。”
气氛瞬间高涨了起来。越前不禁可怜起了饭岛。但是因为SCP-240-JP不会危害人的生命,所以或许也并没有这么糟糕。
饭岛表情沉痛不愿开口。越前并没有坏到对为难的同事落井下石的程度。
“啊啊,嘿,那个。大概是那个。不该说幸亏吧,在报告书提到的范围内这蝗…SCP-240-JP并不是容易死绝的那种喽?这么说吧,从这个角度来讲这不是什么严重的过错,吧?”
说不定会被调职。搞不好还会被降职。但是被立即处决的可能性还是很低的,越前在心里想着。
“是这样也说不定。”
饭岛的表情没有改变。大约3周前,饭岛还因为“我终于主管一个项目了”喜悦着,但是现在这份喜悦已然消失不见。
“别这么消沉!从现在开始挽回啊!不对回收吗?把这个当教训,以后你还是能够信任的嘛。我也会帮你的,好吗?”
“真的吗?”饭岛的反应十分快。“你说你会帮我的?”
“只在我力所能及范围内哦?你不要乱来啊?”
感觉到了危险。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总有一种讨厌的预感。
“那么现在开始说明。已经向上司反映了收容突破的现状,然后提出了让收容部队进行再收容的请求,但是因为收容部队现在正在处理其他的项目,赶到这边需要时间。但是因为SCP-240-JP在性质上造成破坏的危险性并不是0,所以请求让距离最近的特工进行协助,在你的终端上应该已经显示了吧?”
“哦哦,来了来了,这什么啊。”
“正是时候。”
恐怕是因为讨论花费了时间吧,饭岛说。
“当然我会在再收容上尽全力的。所以希望你来帮助我。”
但是呢,越前欲言又止,“这只是普通的业务吧?我只是普通地按要求来到这里,碰巧普通地在这里的我,普通地进行协助吗?”
正是如此,饭岛同意道。“或许你的协助并不能改变什么。但是又或许能改变什么。不试试看怎么能明白呢。”
虽然说得有些冠冕堂皇,但是事实上还是想表明“尽力”。只是,不想像待宰的羊一样在房间的一角发抖吧。
“话说回来,逃走了几只?”
“你要帮我找吗!”“行了行了,到底几只?”
饭岛沉默了。“事到如今你在干什么!”越前催促着。
其实啊…饭岛开口道。


越前坐在食堂的椅子上望着天花板。周围散开着几名特工,正在搜寻SCP-240-JP。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产生疑问吧。
越前模糊地回想着饭岛的发言。

“0只。”“啥?”“所以说是0只啊!”
突然这是演哪出。越前十分狼狈。面前的人因为罪恶感和紧张感的压力坏掉了。越前在一瞬间理所当然地这么想道。
“OK,好吧。那我这么问你。“逃走了几只”“从几只”“变成了几只”?”
数学,单纯的数学。
“当然是“逃走了0只”“从0只”“变成了0只”啊。”
回答也很单纯。
“你的问法还真是奇怪。”甚至被这么说了。
感觉到这和吵架差不多。真是讨厌的预感。
当初读SCP-240-JP的报告书时就感到了“恶心”。
恐怕正是因为这个。

“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仍然在食堂搜寻SCP-240-JP的其他特工,越前自言自语道。
“哦,你怎么在这里越前老爷。”“啊,小平。”
说着“你嚎—”一边晃着手走近的是同事特工平坂。因为所属同样的表面企业,经常和越前一起工作。虽然论基金会资历是越前的前辈,但是因为比越前年轻,所以总是称越前“老爷”。
“没怎么,因为要在办公室做报告书所以到这里集合来了。”“那真是灾难啊。”
没有必要连同期的失败一起转达。于是越前浮于表面解释了一下情况。
“小平也是来这里?”
“差不多吧”平坂回答,“因为营业才到这里,然后手机就响了。比起表面工作这再好不过。”
那是那是,越前表示同意。
“老爷你在这里偷懒真的好吗。”
“本来就不好也不坏吧,你读了SCP-240-JP的收容报告书吗?”
“当然读了。邮件也仔细读了。”
“假的吧这个。”平坂在越前问为什么之前就开口说。
“假的?”“对对,假的。说起来啊,“0只SCP-240-JP收容突破,请求再收容支援”这种请求本身就很奇怪。0只到底是什么嘛。”
关于这点越前也同意。直接问饭岛关于收容突破的事也只能认为“啊,这家伙疯了。”
“但是为什么要公布假情报?”
也是啊,平坂表示同意。
“就我的想法而言,这个报告书不是假的,大概是以几级以上安全权限访问的话才能看到全文,所以增援请求也是和这个相应的。”
如果报告书和增援请求上所说明的SCP-240-JP是假的,但是仍能让只能访问这个假情报的特工去搜索的话,对象不可能是致死性项目。
这样说得通。但是,什么被蒙蔽了。
“嘛,所以说就是这么回事,我也赶紧开始再找找看吧。”平坂一边说着,一边像来时一样晃着手走了。
平坂说报告书的说明是假的,其实SCP-240-JP的实体存在,而让只能访问这个假情报的特工去搜寻说明这不是有致死性的东西。
但是,恐怕。
恐怕并不是这样。要说为什么的话。
“在养那些东西的那家伙自己也是这么说的。”
虽然不知道饭岛的安全权限是多少。但是既然是管理人的话,既然是由他来喂养的话,他应该见过实物。但是那个饭岛也说是“0只”。
既然这样,恐怕“0只”才是正确的。


据收容突破发生已经过了3小时。收容部队仍然没有到达这个Site。搜寻SCP-240-JP的特工们已经开始疲劳。他们或许已经明白了。自己在寻找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实体的东西。

这样的状况必须被打破。越前思考着。他已经想回去了。比起这种状况他还是更乐于制作报告书。
越前思考着。难道就没有什么提示吗?能改变这状况的提示。能找到0只的提示。
要想找到,就必须知道逃走时的状况。0只是在喂食的时候逃走的?是怎样逃走的?

“这个啊,我不知道。”“怎么可能啊!”
面对饭岛突然的回答,越前不由得提高了声音。视线从食堂的角落里聚集过来。
“不不,这不可能吧?你再,回想一下啊。”虽然想温和地询问饭岛,但是一看到饭岛扭曲的笑容,大概就温和不起来了。
“你要我回想一下…啊对了”饭岛歪了歪脑袋“在和平常一样的喂食时间,我去喂了食。虽然读了报告书,0只SCP-240-JP被分别饲养在0个笼子里吧。然后我一一给0只喂食的时候,虽然没有打开笼子但是0只逃跑了,最终变成了0只。”
“等一下,等一下。拜托你稍微等一下。”现在轮到越前扭曲地笑了起来。
“冷静,稍微冷静一点。”“难道不是你该冷静吗?”“这我当然知道!”
深呼吸。先前饭岛说的话浮上脑海。产生了好像脑部连平常使用不到的部位都启用了的错觉。觉得情报量增加了什么的都是错觉。要说为什么的话结果还是0只。
“啊…唔,我们再想得紧凑一些。”
“紧凑地。”
“对,紧凑一些”越前吸了一口气“对了,既然你知道它们逃走了,在它们逃走的瞬间你是什么感觉?虽然没有打开笼子但是看一看的话还是在里面的吧?”
当然,是0只。越前在心里加上一句。
“逃走的瞬间…我不知道。”“啥?”反射性地回问。
“我不知道啊,透过笼子确认有0只。我没有移开眼睛,但是突然,就变成了0只啊。”
“即是说,虽然在看着,但是突然消失了?”
“不是,不是消失,是变成了0只。”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背上的肌肉好像通了电一样的感觉笼罩了越前。一种从脊柱到肌肉都发麻的感觉。这对越前来说,是身体感到恐惧的标志。
这大概。不,是确认了大部分,这就是这次事件的原因。是通向解决的突破口。
但是怎么办。如果这是错觉的话怎么办。
出丑的话倒不是问题。检讨书也不是问题。谨慎的话说不定有长休假。但是降工资的话就算了。
如果是错觉的话,就解决不了这个朋友的问题。
但是不能就这样无计可施。在收容部队介入之后有可能会向错误的方向加重事态。所以只有放手一搏。
“没事吧,你看起来有点累啊?”
“不,我没事的。”然后越前加了一句话说回来。
“有没有这么,大小适当的虫竹笼?笼子?便当盒之类的东西也行,这样的东西?”


准备好了手掌大小的笼子。是亚克力制的一般虫笼。收到增援请求的特工们现在还在食堂周围寻找着。
越前避开他们的视线来到了走廊上。然后向远离食堂的地点移动着。隔离区是A240仓库。不能让他们看到收容时的样子。
接到了联络称收容部队还有50分钟到达。手边有笼子。时间十分紧迫。然后还需要的是勇气。勇气的话,既然所属基金会就不可能没有。
那么就对了,完全没有问题。

“确————!保——————!”

他走出食堂不久,听到了好像是越前的怒吼的声音。

“S—!C—!P——!2!4!0!J——!P——!”
“确保!!!!!”

之后特工・平坂在叙述感想时称他从那高昂的声音中感到了干劲的高涨。

仓库里面依然什么变化都没有。有些疲倦的越前手中的笼子里依然什么都没有。
但是这让之后急急进入的特工们也高涨起来。特工们当然,无法把握发生了什么。过了一会,饭岛也在此期间来到了仓库。
“哦,确认。”
这是赌了一把。虽不能完全确定,但是还是赌了一把。除了赌这一把已经没有“办法”了。说不定可以预见到在收容部队到达之后会受到惩罚。
“哦哦,好厉害,有0只。”
但是最终这把还是赌中了。
“0只减去0只成为了0只”。既然这样“抓住0只放回去0只变成0只”就行了。
“把这只放回去的话工作就做完了?”“对的,总之是这样。”
现在工作终于做完了,越前这么想着。这么说的话今天计划内的报告书还完全没有做。啊,午饭也没吃成就到了晚饭时间。真是累得要命。
虽然还在进行着毫无条理的思考但工作已经结束了。再过不久隔壁也会开启吧。今天即使缺勤也好,想快一点回家。是的回家然后来杯啤酒。
“等一下,稍微等一下。”“怎么了。”
被饭岛突然搭话打断了思考,越前自然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啊,嗯,谢谢你帮我把SCP-240-JP重新收容。现在就有,嗯0只了呢。”
“啊,对的,0只。”
“唔,所以说,是第0只啊。”
唔。唔。…唔?
“所以?”越前问着,同时想着这下糟糕了。
“在逃走了0只之后,又逃走了0只。”


再收容报告书: 20██/██/██
在收容突破5小时后,在Site-81██的A区仓库内确保了0只SCP-240-JP。以此为开端,在A区B食堂的厨房里确保了0只,B区仓库里确保了0只,B区05通道的角落确保了0只。经负责项目的职员确认,已经确认将收容突破的0只SCP-240-JP全数再收容。
以上。
――特工・越前

不管是怎么样的SCP项目,一旦收容突破,都有可能造成巨大的事故。

在这次收容突破中献身性的处理,还将项目全数再收容的特工・越前的功绩是不可计量的。

首先为了表彰这次功绩,为其批两周的恢复休假。
请好好休息。
――Site-81██管理官

致饭岛研究助手
有想要确认的事项。请于明天13点到606会议室。
――Site-81██ 调查委员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