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二)
评分: +7+x

“喂,有人,能听到吗。”

“……咔啦…滋…”

“我不知道,这个频道上,还有没有人在听。”

“这里是,site-67。”

“我是基金会雇员。”

“假如,你只是巧合,接收到,语音。”

“我希望你能够,转告…滋啦….抱歉,我的,时间,不多了。”

“必须,有人,阻止这,一切。”

“请不要,担心,我。”

“我现在,很安全。”

“不会,再有,任何东西,打扰我了。”

“这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而我,将在这里,解脱。”

“咔啦…”

“滋……..”





有人在凌晨收到了这样的讯息。

那台简陋的收音机。

可能是恰好摆在了这个时间的这个位置。

自动调频507。

然后就是上文的内容,循环播放。




“目前最大的问题是。”

blank博士望向众人。

“我们登记在案的站点中,没有67的编号。”



不存在的站点,无从阻止的灾难。

甚至没人能弄清楚这声音的主人在临死之时想要传达的是什么。

那段音频被导入波形,删减,重合,模拟,甚至依靠音调响度来尝试组合语句。

计算出的结果有两百多万种。

其中百分之九十的结果没有任何意义,剩下百分之十要靠人为筛选。

听起来破解转告之密就只是时间问题了而已。

实则不然。

现在模拟出的音调声高,人们甚至都没办法确定它究竟是取材自杂音还是人声。

线索中断。



辨别音频根本就是碰运气的行为。

我这么想着,下一句话却已经有人说出来了。

“也许应该在一开始就放弃。”

moon博士点了根烟,望向周遭的一众。

“我觉得在场大部分人可能想法和我一致,只是没说出来而已。”

“我也希望尽量长话短说。”

“所以,在我讲话的时候,先不要打断我。谢谢。”

接下来的三小时,

充斥着具体而烦琐的发言。

总结起来很简单,

就是基金会需要不择手段地做到三点。



1.找到事发地点,不论它的名字是叫site-67,废墟,还是“这里什么都没有了“,一定要找到它。调动所有能调动的特工,在全世界范围,必要的话地球之外也要考虑到。



2.理清事件的起因经过结果,基金会需要对该事件严重性进行评估,需要起手应对措施,需要保护人类文明。假如事态得不到有效控制,必要情况下,需要设法保全基金会本身,或者需要搞清楚scp-2000近期是否需要超精密级的维护。



3.对第一个收到讯息的人员进行深度心灵探测,不需要规避风险,最大程度挖掘。





“抱歉,接下来,可能会有些疼。”

我在说什么呢,只是有些疼吗…

那个男人缩在墙角,脸涨得通红,满是泪痕。

看起来还不到30岁。

他的胸前挂着名牌。

【布鲁斯 正式研究员 三级】

年轻,有为,前途光明。

也许他会就这样毁在我手上。

但这。

不是我该操心的事。

我只是个保安。



“为什么。”

他泣不成声。

“你们要知道的,我都说了,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有很多信息可能会被你的潜意识忽略掉,我们必须从最根源处发掘。”

“根本没有那种说法,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啊!”

“管理层坚定地认为,第一次发送到的信息,完整度会更高。”

“可是谁知道我听的是不是第一次啊!”

“……”

那和你听到的讯息是不是第一次发送的没有任何关系。

我忍不住想告诉他。

高层只是无法忍受,哪怕一句话的未知。

但我还是要说些什么。

不是为了让他醒悟。

是为了让他安心上路…..

“……抱歉,哪怕只有几亿分之一的概率,我们也必须尝试,这是为了人类的未来。”

莫大的讽刺,或许我还有成为安全主管的潜力。

“狗屁未来!!!!”

意料之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