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三)
评分: +2+x

Site-67

是我工作的地方,

自入职到现在,

六年的时间,

早已忘记如何去反抗。

并不是棱角磨砺成方圆,

也没有今人非昔比,

只是累了。

累了而已。

这句话可以为大多数怠惰的行为当借口。

所以当106冲出收容区的时候,我甚至懒得在监控室里对雇员们说出去。

我只是挥了挥手,然后106就进来了。

站在我面前。

他盯着我,好像要从我脸上看出什么东西来。

尽管看吧。

我也同样盯着他。

那一瞬间眼神的交汇,让我感到诧异,又没有太过惊讶。

不知为何,我好像早就知道了。

这件事注定会发生一样。



我是Site-67站点的安全主管,三年前,我还只是一个保安。

那时的我还会为了同事的不测感到悲哀,为了无意义的伤亡感到愤慨。

我曾以为自己能把一切的憎恶深藏在心里。

永远。

不让它露出任何痕迹。





“怀疑违规行为,异常心理检测,需忠诚度重评估。”

我有些恐慌。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已经在基金会工作了三年,我当然清楚这段话意味着什么。

不需要侥幸心理,不需要苟且求活。

违规行为,异常心理。

这是已经下达的判定,血红的字体。

就像是死亡确定书上血红的印章一样。

只是在简单地阐述着一个事实。

高层不可能会让你有任何背叛的机会。

结束了。

我这样对自己说。





“心率正常,心灵探测器检测无异常。”

站点主管面无表情地翻看着我的心里评估报告。

“叛逆性诱导无效,催眠疗法未能达到预期结果。”

“……“

我应该回答什么吗?

他为什么不说话了?

我应该和他说些什么吗?

说一些辩解的话?说一些求饶的话?

告诉他我是无辜的?告诉他我从来没有想过背叛?

告诉他

我想活下去

“……”

但话到嘴边我才发现。

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知道这些意味着什么吗?”

他问我,头都没有抬,更别说看我一眼了。

“不知道,长官。”

仿佛早就预料到了我这句话,他竟然笑了笑。

“呵呵。”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欢迎回来,安全主管,四级权限确认,安全屋运作正常,祝您生活愉快。”

机械的合成音听起来却分外亲切。

我在这里待了多久了?

久到已经忘记了人类…

安全屋?

只有一个人的安全屋。

而且并不安全。

讽刺,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讽刺。

我成为了我最讨厌的人,我做了我最讨厌的事。

到了最后,我总算还能履行我最后的职责。

收下这份警告吧。

这是我最后的留言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