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5-3实在太烧辣
评分: +125+x

在相当久的时间里,大部分帷幕之内的人都相信这么一个流言:

SCP基金会,超自然世界的老大哥,同时也是世界政治和经济的背后操控者。

其实这听起来很合理。为了秩序和常态得以维持,基金会有时候不得不插手一些国际政治(虽然他们经常搞砸),或者暗中抹掉几个跟异常勾结的不顺眼的家伙。事实上这对于高级外交部而言已经几乎是家常便饭了,以至于某个月他们没发现任何一个需要干掉的目标时,情报部门收到了自他们创立以来最多的一次来信。

问题是在经济领域上,基金会的控制并没有人们——包括他们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大。准确来说,是几乎没有。考虑到基金会本身的维持很大一部分就是靠异常科技和抢劫GoI,他们的前台公司虽然数目繁多但大多业绩不佳也情有可原。

但这么做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当基金会没法吸GoI的血时,他们势必将陷入资金不足的漩涡中。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各个国家宁可给GOC送钱也不可能向基金会施以援手(更准确地说,他们希望基金会明天就倒闭,然后被瓜分。至于瓜分的大头肯定要在自己这边),基金会百分之一万会进入困难时期,此时,我们便可以大施拳脚:如果他们在研究和收容——还有那些机动特遣队的开销上最多,而且肯定也是优先度最高的——

那么他们一定要消减别的方面的预算,比如食物供给和后勤部门——或者说食堂!同僚们!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趁敌空虚打入饭厅内部,实现我们的最终目标——将馄饨端上他们的餐桌……


——摘自馄饨分裂者情报部门1主席,Bonton Cnanttep在基金会营养结构分析大会上的演讲





基金会,Site-19,监督者会议厅

协调世界时 UTC-5,2016年7月20日 晚9点

这次会议可以说是监督者议会来的最不齐的一次。十三名世界最强大的超自然组织的最高掌权人物的集体会议,到场者只有寥寥三位:从未缺席的O5-1,从未露面的O5-3(这次还是只在屏幕上出场)和基金会会计部门部长O5-12。

三个人一言不发地看着手中的一大堆基金会预算分析报告和鬼知道被复印了多少次的报纸资料:

“我承认选择这种报纸作为资料确实不是很严谨,”O5-12终于打破了寂静,他的声音在Site-19宽敞的会议间里回荡了好几次才落下。“但我们也能从此看到在别的GoI眼里我们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这也是没人愿意援助我们的原因之一……”

作为会计部的领导者,O5-12天生有一种对经济领域异乎寻常的理解能力,这也意味着一件不幸的事情:他只要一开口谈经济就再也没法停下来。据说在某次会计部的年终讲话上,他一个人做到了混沌分裂者研发周期四个月的睡眠模因都做不到的事情,在五分钟之内快速地让几千人陷入睡眠。

O5-1并不想打断他。他知道这次之所以只来了三个人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这么一个事实:用不稳定来形容基金会的收容多少有点玷污预算曲线上下飞舞的程度了,尤其是在几星期前的一次连锁收容失效——这绝对是每个基金会人最不想听到的词——导致数个站点被核爆之后。那一刻曲线变成了直线,无论多么猛的经济危机面对这条直线下的万丈深渊都会发出自愧不如的叹息。

于是现在他们三个人聚集于此,开始讨论挽救措施。如果还有挽救的可能的话。

和大部分人想象的不同,GoI的经济市场比帷幕外还要精彩得多——除了GOC那个天天和联合国抢预算还不懂节约的的家伙,MC&D,安布罗斯,甚至是风露旅社都是超自然经济的活跃分子。

当然,基金会比较特殊。他们一般只是卖东西填补自己的预算——斯克兰顿稳定锚和记忆删除剂(都是次等的)是他们的拿手货。唯一的问题是:需要稳定锚的组织不多(事实上几乎只有GOC),而且一般在异常出现频繁的日子才会有人想到去再采购一批稳定锚以备不时之需;记忆删除剂也是差不多的道理。这就导致基金会收入不稳定的毛病一犯再犯,连带着员工工资的拖欠时长也飘忽不定。

——摘自馄饨分裂者金融部门2《2015年第四季度GoI超自然经济调查报告及馄饨市场特征分析》


虽说收入再不稳定总归还是有收入的,但只可惜那次收容失效中位于蘑菇云中心的正是基金会的稳定锚生产中心和记忆删除剂仓库。O5-1在规划这两处地方的选址时多少还是欠考虑了点。


“先停一下,十二号。”O5-1终于打断了十二号的发言。“按照你的看法,我们该用什么来填补现在的收入漏洞?”

十二号沉默了。他知道一个答案,但这个答案很明显不是一号容易接受的那种。

“我就直说了,一。实体产业走不通了,我们只能考虑发展第三产业。”

他说得很隐晦,但O5-1毕竟是那种见过大风大浪腥风血雨的人,他知道O5-12的意思。这个高大的黑人壮汉已经用他长达十五分钟的发言证明并解释了他的意见:基金会卖不出东西了(至少是暂时卖不出东西了),所以我们只能卖文化价值产出,说穿了就是娱乐业。

但O5-1不会爽快地接受让基金会开几个前台公司发展娱乐业这种想法——更考虑到以后他们可能要和别的公司竞争流量明星这种前景,这绝对不是什么好选择。

然而他们似乎真的别无他法,一是机械制造业之类的市场已经被安德森机器人垄断了,二是他们也没有安布罗斯的厨子和MC&D的营销人员,三是他们真的需要钱,而且要

而赚钱最快利润最多的产业正是娱乐业。



基金会,Site-01,O5-3意识体储存服务器-O5_3_Room.x3d

协调世界时 UTC-5,2016年7月21日 凌晨2点

O5-3在整个会议期间基本没有说话,因为他心中早就有了一个计划挽救基金会一蹶不振的经济状况。

在会议结束后,三号监督者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火速成立了一家前台空壳子公司。他知道自己要干什么:首先不可能是流量明星,因为基金会压根没流量;其次不可能是实体娱乐,来钱慢的要死利润还低——留给O5-3的只有一个选择:

互联网

但问题是:互联网的流量也已经被各种大厂垄断的差不多了,基金会若是选择在此处入场竞争——除非用上SCP(很明显,伦理道德委员会不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否则面对腾某百某网某还有上海幻某这些互联网大地主毫无胜算。

除非他们找到什么新路子。

各位幻象计划的成员们:

基金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在事故[已编辑]-0704-Alpha发生过之后,尽管工程部在以最大速度重建现实稳定锚工厂,我们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仍将面临着几乎零收入的危机——这意味着上千亿美元的资金漏洞。

考虑到基金会的预算来源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以及我们的前台公司在经营上的不善,我们迫切需要找到一个稳定且迅速填补漏洞的方式。

这即是我——三号监督者——启动这个秘密计划的原因。

如果用较为准确的语言描述,O5-3并不是在“写”演讲稿——因为他根本没有用来“写作”的肉体。实际上他早就在几十年前的一次事故中变为植物人,直到议会决定把他的脑子挖出来泡到罐子里为止。

……所以在会议上,O5-12提出的建议和我的想法实际上是相同的。但很明显他不会支持我这种略有些“极端”的动作,也就是我接下来要给你们详细讲解的计划流程。

幻象计划的首要工作是通过开辟新的娱乐产业来填补基金会的资金漏洞,至于这个产业的具体内容——

在这一刻,O5-3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接着写下去,但他很快坚定了决心。这毕竟是他推导了半天的结果。至少在他看来,这是唯一可行的方案。

终于,最后一个字被敲下。保存,关闭终端。



基金会,Site-17,地下四层高密级实验室-大礼堂

协调世界时 UTC-5,2016年7月21日 上午10点

幻象计划几乎是O5-3背着整个基金会运行的,所以O5-3亲自挑选的成员大多都是对他极度忠诚的基金会人。

……只不过,当他们看见Site-17地下四层占据整面墙的巨型投影屏上浮现着一个动漫风的白毛水手服小萝莉奶声奶气声称自己就是基金会三号监督者时,你很难保证在场各位的忠心不会变质。

如果不是O5-3一直在大声维持秩序,礼堂的十几台录音机八成会被欢呼声和尖叫声掀翻。虽然他(她)用这种形态维持秩序基本起不到半毛钱效果,但好歹等了个十几分钟终于把在场的几百人压下去了——随后,她(至少现在可以这么称呼)开始讲解这个计划的流程和预计效果:

“……所以!这就是我们即将开辟的新路径!想象一下将二次元产业和直播产业的优点结合起来会有怎么样的惊喜——尤其是在我们拥有先发优势的情况下,我们的前台基本可以占据和控制整个市场!”

“这一计划可以先从那些GoI开始推行,然后逐步扩展到帷幕外。我们预计的收入(包括衍生产业)在几年之内能达到5000~6000亿,足够我们无需消耗完现在的资源就能维持基金会的运行……”

从观众反应上来看,O5-3还未发表过像今天这样如此成功的演讲。演讲结束后,屏幕上的动漫人物向观众比了个爱心,然后消失在黑暗中,只留下能报废全场的录音设备的欢呼声。


“所以你的计划真的就是……动漫虚拟偶像?还是你亲自去上场?”

这是O5-3今天听到的第16句类似的疑问,而他的回答通常只是“对”“是的”“没错”“信不信由你”“你可以自己去看项目计划书,里面详细描述了这个计划的可行性以及我们的初步方案”等等,直到这类问题再也没出现过为止。

但考虑到基金会的人工智能应用技术和虚拟场景建造技术,这确实是个可行方案,而且是能把GoI的钱坑出几十个亿的那种可行方案。尤其是在专门为捞钱而生的Fanta.AIC取代O5-3成为行动策划之后,三号监督者的偶像之路只能说是一去不复返了。

梦神直播的第一天,根据人工智能美学和模因传播学设计的完美的三渲二动漫形象就从西部梦神那里掏了几个亿,外加一大堆衍生二创作品;

幻象计划的海报贴满了Alexylva大学和鹿学院;

O5-3(当然是用了个动漫风的假名字,大概叫什么AiSaraChan啥的)和风露旅社的第一次联名就引爆了寒武纪七日游的Live现场;

破碎教会(麦克斯韦宗除外,他们第一天就刷爆了礼物榜)和欲肉教的那些人是最没法接受这一切的,直到Fanta.AIC(在O5-3的直接示意下,他的意思是“我们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可能捞钱的对象”)多批准了两个风格截然不同的新皮套——一个身上全是齿轮和金属,一个背上全是触手怪——也全部失了智;

更别提和安布罗斯餐厅的合作了,即使是价钱翻个倍或印个头像他们的生意都是直线增长;
……



全球超自然联盟,基地[数据删除],地下一层-主管办公室

协调世界时 UTC+8,2016年8月13日 上午9点

对着基金会的收入曲线,D.C. al Fine现在大概率只想骂街。

这条曲线现在是一个完美的V字形,从稳定锚工厂被炸掉时开始往下掉——D.C. al Fine亲自指挥了这次行动,为的就是断掉基金会的收入来源(他们之前订了超级一大批稳定锚,绝对够用)——谁知道没过几天曲线就开始回升。

同时,GOC的心智部门还接到了数不清的异常组织高度活跃就为了看某个现实版二次元偶像直播收容异常的报告,有证据指出这名代号KTE-4514-Super-Idol-s-Smile的异常人形实体和基金会有高度密集联系,甚至还在监督者议会内部出现过。更有报告指出近几日的监督者议会会议中,O5-3的出席率从96%掉到了69%,再联系到西部梦神的传言说“那个超可爱的白毛小萝莉其实是监督者议会的她实际上在梦神搜集情报所以你们不要去看她演唱会了把票让给我吧好不好”,D.C. al Fine的手一边颤抖一边摸向桌边的红色电话——

“请问是O5-3阁下吗?”

D.C. al Fine没有等O5-3接电话,因为部分紧急沟通的需要,这个通讯设备被刻意设计成自动接听。

但回应她的却是——

⚡⚡⚡🎤🎵哭泣并不是因为悲伤悲しくって↗↗↗ 泣いてるわけじゃあない🎵🎤⚡⚡⚡

🚗🚗🚗🎤🎵只是因为活着 眼泪不自觉跑了出来生きてるから涙が出るの🎵🎤🚗🚗🚗

🚘🚘🚘🎤🎵在这寒冬季节鲜艳绽放吧こごえる季節に鮮やかに咲くよ🎵🎤🚘🚘🚘

⚡⚡⚡🎤🎵啊↑啊↓ 我绝不会认输ああ わたしが負けるわけがない🎵🎤⚡⚡⚡


以及背景的汽车引擎轰鸣声。

在这位主管女士两眼一黑晕倒前,她想起来据说这次和幻象计划联动的是TING论坛。



基金会,Site-17,幻象计划®总部

协调世界时 UTC-5,2016年8月15日 晚9点

“现在我们可以把计划推进到下一步了,Fanta酱。”O5-3的身影在数个大屏幕上同时显现,再加上她科技风很强的少女装束和略微带点机械音的嗓音,使得这一场景看起来颇像是某部科幻番的场景重现。

Fanta.AIC拥有一具长得还算比较像人的原型机躯体——不是因为基金会做不出三维美少女机器人,而是因为AIAD给AIC配备的外貌特征多少都有一种野性的美(以至于在去年的AIC集体会议上的场面常被基金会人称为“类人群星闪耀时”),这主要是伦理道德委员会的要求,他们不希望AI长得比人类还像人类。

“是,三号监督者。但按照您的计划,我们需要十三号监督者的协助,以及其它AIC的权限。更为危险的是在帷幕外开展行动的敏感性。”

“你也不是不知道咱绕开伦委会多少次了⑧,Fanta酱呦。又不需要我一直亲自出场,帷幕外出道其实只需要一名偶像风的AIC原型,然后在她的基础上改人设不就妥了嘛。”

很明显O5-3在品鉴了几十部偶像番后已经完全适应这么说话了。据说二次元有个尴尬谷理论,如果你说的话和你的外貌的二次元浓度不一致就很容易尴尬到爆,不过三号监督者一般是把这两项全部拉满,使得直播现场和偶像番几乎是完全一致。

“但是……帷幕外的人会接受你这么做吗?这种形式未免……”

“你还不明白吗?Fanta酱。”O5-3转过身来。“他们不可能不会接受。想知道为什么吗?”

沉默。

“优秀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形态出现,而优秀的陷阱却往往不屑于隐蔽。”她的身影从屏幕上隐去了,“真正精明的陷阱,往往是这样的:即使是你明知道你面前的就是个陷阱,却仍然能百分百中招。而幻象计划就是这么一个陷阱。”

“他们都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虚幻的,自己付出的财富不会带来任何实际效益。结果呢?照样是礼物榜一天换一轮。”

“但是按你这么说,那岂不是……”

“不然呢?不仅是AISaraChan和幻想计划。这一切,”三号监督者又一次出现,用手划了个几乎占满整个屏幕的圈。

“都是陷阱。”


短暂的沉默后,O5-3再次开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接受荒诞的流量明星和剧情令人作呕的偶像电视剧?或者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沉迷于完全虚构的事物,并愿意为它们消费自己的财富?尤其是在公元两千年之后,互联网兴起之时?”

“原理很简单。通俗易懂地说,你为什么而消费,就代表了你的身份。通过这种划分身份的流程,劫掠这些群体的财富简直易如反掌。

“在几十年前,这还尚需一些经济专家来想尽办法缓慢地异化人群——但今天,尤其是在互联网上,得益于它强大的连结能力,这种划分行为几乎是零难度的。

“至于帷幕外的人,即使是帏幕内的GoI都无法识别AISaraChan这个彻彻底底的虚拟角色的陷阱,你又怎么指望帷幕外的人能够抵挡住这些诱惑?”

Fanta.AIC无话可说。

“了解。我已要求原型AIC进入研发流程,等待设定完毕后即可开始下一步行动。”



于是这一切就此开始。

连O5-3也没有想到由他发起的虚拟主播行业会发展的如此迅速,至今已有几千个AIC被投入用于虚拟直播,伴随着一路飙升的收入曲线。

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工厂新址已经建造完毕(这次真的没和核弹头挨在一起了);而AISaraChan(O5-3),偶尔也会在梦神露面,但肯定不像从前那样有名气了;O5议会至今还没发现三号监督者的秘密计划,但既然收入上去了也不管那么多了。

只剩下帷幕外,一个又一个陷阱彼此连接,相互织成细密的网络。

而又有多少人能识破这一切呢?不,我说的可不是虚拟主播。

FnZEE4rQ.png

而是这互联网的一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