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然,有人处在荒无人烟地方继续干着活。
评分: +44+x

我只是普通的研究员,没有其他博士的异常性质,工作只有每天去站点打打卡,写写实验报告,给D级人员分配下工作就完事了。

脑子一抽,就向主管申请去新的站点出差工作了,说实话,直到前两天,我才搞明白我自己的动机。

如你所见,这里荒无人烟。

当然,除了我在这里。沙子和废墟也陪伴着这里。

在沙地上插好电源,把手机扔到一边,开始对着远处发呆。

这里的工作很枯燥无味,我的工作就是坐在这里,象征着我脚下的根本不可能出任何问题的safe项目,有个研究员把着关。

我现在坐在这里能干的也就写下这个文章记录一下我因为心血来潮受的罪,还有日复一日在电脑上打出来“项目无异常”重复的句子。

我慢悠悠的在墙上画着基金会的标志,脚下无聊的踢着沙子。

沙子低语。

“你不觉得这样的生活很无味吗?
 “是很无味,”

我转着手中的笔,望着远处的废墟出神,
“但总有人因为该死的你们,在这种荒芜人烟的地方继续干着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