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胜利,不计代价

自柏林“祖先遗产学会”1总部回收了部分文件,译文如下:

发件人:奥托·韦伯,克洛斯2项目负责人
收件人:海恩里希·希姆莱,党卫队全国领袖
主题:有关新的项目目标
发送时间:1942年7月1日

希特勒万岁。

尊敬的领袖希姆莱,武器的研发十分顺利。在那位编外顾问不幸死亡之前,他已经向我们提供了足够多的信息。我认为这个项目的新目标与我们的初始目标一脉相承。但另一方面,根据我的理解,如果我们的项目要达成这个新的目标,就需要更多的资源,比当前项目基地所能提供的还要多得多。因此,我请求获取更多资源、相关研究人员以及新的项目基地。有关上述问题,我谨遵从您的许可。

随信附上目标变更之前的项目研究进展及相关细节。项目考古人员发掘出的最新文物已另寄送。自从您计划将该项目转型为装甲研发项目后,我担忧我们的项目缺乏有资历的研究人员。如果要打造一个能够结束战争的机械武器,我需要工程师、科学家和技师,而不是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元首可能不会批准这一项目,但我坚信我们的努力会成为战争后期的关键因素。

此致,

奥托·韦伯
祖先遗产学会,克洛斯项目负责人

发件人:奥托·韦伯,克洛斯项目负责人
收件人:海恩里希·希姆莱,党卫队全国领袖
主题:研究进展
发送时间:1942年7月31日

希特勒万岁。

尊敬的领袖希姆莱,我已从您的澳大利亚线人处得知有关消息。我认为,要获取您所需的那些材料将花费太多的资源和时间。但另一方面,我了解目前该项目亦归属施佩尔部长3管辖,或许他愿意承担这一成本。我们的首批补给预计将于10月抵达,希望您在那之前就已经将我们需要的设备和专家筹集到位。

我们还需要补给更多的物资和弹药。项目的本地合作伙伴已经越发怀疑我们的动机,同时我了解到英国人和美国人也开始在他们的非洲战役中投入更多的资源,这已对我们的研究造成了威胁。我必须再次向您强调,当前的项目基地已经不再适应研究需要。您的澳大利亚线人也保证,无论我们转移到哪里,他都有能力提供支持,甚至包括我们的祖国。

随信附上项目继续推进所需设备和人员的具体要求,以及项目转移的备选地点和所需物资,谨供参考。

此致,

奥托·韦伯
祖先遗产学会,克洛斯项目负责人

发件人:奥托·韦伯,克洛斯项目负责人
收件人:海恩里希·希姆莱,党卫队全国领袖
主题:研究进展
发送时间:1942年9月13日

希特勒万岁。

尊敬的领袖希姆莱,上一批相关设备已被运至库默斯多夫试验场,用于武器最后阶段的建造以及后续实验。我们现在只差项目的有关人员了。

我仍对您那位澳大利亚线人的可靠度存疑。但无论如何,他已经告知我所送物资的具体信息,我也必须承认他的协助极大地降低了项目的成本。同时我还想确认一下,克虏伯的工程师是否已经着手建造武器的核心部件?领袖阁下您应当了解,我们这里的研究只能制造武器的装甲外壳和驱动装置,而不是武器本身。无论如何,我期待着项目早日完成,并向元首证明我们的研究并非毫无价值。

此致,

奥托·韦伯
祖先遗产学会,克洛斯项目负责人

发件人:奥托·韦伯,克洛斯项目负责人
收件人:海恩里希·希姆莱,党卫队全国领袖
主题:研究进展
发送时间:1943年6月19日

希特勒万岁。

[无法识别]克洛斯实体表现出了合作态度,并已被稳妥地附着在[无法识别]。但我们仍需要一件适合坦克的武器。传统的[无法识别]火力不足,而且对于如此规模的项目而言也只是浪费资源而已。海岸炮或舰载炮的炮台应当[无法识别],但我猜测施佩尔部长管辖的其他规模类似的项目[无法识别]是足够的。因此,我请求获得一件或更多由克虏伯制造的特殊武器,以便协同这个
[下文无法识别]

收件人:海恩里希·希姆莱,党卫队全国领袖
主题:研究进展
发送时间:1943年10月13日

希特勒万岁。

尊敬的领袖希姆莱,[无法识别]最后一批物资已于上周四由您的澳大利亚线人送达。我们明天将[无法识别],此后将开始全系统测试。施佩尔部长[无法识别]武器系统已接近完成。当主炮台送抵后,我们将在列宁格勒部署该武器,以结束目前战局的僵持状态。
[下文无法识别]

[除了下文之外,所有文本均无法识别:]
列宁格勒。无人生还


某无名美军士兵日记的节选,于诺曼底登陆失败6个月后被发现:

我在看到它之前就听到了它。我看到它从地平线另一侧驶来,但我确实在看到之前就听到了。它听起来不像是坦克,不像我听过的任何引擎的声音,反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咆哮。当那玩意儿开炮的时候,先是一道闪光,随后是一声怒吼,就像一只公牛被烙印时的嚎叫,不过比那个要响一千倍。然后一团火焰和一阵巨响就在我身后炸了,那轰鸣就仿佛我这辈子再听不到别的声音似的。实际上,在那之后我再没听见过任何东西,我是不是聋了?

那玩意儿击沉了一整个舰队。一整个,他妈的,舰队。我不敢想还有多少士兵在那些被击沉的船上。我很惊讶那帮俄国佬和德国佬还能打得那么勇猛。

我们之后遇到了一些法国平民,他们管那玩意儿叫塔拉斯克。我不是很懂法语,但我觉得这个词意味着“撒旦的造物”,因为只有撒旦能他妈的造出那个天杀的玩意儿。

估计我不会得救了。希望谁能看到这本日记,然后想出个法子干掉那东西……那个狗日的地狱怪物。我打算把这本日记留在德国佬的碉堡里,这样这本日记还能留存得稍微长一点,而且距离海岸也不太远。


一份在伦敦毁灭后,于英国全境散发的传单:

所有市民注意
根据首相安东尼·艾登的指令,所有公民需于1944年7月31日起强制撤离不列颠诸岛。如果你还想与家人团聚,则你必须提前申领通行证。最后一次撤离将于1944年10月31日开始。你只有申领通行证才能确保撤离。请尽快在当地邮政局注册。


约伯记,第40章:

15你且观看河马;我造你也造它。……16它的气力在腰间,……18它的骨头好像铜管;它的肢体仿佛铁棍。19它在神所造的物中为首;只有创造它的能带刀剑靠近它。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