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hp/Locke的提案:Keter任务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项目编号:SCP-001
项目等级:Thaumiel
3/001级
机密
sitealpha.png

SCP-001,阿尔法入口。基金会前台已被专门删去。

特殊收容措施:对SCP-001-K的收容圈阵将以设置在收容区或阈界不少于十五米外的观察站予以监控,使用不会破坏圈阵完整性的系统SCP-001-K收容圈必须尽一切代价维持下去。收容圈失效后自发引起K级世界末日情景的可能性并非为零。

人员中的特定成员,在其被基金会雇用期间,会获得或觉醒异常性质,令其不适宜继续从事之前岗位职务。这包括但不限于:

  • 出现慢性异常疾病,诸如化狼症(3级或以下)、史蒂文森综合征、以及光子胃排泄综合征。
  • 出现灵性现象,尤其是Deering类闹鬼.指一种特定的闹鬼模式,指某一实体会针对单独个人,其目的仅是要折磨对方;以技术员Phillip E. Deering命名。以及广濑类具现.此情景下有某种形式的“守护实体”显现在对象周围。.
  • 突然表达出异常DNA特征。
  • 觉醒等同于4级(大贤者)或更高水平的奇术能力
  • 觉醒灵能能力,尤其是Delphi与Dahl类人员。

适格条件的扩展列表参见文件001-3,第15-203页。

符合上述标准的基金会人员将被免除当前职位,调配到SCP-001上;基金会大体上将此视为一种形式的惩罚,以免鼓动人员主动尝试获得异常能力。对此种调任将使用术语“Keter任务”来指称。

被列为调任站点的地点同样要强化“Keter任务”作为惩罚高度不得人心的想法。其列表当前包括:

  • 尼莫点
  • 南极洲Maude岬
  • 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
  • 中美洲达连隘口
  • 朝鲜民主共和国平壤
  • 美国威斯康星州Site-87
  • 印度Site-36
  • 基金会HALO设施吉尔伽美什.早期HALO型号,陀螺仪缺陷造成其易向一侧严重倾斜,因此恶名在外。
  • 英国巨石阵
  • 美国新墨西哥州罗斯维尔
  • 各类基金会废料处理设施
  • 一切在国家首都的调任(如美国华盛顿特区、加拿大安大略省渥太华)
  • 一切非基金会军事营地或基地
  • 月面区域-32

在抵达Site-100后,人员将被直接送往管理区,接受对其新职务的指导和解释,并对其使用模因触媒植入各类与SCP-001相关的非易知情报知识(诸如Site-100的构造、人员宿舍地点、妥当处理设施内废弃物的必要方法等)。

SCP-001的每一个“根系”在两端尽头处都安放有标志牌,为所有穿越所需的必要指示及仪式、以及穿行限令提供指导。收容分区内没有联通到根系的阈界将设立八米半径隔离区,由武装守卫加固。人员只可穿过与其个人权限等级相符的阈界。若阈界联通到超维或外宇宙地点,该人必须由一支持至少IV级战斗认证的人员分队陪同。

当前,SCP-001正在经历超维度干预,表明有一次迁徙事件迫近;确定干预来源为阿尔法优先事项。


描述:SCP-001是非欧几里得设施Site-100,在1900年代早期为基金会建造或发现因五位初代监督者通过的决议,SCP-001起源的确切情况已经被有意佚失。SCP-001的主要入口“阿尔法入口”当前位于美国西南部;下一次迁徙事件预计会在2024年2021年发生。

facilitymap3.png
SCP-001的欧几里得地形图。除阿尔法入口、管理区和档案区外,所有区域都有通道通往Site-100外部。

SCP-001的内部是从至少一处超维空间中开凿而来,其中有异常性的通行走廊(通称为“根系”)相互连接。这些根系具有各类异常性质,在外表上一般体现为某种形式的自然环境,尽管SCP-001其实完全位于地下。例如:

  • Aleph根系,连接档案区和核心,是一处火山海滩,在一道延伸往天边的黑曜石墙壁处突然终止。有活化火成岩组成的鱼类在水中游泳。
  • Beth根系,连接智能收容区和核心,通往一条有着玻璃和镜面墙壁的巨大走廊,与典型的游乐景点类似。尝试步行穿过Beth根系的人员总会不可避免地回到出发点。
  • Daleth根系,连接概念收容区和核心,是一片巨大的发光海洋,没有可跨越的路径。因概念收容区的性质,建造或带入水上舰艇高度不具可行性。
  • Vav根系,连接秘传与概念收容区,是一片无法跨越的广阔原野,其上满是各类型的果树。对Vav根系进行为期一年的探索以失败告终:在探索队中的一名成员表达出回家的意愿后,全团所有成员发现自己返回到了秘传收容区。
  • Tzaddi根系,连接管理区和CMS区认知危害、模因及语义学收容区。,形如一片巨大的igapó.黑水泛滥森林。探索该区域后发现其为某种漂浮山脉的山顶。在未被观察的区域中会出现路标指引人员前往道路。Tzaddi根系内惟一的动物物种是火烈鸟(Phoenicopterus ruber)。
  • Peh根系,连接管理区和档案区,穿过一座位于不明城市的廉价公寓,途径五十个楼层。此地居住者为人形,还会邀请基金会人员和它们一起参加娱乐活动。
  • Shin根系,连接智能与概念收容区,是Site-100的主要发电站,内有数百台持续产生8.7gW电力的永动机。

SCP-001被划分为十个主要分区:阿尔法入口、管理区、档案区、六个额外收容分区、以及“核心”区。每个收容区的建筑元素似乎为水泥和钢筋,还有类似标准基金会站点建造中的铺砖地板及荧光灯具。然而,收容分区每个都有数层楼之高且嵌入一全景化结构中,中央开阔空间内有数台玻璃电梯可通往各层。

每个收容区域内都有多个SCP-001-K个体,若其物理上位于SCP-001之外,则有通往这些项目所在本地现实区域的访问通道(站点人员为其命名为“阈界”)。每个SCP-001-K个体均为能够完美收容特定Keter级SCP项目的异常。这些项目被收容的方式使其各自的异常性质会致使同区域内的所有项目处于收容中。

特定人形和/或智能性Keter级异常(诸如Dr. Audrey McGrath特工Ji-Hu Choe以及收容专家Deino, Enyo还有Pephredo Gray)被SCP-001强制征募为基金会人员,以其异常能力协助收容;此种征募使任何基金会正式文件异常性地无法以SCP编号称呼这些人员,但SCP-001-K编号除外。

若有新创造或新发现的异常被编为Keter级,SCP-001将开始进行一种“评判”流程。在此期间,至少一个收容区内的一段墙壁会内陷为壁龛,其上会写有相关SCP的简短概要(一般会少于三句话)。在两周到数月不等的时间段内,若SCP-001认定该项目需要被收容在其自身之中,此壁龛将加深扩大,对应的SCP项目会出现在其内部,用于收容它的新生成SCP-001-K个体也会一并出现。此SCP-001-K个体一般带有相关文件,诸如收容措施、图片、偶尔还有实验记录;这些记录中提及的人员能记起参加过所列的实验,但不记得是在何时进行。

特定案例中,SCP-001会对某个SCP项目予以拒绝;例如,SCP-008就被认定为不需要收容在其中,将其重新分配为Euclid分级。

下面是部分的SCP-001-K个体以及各自的收容方式。

SCP-001-K针对项目 SCP-001-K描述 收容方式
SCP-3984,指所有动物界(包括人类)成员无法死亡的异常现象。 K-2935,一处平行宇宙,其中所有可观察到的生物—包括大部分智能AI和某些具有彻底不朽性的实体—都突然死亡。 K-2935间的开放阈界混入SCP-3984,造成一次进行中的ΩK-死亡终结情景结束。穿过该阈界不会对基准宇宙造成不良影响;确信K-2935内的“死亡”效应和ΩK级情景扰乱了彼此的影响,造成生命与死亡都可持续存在。因细菌和真菌从Site-100内意外引入,K-2935中的生物已开始发生分解,事实上已将生命重新带入到K-2935宇宙。
SCP-5007,一个来源不明的实体,居住于巴斯海峡(位于澳大利亚本土及塔斯马尼亚岛之间的一片水域)中。 K-169,一只原本位于大西洋内的超巨型节肢动物,后被强制转移到了澳大利亚周围的南太平洋。 在进食掉K-169的绝大部分生物质后,确信SCP-5007-C现在已被K-169“噎住”,有多个巨大的带刺赘生物突然出现在了存活部分的甲壳上,将其定在原地。SCP-5007的活动已经减少到了可忽略的程度,只是偶尔会随其“打嗝”而出现海洋地震。
艾莉森·埃卡尔特,一处超维艾莉森·埃卡尔特,内有多个艾莉森·埃卡尔特,能够在被给予语义学艾莉森·埃卡尔特时对非艾莉森·埃卡尔特产生负面影响。 艾莉森·埃卡尔特,一个影响到特工艾莉森·埃卡尔特的艾莉森·埃卡尔特,会造成艾莉森·埃卡尔特和她所有的部分艾莉森·埃卡尔特具有“艾莉森·埃卡尔特”的语义标识。 艾莉森·埃卡尔特的语义标识被引入给艾莉森·埃卡尔特,造成艾莉森·埃卡尔特内所有的艾莉森·埃卡尔特个体获得了艾莉森·埃卡尔特的语义标识;由于艾莉森·埃卡尔特无法作为固定语义标识正常运作,所有艾莉森·埃卡尔特个体都进入到了半昏迷状态。属同一物种和/或进化支但不属于艾莉森·埃卡尔特的成员未受影响。
SCP-4040,产生并维护枢纽区18号(威斯康辛州懒人坑)的“超形上学奇点” K-1698,一种使人员因各类干扰事件而无法抵达或离开特定区域的概率异常,诸如门径堵塞、道路阻隔、反常强风等。 SCP-4040与其余的Nx-018之间被K-1698的效应“隔断”,SCP-4040的“重力”造成其现象不会进一步扩散。人员可以抵达SCP-4040,但无法使用其他异常物体或现象,每次只能由一名人员达成。
SCP-5859,一种影响语句“E plurbus Unum”(合众为一)的模因触媒,会造成处置印有该语句货币的人员加入到脱离社会的群体公社中。 K-2078,一种模因触媒,表现为一个参与了每一次美国总统选举的人员,开展一类拥味觉演讲;被此触媒影响后会使人员出现剧烈行为变化,尤其是食欲增加。 K-2078的竞选演讲从1984年后重新加入了E plurbus unum标语;这改变了SCP-5859的原定效果,人员会被强迫消费各类美国生产的产品,尤其是食品。正在考虑对此种交互引起的肥胖症采取进一步反制措施。
SCP-3003,一个被感知性微生物SCP-3003-2统治的地外人类文明,试图在2050年前征服地球。 K-1233,一个形如EMU型太空服的实体,自称为“月亮勇士”。该实体具高度耐受力,能够靠喷气背包以超出地球逃逸速度的速度飞行。 从SCP-001联入SCP-3003的阈界被全体SCP-3003-#个体阻隔,但K-1233依然能自由出境入境。它表现出了没有记载于SCP-001所生成文件中的战斗能力;这些能力似乎非常适合于消灭SCP-3003-1和SCP-3003-2个体。当前K-1233正在率领被解放的SCP-3003-3个体,向SCP-3003-2发动大规模反叛行动;预计能在2029年彻底灭绝SCP-3003-2。
SCP-5501,一台来自1800年代的“湿碟”摄像机和18张照片,充当通道联通了一个充满敌意实体的平行现实 K-1983,一个内有敌对塔尔塔洛实体的超维空间,它们会收集人类心脏,可被祈祷压制。 SCP-5501创造的照片被收容在K-1983中,全部充当了通往对侧的通道。K-1983-2个体侵入该平行现实收集心脏,而SCP-5501也闯入到K-1983中攻击K-1983-2个体。
SCP-ZH-002,一个异常的奇美拉实体,体形大致为马或牛,其现身与台湾发生的自然灾害相对应。 K-239是20岁的冰岛血统绿型人形体Sigurrós Wotansdóttir,能够自发改变物质和能量。 在SCP-001评判流程后,生物收容区内开启了一条通往台湾的阈界;此阈界可以移动,总是联通到SCP-ZH-002周围半公里之内。Wotansdóttir特工以她的能力和对马形异常的训练去“驯服”SCP-ZH-002,直至取得成果。Wotansdóttir特工成为了SCP-ZH-002的全天照看者,缓和由其引发的破坏,每天通过阈界返回SCP-001进餐两次、或是使用Site-100内的其他娱乐。
SCP-3852,一种异常性尸体显现在小型社区内的现象,会造成被控谋杀的人员被处以私刑。 K-2547,一种数百条犬类包围并孤立小型社区的现象。K-2547由穿戴黑衬衫与受难像的智能郊狼K-2547-1领导。 K-2547会出现并隔离有SCP-3852显现过的社群。K-2547-1会对SCP-3852个体指控的罪行召开庭审,自己通过tri-location的方式同时担任法官、控方和辩护。K-2547-1的“辩护”策略包括:将若不把被告人判为无罪就永久劫持镇内水源、靠循环论证胜过非异常人类陪审团、或是判自己蔑视法庭造成审判无效。
SCP-PL-122,波兰一块地域,会腐坏和/或侵蚀有机与无机物质。SCP-PL-122的所在地信息会造成腐坏效应扩散。 K-1262是一种能够以超高速率生长的植物类物质,约为0.7km/h。 SCP-PL-122的腐败效应被K-1262的快速生长有效抑制,使其腐败效应受到限制。因为大量植物赘生物的存在,SCP-PL-122异常的真实性质无法被观察到它的人员辨明;再加上基金会文件的篡改,SCP-PL-122的异常实际无法在心智空间中传播。
SCP-055,(未知) SCP-579:[数据删除] 方枘不纳圆凿。

SCP-001的十个区域中只有九个可以造访。SCP-001的核心与SCP-001其他区域完全隔断,三根连接根系(Aleph、Beth与Daleth)要么中断,要么在当前可用的资源下无从导航。尽管如此,已进行过多次基金会探索试图抵达核心,每次探索中都对核心的性质有新情报发现。

2021年4月,探索队成功抵达SCP-001核心。下列收容圈只可由基金会管理员访问。其圈阵与一份密封文件一起收容于Site-100核心。

附录:Site-100中央收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