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帽子的Keter

Paul: Caaarl!为啥这里有个雕像在我们家里?它正滑稽地看着我。

Carl:你说啥?

Paul:那个雕像。就在那儿。在我们客厅的正中央。

Carl:哦,那个啊!我以为那是座山呢。

Paul:山塞不进房子里!

Carl:你是怎么知道的?

Paul: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把这东西弄到这儿来的?

Carl:不是我带它来的。这次我是无辜的。

Paul:那为啥它在看着你??

Carl:肯定是因为我的腿。

Paul:你从哪儿搞来的?

Carl:我漂亮的、性感的腿。

Paul:回答我,Carl。

Carl:它是从我用来变魔术的一顶大礼帽里拿出来的。

Paul: Caaarl!

Carl:好吧。我闯进了一个叫Site 19的地方。

Paul:你怎么做到的?你甚至连拇指都没有。

Carl:我用了一个鸡蛋三明治和一个床垫标签。

Paul:这到底是啥玩意?

Carl:我不知道。我试过吃了它,而它只是石头和油漆做的。

Paul:你为什么要闯进某个地方吃你发现的东西?

Carl:因为鸡蛋三明治不够吃啊。

Paul:我再也不听了。

(Paul在Carl眨眼之前转过身去)

Carl:哇!那东西刚刚动了。

Paul:什么?我刚转过去一秒钟。你干了什么?

Carl:我四天前击沉了一艘游轮。

Paul:我不是说那个!

Carl:那你是在说什么?

Paul:为什么它动了?

Carl:它必须遵循它的命运。

Paul: Caaarl!

Carl:它在地板上滑了一下。

Paul:跟我说实话。

Carl:我不知道!它大概注意到你的腿了。

(Paul转过身,看到他面前的雕像。)

Paul:哦天。

Carl:好吧,这可能是我的错。

Paul:不会吧?

Carl:至少我没把我找到的另一件东西带回来。

Paul:那是什么?

Carl:某种苍白的家伙,胳膊很长。我就看了他一秒他就发疯了。

Paul:我对你太失望了。

Carl:嘿这也太刻薄了。现在我有点希望我把那个苍白的家伙带回来了。

Paul:我再也不和你说话了。

Carl:呃,那太粗鲁了。现在我对你失望了。

(砰砰的敲门声。)

Paul:是谁?

Carl:大概是那个苍白哥。

Paul:什么?为什么?

Carl:也许它是那个雕像最好的朋友。

Paul: Caaarl!

Carl:好吧,我不知道。

Paul:你今天太糟糕了。

Carl:我是昨天偷的这个。

Paul:我甚至都不再会为此感到震惊了。

Carl:好吧,我去开门。 

Paul:你去吧,Carl。

(Carl走向门口,Paul呆呆地盯着雕像。) 

Carl:它又动了吗?

Paul:还没!

(Carl走回来。)

Carl:是的,是那个疯家伙。

Paul:我觉得你应该把门关上,Carl。

Carl:好吧。

Paul:所以,我们该拿这东西怎么办?

Carl:把它卖给美术馆。 

Paul:我在想着把它还回去。

Carl:不可能的,我们会因为这家伙收获一地尸体的。

(停顿。)

Paul: Caaaaaaarl!

Carl:好吧,我会把它还回去的。

Paul:不,我来把它还回去。 

Carl:坏主意,Paul。他们那里有好多枪。

Paul:好吧。嗯,你在那里还干了什么吗?

Carl:我杀了些人,吃了些纸。

Paul:哦。

Carl:我是说,我吃它的时候它还在尖叫呢。

Paul:是人还是纸?

Carl:你想啥呢?当然是纸。

Paul: Caaarl!关于吃会尖叫的东西我告诉过你什么来着?

Carl:鸡蛋三明治不够吃嘛。

Paul: Caaarl!

Carl:你是对的。你告诉过我不要这么做的。

Paul:很好。现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要想个办法把这个雕像还回去。

(Paul开始把雕像推出房子。)

Carl:是的,他出去之后会被屠杀的。

Paul:我能听见,Carl!

Carl:抱歉。

(Paul离开房子,尖叫着。)

Paul: Caaaaaaarl!

Carl:我都告诉过你了,Paul!

(结尾曲。)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