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烹饪一个道德伦理委员会成员
评分: +10+x

烹饪,是中华人民最传统,也是最亲民的艺术。

对美味的渴望,源自人类心中最原始的本能。吃,它一直都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一环,无论是从植物,到动物;从单细胞生物,到高等动物;还是从猿人,到人类,我们都在寻找着舌尖上的愉悦。

而基金会,也不例外。恰恰相反,在这里,基金会将这最传统的手艺成功发扬光大。在这里,吃,是最便捷的娱乐活动。

今天早上的6点,Hensec博士就早早的起床了,他要前往道德伦理部,去挑选新鲜的时令食材。

他知道,最优秀的食材往往不能光看其表面,而在于内心。

看人也一样,Hensec博士今年已经34岁高龄了,他还没死,所依赖的便是这从挑选食材里所总结出来的识人经验。

人如其食,毕竟食物总是与人联系在一起。

很快,在Hensec博士老道而娴熟的挑选下,他选择了一个最会写谴责报告的仲裁员。

在说到如何挑选仲裁员时,Hensec博士露出了得以的神色,他似乎对此别有一番心得。

“会写谴责报告,这说明他心细,心细了,兜得住汁,让汁不会露出来,那么吃起来的口感就会更好。
――Hansec”

将捆绑好后的伦理仲裁员注入B级记忆清除后,他又购买了现实稳定藤椒,连续时间八角等配料。

随后,他将经过914处理过后的芥末仔细的涂抹在仲裁员的呼吸道、口腔、尿道等需要精细处理的地方,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仲裁员的原汁原味。

这是属于O5的馈赠,为了延续道德伦理委员会的存亡,基金会的烹饪者们需要小心翼翼的遵守着他们的规矩。“不可过度采摘仲裁员,”便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项。

在基金会,每个野生的仲裁员都是一份宝贵的资产,不可被浪费。而烹饪的每一项流程,都应该被精心的对待。

熬制高汤,便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流程。

先将事先准备好的高休谟指数的奇术浓汤用大火煮至翻滚,以EVE粒子开始躁动为最佳,随后倒入处理好的仲裁员体液。

仲裁员的体液,并不是我们需要的。我们要的,是蕴藏在其体液里,含量稀少的“道德伦理”。

EVE粒子搭配伦理道德的香味浓烈袭人,稍经热锅翻滚,浓烈的香味便扑鼻而来,随后便会被热力逼出一种矿物质的酽香。

随后降低火力,用慢火熬制,仲裁员体液里珍贵而稀少的道德伦理便会与EVE粒子开始缓慢的融汇,它们就如同陷入爱河的情侣一般,缠缠绵绵,似乎永远都不会分离开来。

很快,这熬制出的粒子浆,便是我们的目标。可以看到,新鲜的EVE粒子开始缓慢的漂浮在浆体表面,那一粒粒光点就正如星河一般,这些正是大量的EVE粒子所凝结而成的结晶。而在其中,大量的伦理道德则起到了胶水的作用,它们将这群可爱的小精灵粘在一起,这既不会影响EVE粒子的口感,也不会导致娇嫩的伦理道德串了味儿。

而仲裁员的处理则是在收容室内进行的。基金会的气候总是变换无常的,而等到现在没有收容失效时便是最佳时期。Hansrc已经做这道菜做了三年。每一道流程该怎么处理,什么时候口感会最好?这些,他都烂熟于心。

一个成功的厨师,并不只依赖青春,更仰仗厚重的经验。

“这个手的按摩,还有挤体液,还有撒基金会概念盐,盐要上多少,还是要得靠手感!”
――Hansec

自制的概念盐均匀地覆盖在仲裁员的身体上,反复揉压,随后一把一把的,仔细的放入混合模因填充物。手工制作的过程繁复,这让Hansec对每一点食材都珍惜有加。

基金会菜本身的最大特点,是将寻常的食材用各类异常精雕细琢后,以华丽的姿态登场。而这里面,最大的秘密――【数据删除】的作用首当其冲。

做为一个黑漆漆的,深邃的点缀,你能在它这里体会到无数不同的体验――甜的,咸的,混乱的,神秘的,就如同一个狸猫神奇的口袋――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它会掏出什么。

而Hansec也深知这一点,只见他娴熟的从一个大型储物柜里掏出了两小把【数据删除】,并将其均匀的撒在锅内。随后盖紧了锅盖。

“这个不能加多,多了会反客为主,影响口感,少了又会导致仲裁员吃起来的味道很淡,所以多一点不行,少一点也不行,要恰到好处。”
――Hansec

20分钟后,Hansec会将浆好的底汤倒入锅中,并辅以来自次元海洋的新鲜海水。

它能去掉原本仲裁员身上的腥味,提高仲裁员的鲜香,再放入切好的科里兰新鲜熔岩,冲掉原本过重的油脂后便可以出锅了。

Hansec不仅是一个厨师,他还是一个绝佳的艺术家。至少在食物的点缀方面,他可不会允许自己逊于任何人。

首先,他在盘底放入了一个维度,它链接着另一个位面里噬魂鱼的巢穴,完美而又无可挑剔的大餐搭配上悦耳的噬魂鱼的哀鸣。这是异常的味道,模因的味道,空间的味道,伦理道德的味道,也是基金会的味道。

随后,Hansec博士选择了康德探测器作为餐桌上的点缀,并将地乌教会所做的素食作为辅菜。

最后,他选择了世界超烹饪组织生产的快乐水作为餐饮。

经过一番精心准备后。仲裁员,登上了基金会的餐桌。



后续:一个新鲜的仲裁员作为O5的馈赠,如此上好的食材没有任何地方可以浪费。

Hansec也非常清楚这一点。

“一伦一理当思来之不易,一饮一啄饱蘸物力维艰。”
――Hansec

而仲裁员的排泄物也是如此。

每当Hansec做完一次这道菜后的第二天,D级人员的菜品里便会加入美味的仲裁员排泄物包子,这对他们来说,已是一道难得的佳肴

D级人员:这包子里™的都是什么?我要向道德伦理委员会投诉你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