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宗杀妻碎尸案
评分: +156+x

2020年3月18日,我省三明市██街区██栋408室发生一起杀妻案件。受害者为菜██女士,凶手确认为其夫雨某,系SCP基金会一名三级研究员。犯罪嫌疑人雨某当前已被警方控制,SCP基金会对此事暂无任何表态。本台记者将对此次事件进行跟踪报道。

受访者:邻居李某、邻居张某

采访者:本台记者张希

<开始记录>


张希:大姐您们好。

李某:唉小伙子你好。

张某:嗯。

张希:请问您一下,您和菜██女士和她丈夫雨██先生熟吗?

李某:那可不咋地?那小伙子老热心肠了经常帮俺们提东西,拿东西,社区里有啥大小事他也都会帮着干。那小姑娘虽然柔弱了点,成天也不出门,但确实也是水灵灵地,鲜嫩好看,也怪乖巧的,谁看了都喜欢。

张希:那就您所知,他们两个夫妻关系如何?是否融洽?

李某:哎呀那可不咋地?他俩老好了,只要小伙子不出门两个人就天天腻歪在一起,小伙子老宠他老婆了,小姑娘家身子弱啊,小伙子也不嫌辛苦,天天就给她带水带药,问他累不累啊,他就说给自己老婆做事哪有累不累的道理。哎哟简直就是完完全全一个好男人。唉,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张希:你觉得他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李某:哎呦喂你可别问我介个,俺可不愿意去想那种事情。人家家里长短不能去过问的,要烂舌头的。

张希:那么张大姐,您怎么看呢?

张某:依我说啊,就是他家老婆太娇气,他伺候不了了呗。

李某:张大婶你怎么说话的呢?人家夫妻明明和和气气的怎么会突然闹得要杀人呢?

张某:李大婶你这就不懂了吧,人呐有时候做事情就是头脑一热的那时候的事。更何况人家小伙子白天工作那么辛苦危险,晚上回来还要伺候自己家老婆,换谁也挨不住啊。

张希:案发当时,你们有注意到什么异样吗?

李某:异样倒是没注意到啥子异样,就是那天晚上好像小伙子回来以后又匆匆忙忙出去了,然后又提着啥东西匆匆忙忙回来,和俺打招呼都慌慌张张的,我看了觉得奇怪。

张某:我也是,那天我就在阳台吹风,老远看到他匆匆忙忙上楼,然后家里传来一阵喀嚓喀嚓的声音,然后就是一股很香的气味传来。当时我还没多想……唉。

张希:好的,感谢二位。

<记录结束>

One-of-the-Foundations-Front-Architecture.jpg
犯罪嫌疑人所居住的高级小区

受访对象:当地警员王国冬

采访者:本台记者张希

<开始记录>


张希:您好,王警官,可以给我们大概讲述一下这次案件的经过吗?

王国冬:好的。受害人叫菜██,女,为十字花科、芸薹属的甘蓝种植物,与犯罪嫌疑人系夫妻关系。3月18日,我们接到报案称“隔壁正在发生一些很不好的事情”,我们赶到后,将犯罪嫌疑人雨某当场抓获。

green-1939664_960_720.jpg
受害人菜██女士

张希:这次事件的经过大概是什么样的呢?

王国冬:根据对犯罪现场的分析判断和对犯罪嫌疑人的审问,我们推测,当晚10点20分许,菜某在家中晒人工日光浴的时候,犯罪嫌疑人雨某从背后接近菜某,割断其根系后将其剖为两半,直接导致菜某当场死亡。

张希:犯罪嫌疑人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王国冬:我们初步推测是因家庭矛盾导致。但不排除犯罪嫌疑人自身有强烈的犯罪欲望和犯罪心理。具体原因我们正在进一步调查。

王国冬:在对犯罪现场进行调查后,我们并没有发现菜某的尸体。最后经法医鉴定,犯罪嫌疑人所食用的一盘春卷中含有菜某的身体成分。推测雨某杀死菜某后将其碎尸并食用,以达到毁尸灭迹的目的。后来在雨某手机相册里发现的照片也证实了这一点。

herb-3769381_960_720.jpg
雨某手机中提取的图像

张希:我们知道外界对此事表现出了极大的关心,你有什么话想对他们说吗?

王国冬:犯罪嫌疑人一定会受到相应的惩处,给受害者及其家属还有广大民众一个交代。

受访对象:犯罪嫌疑人雨某

采访者:警员王国冬

<开始记录>


王国冬:犯罪嫌疑人雨某,接下来我将对案件的一些细节进行询问。你有保持沉默的权利,但你所说的一切都会成为呈堂公证。你是否了解?

雨某:了解。

王国冬:很好。首先,你是否承认杀死了你的妻子菜██?

雨某:是的,我承认。

王国冬:我们了解到,你和妻子的关系在这之前一直很融洽,是否真实?

雨某:是的。在此之前,我和我妻子关系一直都很好。

王国冬:但是在3月14日至3月17日之间,你和妻子曾发生过一些小摩擦,是否真实?

雨某:是的。那段时间因为工作上的一些原因,我和妻子之间起了些小矛盾。

王国冬:请具体说明。

雨某:那几天过得尤为不顺,你懂的,每个公司总有那么些除了自大就一无是处还老不听话的新人,那段时间我手底下这种新人有点多。虽然很快就因为各种各样的失误被找理由开除了,但是留下的烂摊子还是都要由我来收拾。每天点头哈腰给人擦屁股还要应付各种各样的外来干扰让我身心疲惫,回到家后看到妻子只是躺在那里什么也不做让我很火大,然后就经常会吵架。

王国冬:但是你知道这不是她的问题。

雨某:对,没错。我每次吵完之后都会后悔,然后跑去哄她,给她道歉,给她浇水松土放松,我们还是相对很平和的。

王国冬:所以你和妻子的矛盾是在3月18日当天激化的对吗?

雨某:对。当天手底下人负责的项目出现了收容突破,然后我给人擦了整整一天的屁股,到处去跑去处理善后,还要递交各种各样的报告。回家的时候发现忘记给车子加油了,跑到一半就熄火了。我只好去挤公交,挤的时候还把脚扭到了,一个大妈还强行要我让座,下车后刚好下雨了,我没带伞,只好跑回去,路上因为天色太暗加上我又很急,绊了一跤把浑身都湿透了。我干脆选择慢慢走回去,到家门口又发现钱包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雨某:我打开家门进去,一眼就看到她在那边晒人工日光浴,一旁还放着音乐。我想到我忙了一天累死累活,她享受了一天我回到家连一声“辛苦了,欢迎回来”都没有就气不打一处来,一冲动就去厨房抄了把刀把她砍了然后剁碎。

王国冬:你要知道你妻子是做不到那些事情的。你和她结婚的时候就应该要有承受这一切的心理预期,这都是写在《植物婚姻法(1.3.0修订版)》里的。

雨某:是的,所以我冷静下来之后其实还是很后悔的。

王国冬:你为什么要将你的妻子碎尸并食用?

雨某:怎么说。当时我冷静下来之后相当后悔,毕竟我还是那么爱着她的,我当时的第一个想法是安葬了她然后去自首。可是我后来一想,不中,我不能把她孤零零留在那里,我想和她一直在一起。那个时候我就有了要吃掉她的念头。

雨某:我是个很注重仪式感的人,我也想给她搞得隆重点。我就把她捧到厨房,简单焯了一下水。等到我找出面皮后才发现没有食用油了,然后我就跑出去买,回来的时候还被邻居家的大婶看到了。我就把她和其他合成食材裹上蛋液,铺在面皮上卷起来,然后下锅炸——

王国冬:好了,停,我想我不想再听下去了。

雨某:哦,好的,对不起。

王国冬:你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心里没有任何不适感和愧疚感吗?

雨某:哦,当然,肯定会有,但是……

王国冬:但是什么?

雨某:道理我都懂,但是炸着炸着……她就变得实在是太香了。

王国冬:够了。

<记录结束>

最新报道:在SCP基金会没有提出异议的情况下,根据██市最高人民法院判定,犯罪嫌疑人雨某因违反《植物婚姻法(1.3.0修订版)》第16页第45条、《植物权利法(1.0.2修订版)》第56页第15条,犯故意杀植罪,情节极其恶劣,对社会安全造成重大不良影响,故判决雨某死刑,缓刑2年执行,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政府再次提醒广大市民:尊重每一株植物的基本权利是我们每个人的职责和义务。爱ta就要守护好ta,植物很脆弱,如果没有能力,就请勿勉强与你的那个ta婚姻,最后对两个家庭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

██市第3居委会提醒您:

爱情千万条,理性第一条;
婚姻不包容,亲人两行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