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96时停对策雷
评分: +368+x

“4号目标接近我处,我队成员A-2已失去生命体征,请求对策。”Panty说完把对讲机咬在嘴里,用止血带将自己的右上臂紧紧缠住,血液从断开的截面中有节奏的溢出,伴随着她的缠绕和扯紧,流淌的血液便腼腆了许多,不再像刚放学的小学生冲出课堂一般从她被切断的手腕里离开。

“4号目标位置接近收容区,正在突破第二隔离线,请在第三隔离线之前结束战斗,完毕。”对讲机里,指挥官继续保持着它毫无人情味的指令。

“那家伙能停止时间,你明白么。如果你要我杀猪至少也给得给我把像样的刀而不是他妈的牙刷。”Panty把浓缩代血剂插到自己战斗服脖颈侧面的注射舱里,短短数秒,Panty那惨白的脸颊上就浮现出一抹霞色。她没有选择把另一个止痛剂也装上去,因为撕心裂肺的疼痛感既给予了她负担,也赐予了她能够在这毫无道理可言的死亡气息中活动下去的源动力。

仅仅是数分钟之前她们还只是站在收容设施的电梯舱里向地表移动,只是眨眼的瞬间,队员A-2的头颅和躯干就分别出现在了Panty的两个方向,而她也在逃出舱门的一瞬间失去了她的右手掌。

在短暂的夺路而逃的时间里,她耳麦频道中传来的人声中的三分之二——整整54人都没能再向总部发出一句求救的声音。彼此互相掩护殿后的情况下几乎上是同时间失去生命体征,没有时间差和任何顺序。敌人在静止的时间里如同拈下花蕊一般采摘着她们伙伴的生命。

“现在已解除你的7号战术袋的使用限制,内部放置有一枚黑色外观圆柱形手雷。请以竖直方式取出。”

咔哒一声轻响,Panty的腰间的战术锁扣发出了淡绿色的光芒,那是战术袋的锁定装置被远程解锁的证明。她从口袋中捏住手雷的上侧,然后小心的抽出。

“倒转手雷,静置2秒后在上面的探针区按下你的任意皮肤表面以你的血液信息解除二级锁定。”对讲机里传出了一些纸张翻动的声音。

“请拉住手雷的黄色保险针,在顶部蓝灯闪烁后沿顺时针方向撕开包裹手雷外侧的第一层外膜。”眼看着蓝灯闪烁,Panty瞥了一眼仍然在滴血的右腕伤口,无奈地用牙齿咬住拉环,左手捏着手雷逆时针旋转了一圈,将外膜从手雷上撕开,随着黑色的外膜从手雷外侧脱离,Panty的掌心中来了一阵轻微的震颤,然后又归于平静。

“红灯和绿灯将会交替闪烁,请在交替闪烁完毕后并无任何一个警报灯常亮的情况下,通过红色保险针撕下手雷表面的第二层外膜,进行剥离操作时,请将手雷主体置于你的视线之外,并闭合你的双眼,直到听见连续短促的两声提示音响起。”

“已确认到K-96时停对策雷启动,请将手雷放置在任意稳定表面,并离开该区域。”Panty看向左手握持的手雷,在两层黑色的外膜被剥离开之后,手雷露出了原本的姿态,表面非常光滑似乎是强化玻璃的外壳,露出了其中淡灰色的内层,握持在手掌里有种难以形容的静默感,她将手雷放在地上,随着手雷接触地面的一瞬间,手雷的底部和主体分离,形成了一个底座似的产物吸附在地面上,而手雷主体则向上悬浮到半米不到的位置。

Panty心中产生了些许疑惑,随之而来的更是一种背后发毛的恐惧感,她匆匆离开了这片区域。


充斥着枪油味和火药燃烧气味的房间里,Brief在金属的工具箱里取出一根螺丝刀,随着扭拧底部的旋钮,螺丝刀的顶部产生了一丝电弧,并改变了形状。

“不得不恭喜你干掉了一只能停止时间的吸血鬼,能在这里见到你而不是在停尸房检查你的干尸,真是今年我遇到的唯一一件好事。”他拿起一根金属制作的中指开始往Panty的机械义手上安装,疼痛感使Panty的脸扭曲了起来。

“日了,你就不能先把痛觉传感关了再往上组装么,现在给我的感觉就像有人在用我的伤口当毛笔抄金刚经。”Panty疼得牙齿都开始打战。

“倘若关了痛觉传感,你的伤口神经必然就会萎缩化,如果一周后你还想接上你那只还在植活的断手,那么就麻烦你先忍忍,你也不想你接上的右手哪天被打到露出骨头都察觉不到吧。”Brief轻按了按Panty的小臂肌腱,确认到中指轻微的弯曲了一下,他满意得取出了下一根义指,开始安装。

Panty左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金属酒壶,往嘴里倒了一口,她擦了擦嘴,“那颗K-96时停对策雷,是你做出来的吧。”她脸上拧巴的神色舒缓了一些,“那个风格我在你这个制造间里可看来七八十回了,你骗不了我。”

“Panty干员,这涉及到3级情报以上的权限,以你的权限,我很难和你讲明白。”一枚直径6微米的螺丝被吸附在Brief的工具上,他眼球表面的一片镜片收缩了起来,形成了一个漏斗似的形状,“而且建议你现在别喝任何酒类,对你没什么好处。”

“哦,是么,不过昨天好像上头刚通知我,我得去接替我那被枭首的队长的工作,我想现在你应该给我好好讲讲我到底在拿什么东西作为武器。”她眯起了眼睛,盯着Brief。

Brief抬起头,他的眼里掠过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悲怆。

“那我可得恭喜你升迁了,但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今年遇到的第二件好事。”他拿起酒精,擦拭了一下螺丝刀。然后站起身把螺丝刀放回工具箱里,他把工具箱推进收纳舱里,然后对着收纳舱缄默了一会儿。接着他对着输入界面按下了一个数字,巨大的取纳机械将四米高的一个区域的收纳舱内的金属密封箱取出,然后送到了Brief的面前,他把箱子放在了两人面前的桌子上,将手掌置于箱子两侧贴合,随着清脆的确认提示声,箱子开启,装在里面海绵层之内的是四枚Panty曾经见过的K-96时停对策雷。

他抽出其中一支,Panty看了过去,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手雷表面并没有和Panty当初看到的那样覆盖着两层应该剥开的黑色外膜,而且也没有灰色的内层,而是有一根黑色的棒子树立在透明外壳手雷的中央。

“这好像和我当时看见的样子有些出入”Panty指了指手雷,比划了一下,“当时里面好像还有一些灰色的填充物。”

“你看见了?”Brief尴尬地挤出了个笑脸。“你难道不好奇,这世界上有什么东西能跨越时间的限制,能直截了当的攻击到处于静止时间里的敌人么。”他开始在桌子的抽屉里翻找起什么东西。

“谁知道呢,基金会里我未曾得知的产品和项目数不胜数,想必那些我不知道和不了解的项目里总是能找到相应的对策的。”Panty用金属的右手抓了抓头发。

Brief找到了一个塑料袋,他拉了一个椅子,坐在了Panty的对面。

“你所看到的灰色,是SCP-096的脸。”

两人之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

良久,Panty的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剧烈的恐惧感席卷了她的身躯的每一个细小的角落,那种强烈的莫名违和感在她的心脏里爆炸,和事实混合在了一起,直接插向了她的大脑。她的胃在一阵一阵的收缩,像是器皿里被捶打的年糕,她不禁捂住了嘴,Panty试图站起身冲向卫生间,但两条腿仿佛已经变成了棉花,已经无法指望它们支撑起自己的身体。

Brief把塑料袋递给Panty,她立即把自己胃里的一切往塑料袋里喷发了出来,她歇斯底里地呕吐着,黏液从她的嘴里滑出,拉出了晶莹剔透的丝线,在吐出了胃里喝下和吃下的一切东西后,她仍然无法抑制地干呕,她的心脏在捶打着她的肋骨,Panty感觉自己身上的汗毛都直立了起来。

“让你别喝酒并不是指健康上的没好处,而是吐起来会更加难受。”Brief拿出了一盒牛奶递给Panty。

“喝点牛奶润润嗓吧。”

Panty佝偻着身体,一只手提着塑料袋,她摇了摇金属义手,她似乎已经停下了呕吐。

“我……咳……”

Brief拔出吸管开始喝起牛奶,凝视着K-96时停对策雷,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

Panty站起身从Brief的手上夺过牛奶,将盒子撕开,把里面的内容物都倒进了自己的嘴里。“你……你自己喝个鬼啊!现在是喝牛奶的时候么!咳……”

“你不是自己拒绝了么?”Brief把手一摊,感觉颇为无奈。

Panty冲到Brief面前揪住他的领口:“你这个疯子!你怎么能把096作为兵器,来装到武器里?!你知道这有可能会让多少人死么!”

Brief笑了笑:“我敢说,这东西比你想象中的要安全不少,至少你现在还站在我的面前而不是被大卸八块,你们身上每一个战术道具都是经过基金会的审核和认可的,而不是我偷偷跑到你们的武器库一个个塞进去的,如果你要拿我问罪,至少也得听我说完。”他抬起手指轻轻叩了叩Panty的右手,随即那只金属造物立即从紧绷的状态松弛了下来,Panty看了看自己无力攥紧的右手,只好松开了Brief。

“谢谢您的理解,女士。”他整理了一下领口,坐下指了指手雷,“如你所见,没启动的K-96时停对策雷就算我们两人一起盯着,096也不会从收容间跑出来把我们两人消灭殆尽。K-96时停对策雷说到底是只会对在静止时空里行动的生物进行攻击的产品。而我在上面做了很多很多保险。”

“那你倒是告诉我,如果我和时停的敌人都看到了096的脸,为什么他被消灭了而我还能坐在这里听你讲你的疯狂点子。”Panty感觉喉咙里火辣辣的疼痛。

“因为你没有‘看到’096,而他看到了。”

“我不是很喜欢这种没有丝毫营养价值的废话。”

“简单的来说,我们通过一定方法,让处于流动时间的干员无法看到096,而静止时间的敌人却能准确的查看到096的脸。”Brief掏出一个小陀螺,放在了桌上。

“我们把096的脸以五十万圈每秒的速度,旋转在这个手雷内部,你看到的只是一些被打乱的光讯号,而只有在凝固的时空中踱步的敌人,才会清楚而准确的触发096的攻击——因为他们在静止的时间里看到的是静止的096的脸。”

Panty皱了皱眉头:“这不可能,哪怕是旋转到五十万圈每秒,096的光学讯号依然能在百万分之一秒内传到我们的眼睛里,依然能触发096的抹杀。”

“是啊,但是前提,那得是真的SCP-096,”Brief手里旋转着笔,“的确,我们利用096的图片做过旋转测试,即便我们将它的照片的转速提升到5亿转每秒,看到的D级人员,依然难逃一死,不过我们现在这个K-96时停对策雷里使用的,是096的劣化版本——使用SCP-038所复制的096,复制体的照片我们在经过测试后,发现只要我们的每秒实际转速提高到四十七万九千四百二十二圈以上,观察者就不会触发096复制体的攻击。”

“等一下,如果按照你那么说,SCP-096能在静止的时间里攻击到敌人?”Panty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是的,大概在四五年前,有一个时停能力的扭曲现实者试图偷出设施中保存的一张096照片,但他显然低估了096,也高估了自己。我们遭受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为了搞清楚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也是费了好大的功夫。”Brief摇了摇头,“从那个时候开始么,我们意识到了能停止时间的敌人可以造成的破坏之大,和我们必须要得到能与之对抗的手段。于是武器研发就从那个时候开始了。”

Panty拿起了手雷,在手中端详:“我怎么没发现里面有096的照片,难道那些黑乎乎的是缩小的照片?”

Brief拿出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一些黑色粉末:“我个人将它称为‘child’,你看到的手雷里黑乎乎的那些,其实就是‘child’,本质上就是具有磁力的细小颗粒。”

“‘child’,那这些和096的照片有什么关系?”

“你还记得你看到手雷之前,你所需要撕开的两层外膜么,两层外膜的表面有细小的电信号通道,随着快速放电,外膜表面会产生微小的磁力线,我将外膜称为‘kindergarten’,一开始我们是用一个保险装置封住手雷内部的磁粉,通过倒转手雷并进行二级解锁之后,手雷内侧开始旋转,磁粉也被释放出来,伴随着离心力撞击向内壳并牢牢贴合,之后,我们使用外膜瞬间放电,形成096照片的磁力场,就像一块隐形橡皮章,磁粉冲击向内壳之后,就会根据外膜所释放的磁场形成096的形象并压合在内壁上。”

Panty摇了摇手雷,内侧的黑色棒子纹丝不动,看来是被保险装置牢牢锁住了。

“我们为了安全起见,将096的形象分割为两部分,由两层放电式外膜来进行组合刻印,顺序和撕开次数有出入的话,只会形成一片莫名其妙的污渍,而不是096。这样的话,即便携带有K-96时停对策雷的队员被因为各种伤害而导致手雷本体破坏,损毁,没有经过正常程序的话也是得不到任何一张096的照片,只会看到破损的外壳,和泄露出来的一堆磁粉。”

“那也是有致命问题的,那如果你的手雷回收时停止下来,我们依然会在表面看到096的照片,那时候我们的回收人员一样会被遭到攻击。”Panty敲了敲桌子。

“如果不旋转,就不会有096的照片。”Brief丢给Panty一个金属,Panty下意识的用右手一接,只听呯的一声,丢出来的金属重重地粘在了Panty的右手上。她试图用左手将那块金属从右手上撕扯下来,但是粘合的力度之强,令她完全无能为力。

“这个是钕磁铁1?”Panty端详了一下。

“是的,你看到的K-96时停对策雷中央的那根黑色棒子,其本质是吸附着磁力粉末的钕磁棒,我们对其进行了磁力调整,在旋转圈数没有达到需求的速度之前,这根钕磁棒会将所有的磁粉牢牢吸附在表面,不会放走任何一个‘child’,我将其称为‘home’,它是所有磁粉的家,只有极高速旋转所产生的强大离心力,才能让他们脱离磁力的束缚,冲向内壳并拓印出096的脸庞。”

Panty千方百计的试图将钕磁铁从手上扯下,但强大的磁场就如同把那块钕磁铁焊在了她的手上,难以分离。Brief伸出手又叩了叩她的义手,钕磁铁瞬间弹飞了出去,吸附在天花板上的一块钢梁上。Panty抬起头看着那根钢梁上数十个钕磁铁,然后默默看着Brief,Brief避开了视线继续说道。

“为了增加稳定性和瞩目性,我在底座上做了个超导盘,让手雷主体可以悬浮起来,这样也可以看起来很显得很酷。”Brief笔不小心转掉了在了地上,“但是中间的确搞砸过不少,所以会有一些钕磁铁老是被弹飞到天花板上,这也是武器研究所必要经历的一些弯路。”Brief没有去捡笔。

Panty从地上将笔递给Brief,他尝试从她手上拿过笔,却被对方捏住了。

“最后一个问题,那你有想过么,即便钕磁铁吸附的速度再快,在旋转速度降低,磁粉即将被吸附回去但还没有被吸附回钕棒的一瞬间,我们依然可以在那短暂的十几纳秒里触发096。如果到那个时候,你准备怎么处理?”Panty的右手将笔按得有些变形。

“我们会让‘parents’接孩子回家。”Brief把脸靠近Panty,他从口袋里又拿出另一个小瓶。

“如你所见,这也是磁粉,但是这个磁粉我将其称为‘parents’,这些磁粉的磁力和大小,都比拓印096脸蛋的那些 磁粉child要来的高,当手雷内侧的旋转速度可以把 磁粉child甩出去的时候, 大磁粉parents依然会待在 钕磁棒home的表面,当我们要结束K-96时停对策雷的时候,我们会将手雷中心的旋转速度进一步提升,直到我们的大磁粉parents也冲向手雷内壁,这些大磁粉parents会吸附那些 磁粉child,然后家长带着孩子,组成一个个家庭——混合起来的磁粉团,藉由混合成为一个整体,它们的磁力会提高,这时候降低速度, 磁粉团家庭会直接被吸附回 钕磁棒home。”

Panty松开了手,瘫坐在了椅子之上,开始把玩着手雷。“原来它之所以被称为手雷,这个手雷的弹片就是光讯号么。”

Brief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开始其实我也不是很明白,明明是静止的时间,光子都应该不会移动,但不知为何,这些能够时停的敌人终究还是能在静止的时间里看到光,我们曾经尝试了无数种方法来尝试干涉时光,但我们依然无法有合理的学说以及知识来准确的解释时间停止,但不懂,不代表我们没手段,大多数人类总是在用自己不理解的技术去解决问题,对于我们来说,这点并没有什么区别。”

听完这些话,Panty沉默了几分钟,“我的队长,Teresa她们肯定也知道这个手雷的用法的吧。”

Brief:“是的。”

“那他们为什么没使用这个武器,如果一开始就使用,他们也不会死。”

“我不知道。”

“这次使用了你制作的战术武器,倘若需要测试意见,你一定得到了查看这次事件报告的权力,你得告诉我真相。”

Panty抬起头,她的泪水从眼角涌出,“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了,塔塔、连、Teresa、还有加莉娜,他们都死在这次行动里了,为什么不是他们使用这个手雷而是我。”她扯着自己金色的头发,她的声音因为胃酸灼伤嗓子的缘故,显得嘶哑。

Brief递给了她一些湿巾。

他叹了口气,“要和能够时停的敌人对战,在相应的半径内要做好全信息暴露的危险,你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相当于暴露在敌人的情报里,在那个区域和环境里,任何举动和行为都没有任何隐私性,哪怕仅仅是掏出手雷。”

Brief顿了一下:“你甚至不知道,敌人的位置,敌人到达了第几层隔离线,敌人在追谁。唯一可以获得的情报,只有一个,是队友的死亡地点。这次行动里在你之前牺牲的54名特遣队队员,在意识到他们处于时停敌人的侦测范围内的一瞬间,他们就关闭了所有的情报共享和情报反馈,乃至战术武器的使用申请,唯一共享的,只有他们的生命体征。接着……”

Brief的声音变得低沉了些:“他们直接向敌人前进,他们在最后了解到剩余的未在敌人攻击区域内的队友,并全部朝那些还有机会开启K-96时停对策雷的队友的反方向移动,就像走向屠刀的羔羊,他们没有任何反击能力,他们明白自己即将死去,他们没有选择冒着暴露我们持有能够对抗对方的武器的风险,K-96时停对策雷的确是有效的武器,但是绝不能被对方先察觉到,他们一个个死在敌人的攻击之下,只为了共享出自己的死亡地点来提供给其他队友敌人的大致区域,拖延对方哪怕一两秒的时间。”

“所有的队员都在无线电里听着你所完成的步骤数,敌人即便听见了,也不明白你在做什么,在每个队员听到第五步已完成之前,都义无反顾地走向死亡。”Brief喝了一口水。

“塔塔死在第一步后5秒。”

“连死在第三步完成前39秒。”

“Teresa死在第四步完成前2秒。”

“加莉娜死在第五步完成后的2分钟,她是引诱敌人至你布置的K-96时停对策雷区域的主要成员。”

Panty听着每一个名字,每一个名字都在这场战争中用自己的意志去对抗不可能对抗的敌人,没有奇迹,没有希望,他们所有人都清楚地看着自己所将前往的未来,看着寂静的四周,他们可能有些战栗和恐惧,但他们都选择了同样的抉择。

在这短暂的时刻里,Panty好像察觉了在那天离开的那个瞬间所感受到的感觉,那是一种共鸣,所有的意志和愿望都倾注在一个人所做的一件事情之上,所有的牺牲和进攻都导向一个最终的奇迹。

Brief又拿出一盒牛奶,放在Panty面前,然后从Panty外衣口袋里取出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在基金会工作,多数情况看到的报告上所写的阵亡名单,会让人感觉那是为了凸显出SCP项目的可怕性,但是那每一个名字都是我们的战友,是我们可以托付背后完全信任的人。阵亡名单对于我而言,无论看了多少次都不会习惯,所以为了能多拯救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我会拼上自己的一切去没日没夜的研发出更先进,更有效的武器,但无论研发多少武器和道具,最终要赌上性命去使用的,依然还是我们的队员。”Brief的脸有些发红,他从来都不擅长喝酒。

Brief走向Panty,将酒壶塞进她的口袋,他发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的双眼:“这些酒是属于我们所失去的每一个战友,我们喝了他们的酒,就得活出他们每一个人的份,记住他们,并且比谁都活的更久。”他把Panty手里紧紧攥着的K-96时停对策雷样品从她的手上抽走,上面沾满了她的泪水,他跌跌撞撞地把样品放置回原来的地方,然后坐在了椅子上。

“我想知道,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将有所价值么。”Panty抬起头,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Brief垂下了头。

“Brief?”Panty走向了Brief,他的身体寂静的坐在椅子上,没有任何气息和声音。

Panty急忙趴在他的胸口,开始聆听。

心跳声传入了她的耳朵,同时也有Brief轻微的鼾声。

Brief,睡着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