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发生XK级末日情景
评分: +31+x

David Rosen坐在椅子上,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这么冷静过了。与此同时,监控室内的几十号研究员和指挥人员看着监控的屏幕,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

Maria Jones转身面对众人,脸色凝重,"XK情景610-Ω会在明天发生。"

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之后将会发生什么,而他们更加担心的是,在接下来一段很长的时间内,基金会的财政会变得比以前紧张很多。

"而且,根据最近贝加尔湖附近的隔离区那边得到的研究结果,SCP-610实际上已经在一年之内被扩散到了世界各地,但是不知为何,在它扩散的区域并未发生任何相关的异常现象。"

"什么!"坐在底下的研究员Rosen发出了惊呼,"都这样了,也没有地方发出任何警报?"

"没有。"

"靠!"

在办公室外,剩余的员工已寥寥无几。所有的武装人员都已经被调去希腊那边了,站点内的留守人员也只被分配了最基本的火力武器用于防身。人们都沉默不语,Maria和David更是浑身都不自在,就像是不止一次经历这种情形一样。Maria坐在椅子上无力地面对着这一切,表示着世界地图的屏幕上,红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

这是经过计算以后,SCP-610会进攻的地方。

而他们在一个小时之前才收到这一串数据。

随后,Maria快步走出了监控室,在场的人们并未对他的行动有过多想法,他们知道Maria想干什么,并且如果他们有这种级别的权限,他们也会这么干的。

因为他们所在的RAISA部门,总是能收到第一手消息。这意味着,其他的人对此还一无所知。

"守住自己的站点!守住自己的站点!启动5级预案,准备应对收容突破!"

Maria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句话,而在此之前,她快速地输入了自己的授权号让自己具有5级权限。几分钟内,全世界的基金会设施都收到了这条信息并为进入防御状态做准备。

她看了一下屏幕上显示的时间,便明白一切都晚了。

23:17,还剩不到一个小时。

大屏幕上的某处,原本为亮红色的指示灯突然变成了金色,地图也在程序的设定下迅速以金色区域为中心放大。与此同时,他们收到了另一条原本为只有5级人员可查阅的信息。


SCP-2217的海滩上,基金会能调来的所有武装人员,全球超自然联盟能够调用的所有机甲和士兵以及地平线倡议的奇术师们都隐匿在周围的山峰上严阵以待。他们在安置人员和机甲的过程中——虽然人数众多,但是没有发出任何可能被外人察觉的噪声,这也倚仗着这么多奇术师的帮助。

破碎之神教会没有派人过来。他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没人想知道。

就在此时,第一批SCP-610个体从海面登上了沙滩。他们的数目众多,但显得特别零碎。联军的无人化自动防御系统仅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将其全部歼灭。

"就这?"

"干脆一波涌过来还省事。"

"注意保持安静!警惕周围,警惕身后!"

人群中发出嘘声,但在下一刻便被周围的情景压了下来,因为他们感受到了大地的震动——数以千计的SCP-610个体涌向了海滩!

"开火!"

愤怒的火舌对着海滩上的SCP-610喷涌而出,奇术师们联合形成了膜防御系统,被挡在膜前方的SCP-610个体在强大的火力下化为齑粉。联军强大的火力将感染体撕扯得七零八落,甚至没有给它们留下惨叫的时间!更多的感染体咆哮着扑上,用强健的肉体和无畏的意志来填补同伴遗留的空缺!

"上橙色机甲!"

联军指挥官的话音未落,数架橙色机甲从天而降,降落的动能将附近的SCP-610个体化为血浆。一时间,炮弹的火光将整个天空点亮,血肉横飞的景象被夜视仪过滤,居然也没这么惨烈。数以万计的个体从海中涌出,联军对它们加大了进攻的火力。

大地传来剧烈震动,这让人群陷入了恐慌,也间接地削弱了他们的火力,但在橙色机甲这种超级兵器面前,这一点削弱显得微不足道。下一刻,联军们感受到空气中一股明显的压迫感。

是……压迫感吗?不,是厚重的腥味!

小型的海啸席卷了海滩,把海滩上的SCP-610个体冲的到处都是。奇术师们被迫重新组建膜防御系统,但海中的景象让在场所有人的心理防线崩塌了。

在距离海滩的不远处,一个巨大的血肉个体从海中缓缓露出,直到让人看出全貌!

这是一个光是高度就足有数千米的大肉团,巨大的肉体轮廓即使在黑夜也如此的清晰可见,低沉的蠕动声和浓烈的血腥味在一瞬间打垮了所有人的心理防线。

"我操!"

"切换阵型!准备应战!"

在指挥官的军令下,联军强行收起了自己的恐惧,开始调换阵型。而他们调换阵型所需的时间远远超出了大肉团抵达沙滩的预计时间,但他们别无他法,没有一个人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情况。

大地传来更加剧烈的震动,在海的那边传来低沉的鼓声,这是齿轮与金属摩擦的声音。就在大肉团即将抵达海滩之时,一个数千米高的蠕虫型巨大机器人从海的那边破浪而来,将其在路途中拦截!

两个巨物碰撞产生的巨大能量撕裂了海滩上所有的SCP-610个体,橙色机甲因为躲避得及时而并未受损。蛰伏在山上的联军也有不同程度地受伤,但尚未影响战斗力。他们加快了对阵型的调换,争取以最好的角度来打赢这次战争。

他们也终于知道,为什么破碎之神教会没有派人来了。


近百年前,某人收拾好所有的文件,手里掌控着终极武器系统的触发器,带着他的一部分同僚与手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圣马可,也借此机会退出了基金会。而最先离开的人带着某种东西回到了这里,这里早已空无一人。

这里沦为无人之地已有一个世纪,但周围的环境和百年之前毫无差别。这里的自动化无人机系统已经可以完全排除掉人类对此地的干预,而地底的一部分放射性能量也让这个区域寸草不生。

某人走到了圣马可基地的边缘。他抬头望了一眼被设定为"见人即杀"的自动化无人机群,眼中面无表情。和他在百年之前设计的一模一样。真懒,他叹了口气,径直朝教堂走去。

他用能找到的各种方法延续自己的寿命,只是在等着这一时间到来。他径直走到教堂门口,面对着紧闭的大门,站了许久,便转身离去。他叹了口气,走向一旁的空地。因为辐射,这里已经变成一片不毛之地,但是上面的一个景象对比起周围显得特别突兀。

没有铺砖的泥土中心,有一个简易的小坟包。

他所拥有的触发器是在同行组织中分量很大的一个筹码,正因为此,他们的组织才有和基金会同等的话语权,无人敢惹。但这只是表象,他作为领导者,自然有和别人不一样的想法。每当黑夜降临,周围无人之时,他的内心便四处游荡。每当他躺下闭眼的时刻,孩子们的哀嚎声总会在他的脑海中回荡。

愧疚的心情时刻萦绕于他的脑海,是他直接造成了这一切,所有该发生的和不该发生的,总该有结束的那一刻。而身为一个组织的首领,周围发生的各种变化都让他丝毫挤不出自己的时间来解决真正该解决的问题。

而今天——今天不一样,因为贝加尔湖那边的内线传来的信息,他手下的所有人都在准备应付那一坨坨该死的血肉。周围的基地都已进入严防死守状态,他轻而易举地离开了自己的设施,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发现异样,即使有,他的身份等级也注定了无人敢过问。

他走到小坟包前,慢慢坐在了地上。望着这随意搭起来的的小坟包,他感慨万千,石碑上甚至没有一个名字。

如果我这么做了,你们会原谅我吗?他嘴里似乎在念叨着什么,但身体没有任何动作。周围没有任何生物打扰,难得一片宁静。

他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在这近百年,他从未停止研究过这一终极武器系统的原理以及副作用,他曾经想过许多无效化这种武器的手段,有绝大部分在理论上就无法成立,还有一小部分可能成立的方法也因为无法实验而被废置。但在机缘巧合中,他找到了这一最简单且最有可能成功的方法。

想要将武器系统无效化,就必须将触发器彻底销毁。

而触发器就是他自己。

他双手撑地站了起来,拍拍裤子上的泥土。望着那无名的小坟包,嘴里似乎在嘟囔着什么。


"这是……圣马可教堂?"David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问。

"是的。"Maria看着实时影像,心里一惊,"而且现在已经被入侵了。"

"这些无人机……不是触之即死吗?为什么都只是在看?"

Maria没有回答。她从没见过影像中的人,也无法得知他能随意进出的原因。但是这些无人机的自动抹杀系统是被设定为无法关闭的,而她也没收到过任何将该系统关闭的相关信息或警报。

除非,这个人的权限高到能越过无人机的自动抹杀装置。Maria脑中浮现了一种想法,一种可怕的想法,但是她无从验证。在RAISA部门,她拥有的5级权限能让她知道许多她并不该知道的事。

因此,她知道圣马可教堂到底有什么。

"我操!"

David的一声惊叫把Maria的思绪扯回了自己的脑子,她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看着David:"怎么了?"

"快看屏幕!"

Maria转头看向屏幕,她宁愿她没有看见,这一画面在她的心里留下了严重的阴影,程度并不亚于在Site-19听见682被成功处决的那次,我……天哪!

……

<23:37 — 23:39> 一男子走入圣马可收容区域。

<23:42 — 23:43> 目标停下,抬头对着无人机露出讪笑,面部细节清晰可见。过程中并未触发警报和自动抹杀装置。

<23:46 — 23:49> 目标站在教堂门口,没有推开大门。

<23:51 — 23:52> 目标转身走向教堂旁的一个简易小坟包。

<23:53 — 23:57> 目标盘腿静坐在坟包前。录像中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举动

<23:58 — 23:59> 目标站起,嘴似乎在蠕动说话。

<00:00> 目标的身体发出一道微光,随后消失不见。

两人良久无话,底下的研究员们也面面相觑。

过了一会,David才开口:"你也看到了,这件事已经超出我们控制的范围了,要不要立刻上报?"

Maria没有说话。


巨大的机器人蠕动着机械之躯朝那一坨变异的血肉撞去,而周围各处散落着金属零件和血肉的混合物,发出的腥臭味令人作呕。数目众多的SCP-610个体源源不断地从水下冒出,冲向海滩,似乎无穷无尽。基金会的弹药储备即将见底,而GOC的橙色机甲也被揍得七零八落,地平线的奇术师们也已经体力不支。

因为联军使用的武器的性质,目前暂时未出现人员伤亡。

与此同时,各基金会设施均探测到了大小不一的弱地震。

巨大机器人正在自我修复,准备迎接下一波进攻,而那个大肉团在不远处聚集力量,周围距离不远的血肉在迅速向其靠拢,它的体积在迅速扩大,由巨大机器人造成的创口正在慢慢愈合。联军的火力转移到了源源不断出现在海滩的SCP-610个体上,但也无法阻止大肉团的体积正以越来越快的速率变大。

一群SCP-610绕过前方的火力,正从后方对联军发动袭击,联军腹背受敌,难以应对。而巨大机器人也铆足了劲,巨大的齿轮快速转动,碾过周围所有的SCP-610个体,准备对正在恢复力量的大肉团发动强力一击!

就这么一刻的工夫,联军的夜视仪出现了一点故障,画面变成了一片漆黑,之后恢复正常。而巨大机器人的身躯撞在了旁边的一座大山上,引发了强烈震动。整个海滩地区一片狼藉,但只剩下一粒粒早已射出的子弹,七零八落的机甲以及巨大机器人碎掉的零件。

现场陷入一片寂静,他们尚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的心智仍然集中。没有一个人敢出声,所有人都伏在原地不敢乱动。

过了几分钟,才有人敢对当前的情况发出疑问,但是无人能够解答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血肉大敌在夜视仪受损的一瞬间完全消失,无一例外。

在原地驻守了十二小时,他们才彻底放下心里的石头,互相拥抱欢呼。在这个过程中,破碎之神教会的人员也及时赶到现场,他们对当前的情况也是一无所知。


Maria已经有24小时没有睡觉了。

她拖着沉重的黑眼圈,看着信息栏传来的一封封疑问或咒骂的邮件而无能为力。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她就像成为了千古大罪人一样。

收到消息不立刻上报,随意对他人展示具有5级权限限制的信息,随意动用全球广播,随意传播未经证实的信息,擅离职守……

2019年的最后一天,对基金会,全球超自然联盟,地平线,破碎之神教会,欲肉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特别好的日子。他们都沉浸在理由不一的喜悦中。

而对于RAISA部门来说,他们还有许多烂摊子要收拾。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