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从不落泪
评分: +9+x

“我早就和你说过,你不应该这么做。”林琳靠在房间门框上,眼睛却盯住了克斯维尔奋笔疾书的手,“你不是在写调查报告。那是一类象征启之密传的符号吧。什么纸?”

“羊皮纸。”克斯维尔答得很快。

“俗气,早就有研究报告指出,莎草纸更加适合承载精神的力量。”

“我和那些只会写写报告的人不一样,”克斯维尔抬眼看了一眼林琳,“你不想问问笔和颜料吗?”

“好吧,什么笔?什么颜料?”

“虽然是普通的羽毛笔,但是这颜料不一般。”克斯维尔开始微笑,并很快发展为抑制不住的吃吃笑声,“碾碎的蛾子翅膀,或许混了些蛾身,但是这不要紧。”

“听起来就很恶心,我们现在应该早就不用这个了吧。”

突然,林琳意识到了什么。她紧张站起身。

“我希望你没忘了我是个附魔学者Imbuing。”

“是的,”林琳朗声答道,“但我也希望你记得我是个变形术士Transmutation。”凝练成实体的水成以太正环绕在她的右腿上,在小腿部位,象征力量的隆起正以人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膨胀。

克斯维尔看上去有些惊讶,但这神色稍纵即逝。他抓起羊皮纸,字符像烟尘一般抖落。他将烟尘撒向林琳,但林琳反应更快,一脚踢在克斯维尔的手臂上,烟尘失去了光芒。

“你应该知道,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变形术是最适合救场的术式。”林琳叹着气,抓起桌上的羽毛笔,将它丢向了窗外的无边暗夜。

“我建议你不要乱动,我可以轻易控制力量踢爆你的裆部。”林琳顿了一下,“但是鉴于此种情况下,我还是要踢爆你的裆部。”


直升机接走了克斯维尔——在挪威,一个知名神秘学团体等着帮他疗伤。林琳舒服地躺在Site-CN-03外层的会客室沙发上,这不是她第一次应SCP基金会之邀从家族来到这里。虽然一般而言,学习西洋学派的炼金术士不会来到中国,但SCP基金会的邀约是个例外。

刚落脚时被友人攻击不是什么好兆头,但话又说回来,帮SCP基金会去处理那些神秘学暗示杂乱到看一眼就要发疯的灾祸现场也不是什么友善的工作。

朝阳,林琳喜欢这样想,剥离了黑夜,就像是黑夜未尽的子嗣,但它却是金色的黎明之象征。林琳喜欢金色的光成以太,这样纯净的光成以太只能从太阳中寻到,如果有人能从人造物中找寻到这种以太,那么他离大成者就不远了。

但是这次的任务目标里没有光成的以太,甚至也没有人造光的虚弱照明。在看过档案报告后,林琳认为,如果有人想在这样的地方探索,他一定需要搬个太阳在身后才行。

“这不是纯粹的黑暗,而是深渊。”林琳思考片刻后判断。在那本臭名昭著的《渊深启示》中这样说:“直视深渊能够逼疯任何一个没有光性相的凡人。但总得有人直视深渊,所以疯人院永不歇业。”

“但是我接受这个任务。”林琳说。因为她知道在这里说不定可以找到光源,而深渊总需要一个光源引导。观察人类的堕落与绝望是林琳的乐趣所在,而寻到光源也能够在逃离深渊的瞬间感受极乐。

“我们现在就走吗?”

“不,这个SCP只有晚上才出现。”白衣男人摇了摇头,“我们继续聊会吧。看看更多东西。”


euro-400249_960_720.jpg

SCP-CN-████。

项目编号:SCP-CN-████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被收容于Site-CN-03的标准异常收容柜中。对项目进行实验需要3级及以上权限。一旦发现更多类似SCP-CN-████的硬币个体,尽快的收容与掩盖处理被认为是必要的。

描述:SCP-CN-████是一枚2010年产1欧元硬币,目前尚未发现更多与项目性质类似的更多异常个体。

SCP-CN-████的异常性质将在一名人形生物接触项目表面时展现出来。接触者迅速进入深层睡眠,苏醒后的接触者报告了一超维空间内的城市,不与任何已知的地球上或地外地点相符。接触者对该国度产生了极度眷恋,A级记忆删除在这一阶段效果有限。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东西。”白衣男人带着苦笑。

“嗯哼,但我可没看出这和那个深渊之间的关系。”

“到了晚上您就知道了。这个硬币,怎么说呢,将挣脱我们的控制,出现在舟山上。但是……我们也无法进入舟山半山腰以上的空间,一堵无形的墙拦住了我们的特遣队。”

“禁断结界。”林琳点点头,深渊周围有这玩意很正常。

“但是您知道吗?那个被您重伤的站点炼金术士,也就是克斯维尔,他在晚上也会消失。”

“出现在那个山上?”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我们找不到他。哈哈,或许您说的对,他在山上,但是我们进不了山。”


“北欧分部报告了,克斯维尔消失了。现在是北京时间20时,我们走吧。”白衣男人指着一队全副武装的战斗人员,林琳不懂现代兵器,但她能看出这枪支不一般。“请跟着他们走,我们的人会带您一起上山。”

结界出现得比想象中早。那个男人说错了,林琳与队员们只在三分之一处就遇到了阻碍。

“第二言,”林琳命令队员戴上耳塞,“我来破坏它,你们给我当心深渊里随时可能冒出来的魔物,物理攻击可以杀死那些东西。”

如果一个懂炼金术的人观测这座山会发现,山腰出现了一圈银色的环带,耀眼的锥形金色光芒缓缓凿开了一道缝隙。

出现在林琳与队友们眼前的破裂结界里,没有什么恐怖怪物,只有一个骷髅头颅状的灯台。登山道突兀出现在灯台脚下,亦或者灯台本来就摆放在进一步向上的登山口。本该注油的地方却是实心的,骷髅空洞的眼神看着所有人。特遣队员开始张贴封锁胶带,没有人注意到一个队员缓缓出列,踏着迷惘的步伐接近灯台。等子弹击穿他的左腿时,他猛然扑倒,头部磕在灯台上。没有发出响声,他消失在了所有人面前。

“这灯台里还有空间?”队员们手忙脚乱摘下耳塞,或许戴着耳塞作业是个错误,但很快证明了不戴耳塞更是错误。

第三言的犀利攻击接近了一名队员,代表刃的以太在精神的加持下无坚不摧。

林琳向那个队友洒出汞液,命令队员们退后。

“我抑制了他身上的精神力量。他很可能会死,也说不定命大。你们不是有那种记号吗?记得在纸上写下来,然后就可以戴上耳塞了。”林琳的话短促有力。

很快,封锁结束了。


“所以,这是深渊的入口。”裂缝在灯台实心的面上蔓延,发出幽幽蓝光。队友们都摘下了耳塞,在安全地带等待命令。

“你看,这是布卢斯标记。”林琳紧张环视四周。“我进去看看,你们走吧。”

“走?去哪里?”

“走的越远越好。”


幽深的小径似乎永无尽头。传说古老的国王在这棵树上被吊死后尸体并未死亡。斯卡雷特的力量乘虚而入,布卢斯的泪陷入了每一个阿拉卡达人的灵魂——这是他们应当受的报应。折磨通常不会停止,在这里也没有死亡这回事。最通常的情况是一个人离开了,他去了哪里呢?或许就连深红之王宫殿里的小丑也不知道。

可是?他还能去哪里呢?

“布卢斯。”林琳轻声呼唤。

“你还在靠近我?我会杀了你。”

“你总是多疑。”林琳说,“我就知道,布卢斯。你化名克斯维尔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这个。”

“奇迹之人的硬币?你知道这个?”克斯维尔,现在是布卢斯,说,“那么老师的传承没有中断。”

林琳接过话头:“传承从不中断。在你失踪后,老师制造了人造人,哦,就是Takwin,那个小玩意可以活几百年,支撑到现在够了。”

“你本来已经吊死,流浪在这里,你到底为了什么?”

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我们不知道林琳到底听到了什么,但是她似乎已经找到深渊的光了。片刻后,布卢斯走过光芒。光滴落在皮肤上,与液体并无二致。林琳没有看见人类穿过光源时的愤怒绝望。


“异常消失了。”白衣男人有些高兴的样子。

“我不高兴,因为我还要做口述。原谅我的删减。你们有那种药,可以逼人讲话的那个?对我没用,我已经用过硫磺更改精神了。”

“我们不打算对您用。”

“好的。”

据说,布卢斯死后的执念化为了一个面貌不清的附魔学者,他的能力举世无双。但他从不展示炼金术,只为了自己的诞生之源活着。他不知道自己的意义在哪里,于是决定成为一枚尘世的硬币。英镑,法郎,卢布,乃至阿尔斯通。在不断被交换的过程中,他终于发现了意义的顶峰——为了让生活变得有意义而活着,就是最大的意义。于是他不再等待,重新化为人形。但他的内部裂痕愈来愈大,为了已死的自己而活着,还是为了之后的此在众生而活着?我们相信他经过了痛苦的抉择,最终,硬币变得破碎,只能支撑1欧元的意义存在,而附魔学者也不再万能。

他看见了斯卡雷特的壮大,一个名叫SCP基金会的组织与那个鲜红国王可歌可泣的斗争。于是他的一部分作为基金会研究员活着,一部分作为人民手中的救命稻草活着。

我相信他度过了充实的一生,但他没有哭泣。因为世界从不落泪,不仅是那个已经死去的世界,更是活着的这个世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