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CN-21,Tentacle与Andros
评分: +27+x

-6d 12h 10min

#关于贵方站点的评估已经完成,融资会继续进行。#




Ecun转过身去,险些把手里的通行证捏断。

额头边缘的刺痛感蔓延着,令他无处可逃。勉强绕过主席台,他努力掩饰住不适,疾步走入厕所。

冬日刺目的白光从站点的翼楼反转而下,不偏不倚地投射进会场中。研究员们挤在一处,心生燥热。

向左扳动水龙头,清凉的触感被手掌扑至面颊,痛感大为减轻,几近不可察觉。

Ecun长出了一口气,甩干水珠,踱向留给特派员的粉色塑料椅。



嗒——女特工Milk敲了下桌子,向组长Karldark示意稍远处刚刚现身的Tentacle。

“老板来了。” 昼夜无休的审讯,让Milk的眼袋和黑眼圈越来越重。

会议前的最后时刻总是难熬的,主席台仅坐着Ecun一人,无形中增添了不少尴尬。

几经拖延,与会者终于到齐。Tentacle略一摆手,Ecun走上主席台,展开发言稿——



“我是中国分部4级研究员Ecun博士,代表工程-安保联合部门发布关于Area-CN-202的重要报告。”

Ecun瞥到人群边缘,一个模糊的影子——Andros夹着书走进椅子堆,未戴防毒面具的脸映入眼帘。

Milk捋捋头发,把手中的平板递给Karldark,但后者正出神地看着刚走进的军官。二人落座僻静,适合监视会场的一举一动。

“新生的秩序总伴随着阵痛——尽管稍有分歧,仍有热爱基金会事业的人们,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挽救分部于水火之中。”

Ecun又瞥了一眼Andros,他正缓慢地阅读着自己带来的书。

“尽管,21站已为我们做出了长久的贡献,但她也越来越难以适应新的需求:围绕Wnt-4的收容模式。”

"请诸位不要忘记,Wnt-4工程是中国分部的福祉,它已经,并仍将继续挽救成千上万基金会人员的宝贵生命。"



Milk眼看着Ecun将投影仪拍了又拍,临时搭出的白幕浮现出不太鲜艳的规划图。身旁的Karldark把陶瓷刀收进怀中,从座位上站起来。

"利用Wnt-4技术搭建的Area-CN-202已经在上半年进入最终调试。施工进程一旦结束,构成Area外壁的长柱将紧密贴合在Site-CN-21的站点地表部分,并向下深入数百米,将站点完全包容在内。"

Ecun站在高处,忽然觉得冒犯了Tentacle。但余时无几,他有必要一言而尽。

"届时Area与21站将完全融合,为迎接34站及‘心脏’的回归做好万全准备。"

Andros将一只手悬在纸页上,而另一只手则在书脊处轻颤着。

"今年年初,工程部发掘到了原34站的解析方案。这个方案使得分部再次启动对Wnt-4的全面研究,并取得了诸多成果。"

Ecun突然愣住了。因为眼前的Andros正死死地盯着他,椅子旁的研究员们感觉到异样,纷纷转过身来。

"而真正摆正Wnt-4工程地位的,则是由中国分部负责人Tentacle领导进行的整风运动——"

横亘在Ecun和Andros间的空气凝固了。

"那些昏庸的基金会官员们——"

砰!

砰砰——砰——砰——砰——



Karldark箭步上前,将Tentacle护在身下。Andros从镂空的书页中掏出一柄袖珍手枪,在咫尺的距离上不住扣动扳机——

狭窄的主席台变成了屠宰场,鲜血四处迸溅。

Ecun坐倒在地,旋即挣扎着站起向后退却。

Andros不屑地撇撇嘴,稍抬手臂便将Ecun射倒。

Milk后发而至,从惊慌的研究员旁闪出,Andros转身击发——空膛。

避开掷来的枪身,Milk拦腰抱住男人一同摔倒。三四名特工一拥而上,令Andros动弹不得,但他仍然挣扎着,口中含混地咒骂着——

"你看一看——"特工们向Andros注射安定剂,却只能让他愈发暴烈。

"这就是你要的……你要的……你睁开眼看看!啊——啊……"Andros猛地从颈间扯下一把狗牌,扬到Tentacle的脚边。

Karldark举起刀柄重重砸下。


“——我希望你可以正面回答问题。”

Kirov又翻开一页。对面的男人面无表情,四平八稳地端坐着。

"Andros。我还有你的一些材料,可以把你保出来的。"

Andros的视线越过Kirov,投向角落的纸篓。

“几点下班?”Andros慢条斯理地活动着肩膀,贴附在肌肉上的电极随之起伏。“既然不做官了,早点回家。”

“事由突然,Tentacle只是暂代主管——这不是你该说的,Andros。”Kirov合上文件夹。

Andros的表情微妙起来。

“抱歉,朋友——我忘了,你仍然是忠诚的员工。”

Karldark推开临时审讯室的门,Kirov站起来略一含首,走了出去。Andros抬起头,与Karldark四目相交。

穿过狭长的走廊,Kirov在堆满文件的中厅里停下,注视着路过的研究员们。Moyo转过身,对他比了一个手势——

这时他才意识到那个女人来了。

白大褂藏住娇小的身材,略显臃肿地拖在地上,苍白的面颊仅露出一抹绯红,躲在蓬乱的乌丝后。

女人循着Moyo的视线望向Kirov,张口欲言——

“诺,就算你天天来,我也不能带你见他。”Kirov把无奈的表情还给Moyo。

“不…不是我,本部的飞机明天到,Sunny回来了,她要见他。”女人的声音很小,却十分清晰。

“所以?让她直接去见Tentacle,见犯人能查出什么来?”Moyo不以为然,一只手摩挲着手电。

Kirov打断他,“如果是这样,就让诺见一下他,提前做好工作。对本部的人不能什么都讲。”

Moyo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打量着眼前的女人,“那——就没办法了。”



嗒。

潮湿的天花板边缘滴下水来,盘旋而下的狱室愈发阴暗。

Moyo走在最前,诺紧紧跟在他的身后,局促地挪动步子。

Kirov打开手机,屏幕上印着寥寥数字:

Andros把Moyo咬出来了。枪是从他手里登记的。

Kirov狐疑地看向Moyo。

寂静逼到Kirov的眼前,越来越响——

Moyo站定,掏出卡片轻描淡写地划下。三人身前的墙壁咔咔作声,如同百叶窗般映出其内的景象。

“看看,”Moyo意味深长地朝Kirov一笑。后者仅仅往那骇人的景象投了一瞥,便别过脸去。

“看看我们的好国王——”

诺霎时间如遭雷击,痛苦地伏下身去。

“Holy Darklight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