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德萨的刺客”,Scarlet与Koo
评分: +21+x

-6d 07h 00min

#望贵方尽力继续建设区域,越过奎尔蒂极限是无法被接受的。#


Scarlet又压了压帽檐。

他自知此行艰难,若失了约定之物,必然无法交代。

货架如同层叠的战壕般掩蔽着他,越过便是一片空旷。

他能感觉到特工的步伐,在沟壑深处游荡着,越走越近。

四下寻找无果,脚下的油锅越烧越热,几近将他逼至死角——

在这里。

窃得瑰宝一般,他拾起它,谨慎地捏在手中。



交错的步行电梯有条不稳地煎熬着他。他不清楚特工在何处潜伏,只能推测他们的面容,与四目相交时的惊愕。

别挤——他警觉地看向声音的来源,一个青年露出头来,耳机的透明导管斜斜插入衣领。

血液瞬间涌上头顶,Scarlet转过身,试图挣出人海,仅换来低声的抱怨。

步梯到头,他腾挪向收银台。

略微用力之下,他挤进了边缘处的队伍,远离搜寻的特工。

你这人!怎的——

不料后方传来尖锐的责备声,打破了人们无言的静默。Scarlet赶忙辩解,眼神恍惚闪烁。

但身后人的叫喊仍不停止,几只手推推搡搡,夹杂着新鲜蔬果的味道。稍远处有几名青年转过身,狐疑地打量着。

您等一下,等一下——

Scarlet的身体掠过一阵战栗。多年的涉险经历令他直觉敏锐,他一面妥协,一面考量逃脱的路径。

电梯上的青年走出,与其余几人汇合,疾步走向Scarlet。

Scarlet脑海中响雷乍起,他顺手拉下堆在一旁的货架,双腿兔子似地迈开。

身后传来枪声和尖叫,一阵凉风刮过小臂。Scarlet堪堪躲出超市大门,墙壁的碎片扎得他上蹿下跳。

但他已经无处可逃了。

路中央急驶而停的SUV内,特工们鱼贯而出。一只灰色西装下的手掣住Scarlet,就要将他拉到身下——

陌生的血花带着热气喷出来。破旧的面包车闯入视野,面向自己的车门大敞着——

Scarlet三步并做两步,用吃奶的劲堪堪挤进车厢。



Koo回过头,好笑地看了他一眼。

将嘈杂甩在门外,Scarlet半是惊讶半是气恼地看着Koo。

“别问。”驾驶座上的女人把Scarlet的话噎回嘴里,专心地拧着方向盘。

面包车从狭窄的小路窜到干道,灰或黑的西服愈来愈远。

“东西呢?”Koo把手伸向后排,Scarlet急忙从塑料袋里掏出各式物件递到她手里。

“没找到胎教光盘,不过我从冰柜里拿了新刺身——你等会拆——”

Koo满意地把盒子扔到副座上,仍将手悬在Scarlet面前。

“那个呢?”Scarlet一愣,随即抽出一本杂志。

Koo撤回手,吃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坐姿。Scarlet望着她隆起的腹部,紧张地说道:“你这样没法子开车的。”

护栏和树连成线,从窗沿不断流失。几经辗转,面包车最终驶进了一处地下通道。Koo良久不语,直到车身被黑暗笼罩。“好好想想,应该取什么名字。”

Scarlet刚要开口,就被座位的抖动打断。他感到四周正徐徐下沉,将二人拖入某个瓶子的底部。

思维绽开一个线头,Scarlet隐约找到了些灵感。

黑暗褪去,面包车现身于某个“停车场”的中央。Scralet跳下车,小心地将Koo从座位上扶出。兜兜转转,二人几番寻找,终于驻足在一辆皮卡旁。

“不一定要两个字的名吧?我蛮喜欢单字的——”

Koo正欲拉开车门,却发现阴影中站着数人,Scarlet拔枪,将女人护在身后。



魏走出阴影,从耳边摘下耳机。

Scarlet把两只手都放在枪柄上,默不作声。

“Koo必须留下。”魏面容枯槁,沙哑道:“分部岂容你自由来去?”

“都到了站点车库,还讲这些空话么?”Koo盯着魏的制服,语带讥讽。

魏紧逼一步,身后的特工散开,围住Koo与Scarlet。

女人的动作很轻,将一枚奇异的短剑捧在手心,特工们纷纷举起手枪对准那物什。

魏强压着不安,眼看着女人握紧剑身,手臂不住颤抖。

短剑悬于Koo的小腹前,她玩味地眯起眼睛。出乎魏的预料,火焰并未迸出,仅有刺目的光环将Koo与Scarlet包裹起来,愈来愈亮。

意识到事情不妙,魏发一声喊便急冲向二人,却只扑了个空,坐倒在地。他骂了几句脏话,戴上耳机打算汇报情况——

四周忽然只剩下死寂。

他不解地看着双手,手枪不翼而飞,仅留下没有老茧的,干净的手掌。地面则融化开来,缓慢地流动起伏,最终黯淡不见。

“先生——先生!”特工们跑向昏倒的魏。

Koo收妥短剑,从背后牵起Scarlet的手,二人正身处一幢烂尾楼顶,沐浴着短暂的黄昏。

女人坐在窗边,Scarlet翻开杂志,朗读道:“奥莉维亚匍匐在她的王座边缘,黑裙沿石阶翻折而下,在冰冷的大理石表面平铺开来……”



魏感觉回到了过去,清晰地被炽热感所包围。

整座城市都浸在热力之中,越来越烫。若非职务在身,他永远不会来到此地,除非——另有原因。

Mal站在他面前。她尽力拢着头发,用调侃的语气向他询问——

“先生。您在看什么呢?”酒店的玻璃外墙变成了波浪。

他无法让自己的呼吸平缓下来。Mal靠近,白皙的肌肤与衣物界限明晰。

两个人正在马路边缘,红绿灯的铃声时有时无。

“……在哪里?”魏虚脱一般地开口。Mal眉毛舒展,眼角泛起笑意。

“你来,就为这个么?”铃声急转而骤,越来越近。

他就要失去Mal了。

魏的心被攫住,在胸腔中痛苦地搏动。

“恐怕——他们要沿着时间逃走了,先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