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CN-52,See与Ding
评分: +18+x

-5d 23h 28min

#尽管暴胀的最终遏止是先验性的,但贵方仍需要有限的帮助——这一部分帮助已被派遣。#


最开始是一个点。

扩散为线,倍增数条,横亘在视野里。

See突然意识到这其实是半垂的电线,在视野的尽头打着火花。尽管看不真切,焦糊味却是实在的,刺激着他的鼻子。

然后声浪才涌进耳道。濒死的叫喊声煞是骇人,但并非是他的声音——他的下颚给打飞了。

弹头内嵌钢芯,飞行弹道稳定,只是枪手太嫩,没要了他的脑壳去。

See算了算出血量,大概有两个他那么多。

那他在干什么?出窍抑或是弥留,他不太懂。

身旁有人。

一只手在他的断肢处抚摸,奇异的热量在皮肤蜿蜒,很快传遍创口。

他有很多创口。但都不及此时的炙热清晰,仿佛尖锐到划破空气。

某种针剂从他的静脉被注射,痛感瞬间褪去,他感应到自己失去的四肢,正一根一根在身上重现。旁边的研究员朝他笑了笑,"你已经死了。"

See再次晕厥。醒来时他已身处一个巨大岩洞的底部,耳畔满是人声的嘈杂。

Bread拍拍See的头,他眼前一花。

“C区的See醒了,”Bread俯身去解电极,柔软的香味弥散在他脑海中,转瞬却消逝不见。

See爬起身,险些失去方向跌倒。Bread注意到他的异样,道:“新的神经需要时间适应。”

他惊讶地发现——在模因的作用下,躯干正竭尽全力维持运作,肢体的缝合处则缓缓渗出液体。

“一两天就好——先和我来,主管要见你。”



从临时挖掘的坑道中跋涉前进,缄默的人群或坐或立,注视着See与Bread。偶尔有人挡住去路,将各种物什塞进Bread的手中。一只冰冷的手扯住See,他慌乱之下去摸,仅触到粘稠的血。

诚然他阅历匪浅,也未见过这般景象。

辗转良久,二人终于来到坑道尽头。See精疲力竭,端详伪装好的入口。Bread无奈地笑笑,扳下某处隐秘的开关,老旧的闸门缓缓升起——

门后的斗室内,十数人争论不休,Ding则在最里端招手。See踉跄走进,才发觉自己已多年未见过Ding。

他走到Ding面前。男人的头发被灰白侵蚀,脸上的皱纹若隐若现,一双锐利的眸子藏在深陷的眼窝里。

他很庆幸Ding还是老样子。

Bread简要地描述了See的身体情况,便轻轻踱出密室。男人收起资料,转身朝See发问:“感觉如何?”

“很乱。”陌生而熟悉的身体让See无所适从。

“Bread博士应该讲了,这项技术还需要调试。”Ding的神情如常,让See难以将他与通报上的叛变主管联系起来。

“……她好像没有提及这个。”See接过Ding递来的凳子,勉强坐稳。

“那,现在你知道了——”Ding摘下眼镜,慢条斯理地擦拭,“听说ISD追了你很久。”

“从21站出来,我换过四五次交通工具,ISD起先在机场设卡,后来变成封锁国道和高速……”See下意识去抠血痂,“路上有几个站点的同事和我同行,但是——”

主管戴妥眼镜,慢条斯理地盯着See。

“ISD投放了几种我从没见过的模因。”



“See…See…”Rainsnow蜷缩在车尾,枪声越来越密集。

Maki用痉挛的手抓挠喉咙,Robe捣头如蒜,全身泛起蓝光。

所有的声音都开始混合。See攥紧铭牌,用力,再用力…..

“我很抱歉。”Ding沉默半晌,随后抓起See的手,从另一条隐秘的坑道向站点中心走去。

“特殊时期,所有人都要做出选择。他们已经选择过了,你也是。”

视野不断颠簸。See在矮树林里疾跑,身后是嚎叫和光柱。树林边缘零星地闪出火光。他拾起铭牌,Anglia在向他呼唤,咆哮——

“我也有自己的选择。”Ding的手伸入一团荧光,颜色由红转绿。山岩所构成的墙壁渐渐消失。

See的怀中是浸满鲜血的铭牌,消声手枪噗噗作响。他绝望地看到Well冲出水坑,叫骂声戛然而止。

“分部的心血,我一定要保护。”Ding与See站在黑暗的广播室中央,只有嘈杂的人声此起彼伏。

魏拉下套筒,把枪对准See,半垂的电线变成一个点,焦糊味却是实在的。

广播室骤然明亮。钢化玻璃窗外的一切,令Ding也略微一顿。他沉声道:“几十年的苦心经营——”

See感觉时间静止了。




眼前,由广播室向下俯视,是密密层层难以计数的,黄白相间,不住挪动的人群。

中国分部所有站点的逃亡研究员都聚集在中央广场。

“就是他们。”

穿过小门,Ding与See站在半开放的平台上,人群停止了骚动,几千道目光聚焦于一处。

“看看这些基金会的孩子,”Ding的目光如同慈父般环视。

铭牌甩在See的身上,残缺的身体仍有痛感。Karldark从魏旁走开时,他看清了铭牌上的标志——向内的箭头被圆形环抱着。

“「自食其果」,”魏丢掉注射器,点击屏幕,See旋即晕厥过去,“记好我们的格言。”

Ding直视See的双眼,缓缓道:“带着他们——”

“到52号站点去,毁掉那个巢穴,做分部的引路人——你一直都想这样,不是吗?”

“保护好Site-CN-52。”

“欢迎Dr.See,成为ISD的一份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