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CN-34,Hannah与Tictoc
评分: +29+x

-232d 10h 33min或-4d 14h 50min

#Wnt-4造成的症状是不可逆的。回收MTE以外的财产不在我方议程内,贵方宜自行处置。#


Prism还在摇头。屋内的病人又弓起身。

Abigail放下电击器,找出一根肾上腺素。

噗。病人的身体发出一声闷响,荧幕上的线条勉强鼓起。研究员们手忙脚乱,一拥而上。

Abigail犹豫地看向Tictoc。

“模因结合效率太低,熬不住的--”病人的嘴里流出涎水,Prism偏过头。

Tictoc抬手,用对讲机低声道:“钾通道维持剂50单位,开始计时。”

男人还在挣扎。

Prism的轮椅转了半周,缓缓踱到过道,“她在等进度。”

屋内的病人应和一般,忽然停下动作,身体舒展开来。

“……Abigail博士,Wnt-4-β,一零四,归档体征记录。”Tictoc站在长鸣不止的扩音器旁,眉头皱紧。

“神父——”Prism的表情温和,“她在等你。”

Tictoc沉默地走出监控室。

Site-CN-34的构造精巧,单向透明的幕墙下是不断穿行的员工,恍惚间与陆家嘴的人流融为一体 。Tictoc是旧站点翻新的见证者,从老妪倒流回豆蔻的种种,他都历历在目。

34站好似一件艺术品,每个员工都是不可或缺的细节——

嘭。

年轻的女研究员撞倒路障,裹挟着惊呼和尖啸冲出门。

这艺术品被封入透明的盒中。

女研究员满脸惊恐,转过身面朝站点内的众人,嘴唇张张合合。

Abigail几欲上前,都被Tictoc拦下。

脚踝与皮鞋开始溶解,隐秘地向躯干蔓延。女研究员的双手止不住地淌水,随后又变成粘稠的浆液。

Tictoc分明看到她在融化。

人群鸦雀无声,逐渐散去,Abigail吃力地将路障依次扶正,始终低垂着头。Tictoc走向女人,正待开口——

“她在等你。”Abigail抿住嘴,失神地望向幕墙外的蓝天。



Varitas抬高声音,从长桌的另一端质问Prism。

Svba眼前的空气逐渐僵硬,喉咙中排列的圆场话咽了又咽。

“没有时间了,没有时间了——整个β就是死胡同。今天的β-2是神父把着做的,有用么?”Varitas一扫往日的冷静,声线因激动而颤抖。

“站点的机能残余都不能确定,哪怕它不会在运行中崩溃,也是用一次就少一次。如果标识地放不下站点怎么办?如果敌组织要夺站怎么办?现在会议室里,有谁能担这个责任?”

Svba试探地把手前伸,“是,Prism是考虑到情况复杂——”

Varitas径直开口:“我担——你害怕负责,就把权限开放给我的部门。”

眉毛微竖,Prism道:“不可能。也不用你质疑。Varitas,我希望你明白,我们现在必须信任她。”

Svba无奈地把手揣回兜,身体陷进沙发。

“最多一周。然后,”Varitas系上白大褂,纽扣一丝不苟地挤出,“α解就会完全失效。届时做选择的就是她了。”

Prism沉默以对。Svba小声道:“和Abi同期进站的那位研究员,今天……”

“所有人都看到了么?”Varitas的神情复归镇定,Prism略一迟疑,抬手将文件轻轻放在桌旁。

“都看到了——这是没办法的事。”Svba翻开文件的封面,“神父…他应该去找她谈了,无论怎样,她有必要知道现在的情况。”

“她多长时间没出来了?”Varitas疑惑道。



Tictoc穿过第一扇门。他即将抵达Site-CN-34的零号Unit,循着步行梯的轨迹向下,他听见某种异样的响声,正愈发强烈地回荡着。

Tictoc穿过第二扇门。从上至下贯穿站点,难以全览的宏伟结构向他敞开,灯光像融化的铁,从他面前一直流淌到视野边缘。站点中央的巨大空腔如同星空一般,包裹住他。Tictoc抬头,只看到几分模糊的轮廓。

Tictoc穿过第三扇门。自从事故发生,他已有数周未能见到她,若非事发紧急,恐怕她也不会唤他前来。

感应屏障在Tictoc面前消失,他终于进入到Unit内部。他深知站点的一切都依存于此,无论怎样的修缮,升级,重建,也仅是对此地的装饰。

抑或,它就是Site-CN-34的代名词——

Tictoc来到了“心脏”。

“心脏”的搏动震耳欲聋,他不得不戴上耳机,一边忍受不适,一边寻找她的踪影。

——你有多久没进MTE工作了?

错愕之下,Tictoc转头,发现她就在自己身后。

“Hannah——”

Hannah摘去护目镜,露出一个微笑。

“小声点,”Hannah指了指耳朵,“塞紧。”

Tictoc扶正耳机,世界便只剩下她的声音。

“怎么样了?”二人脚边的地板升起,变成桌椅的形状。

“β-2没有用。α的所有转录规则在β里都无法生效。”Tictoc搓了搓指关节,皮肤之下的金属触感令他镇定。

“这样。”Hannah缄默片刻,旋即又点亮眼前的桌面,展示给Tictoc。“前天我又找到了这个细节,连翻新都没有查到的——这条,你看时间戳……”

Tictoc本不想作何评论,但她所示意的内容仍让他感到吃惊——

“失效的……你的意思是,这条注释的编辑日期是……”Hannah的眼睛发亮,让他不愿直视。

“Wnt-4太迷人了,不是吗?”Hannah寻找他的视线,他越来越窘迫。

“Hannah,除了β-2的事,”Tictoc迎上她温和的目光,“逆模因区一直在扩散。”

“G层百分之五十的区域,已经无法进入。”

不容Hannah回复,Tictoc兀自叙述着:“有几位研究员正在提议,继续用α解盲跳,哪怕之后直接解体…..至少能保全部分人理智地回去。”

“因为β解……连人体实验都不能完成。让它替代α解传送全站的可行性太小。”

“神父,”Hannah的声音很轻,“有多少人出现了症状?”

Tictoc摸到关节里的转珠。“三百人。今天上午还有一位隐瞒症状的研究员,跑进逆模因区自杀了。”

“你知道的,即使现在不是这个情形,‘心脏’也要翻新。α解必须被换下——它越来越不稳定了。”警报声倏然响起,各收容单位的监控量表由白转红。

“心脏”停止了搏动。

Hannah的表情如常,“从进入站点的第一天起,我们就被教导——”她激活另一个页面,将字符一行一行重新写入。

“心脏”缓慢地恢复正常,警报声也戛然而止。Tictoc脑内的辅助系统提醒他,逆模因区又扩散了。

“34站永远卓越和自由的秘密,都在这个Unit里——都在‘心脏’里。”

“或许在过去,‘心脏’是无懈可击的,但如今它只能拖累我们。”Hannah离开Tictoc,走向Unit的工作台。

“其实站点永远卓越和自由的秘密,是你们——

而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


罗葭的笔记:

『Wnt-4:一种带有特殊异常效应的信息片段,存在多种编译及表达形式。已探明的Wnt-4异常效应包括模因及逆模因效应。在部分条件下Wnt-4表达模因效应,部分条件下则表达逆模因效应。

Site-CN-34:该站点的改造细节已不可考。仅得知Site-CN-34的最后一次结构性改造中,站点中央嵌入了MTE。那之后,全站点大部分(>95%)的收容协议都被修改,以符合新的收容模式。

MTE:基于Wnt-4异常效应设计的大体积设备,通称“心脏”。详细构造不可考。设计时间不可考。MTE于Site-CN-34的应用已表明其部分设计目的。MTE的用途至少包括物理现实位置转移,异常项目无效化(有限的)及航天器推进辅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