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CN-21,Darklight与Nautilus
评分: +21+x

-4d 05h 03min

#Arran先生亲启:

令嫒自愿申请的礼冠已被通过,届时将与Area-CN-202同步部署。

余及全体联合部门成员,恳请先生舍弃儿女情长。此诚我分部危难之时,纵使牺牲两地三站近万员工,亦要确保诸事周全。

前路昭然,万世师表。#


诺的手赶忙从杯子上挪开,热气氤氲而出。

她利落地把纸张对齐,侧头瞟了一眼显示器——惨白的屏幕偏色。

“你知道的,Wnt-4调研结束了。”男人目不转睛,伸手去抓杯子。

“那我可没资格知道,”诺拽起过于宽松的白大褂,灵巧地向后一步。“不过我有资格知道你的升迁消息。”

“202站的调研太短,大概他们也没有头绪。小诺,我要你继续跟进202站,一有动态就通知我——”

诺杏目圆睁,打断他:“你是不是去和童谣,在底区,你和他们一起?”

“不是,没有——不要乱叫名字。”男人在键盘上敲字。

“那你要去哪?”诺的声音里多了几分怀疑,“以后就要有自己的口令,到底准备没有?”

Nautilus。”显示器的画面向上滚动。

“不要乱叫名字——可以用点心么?你不能一直呆在这里的。”

男人的思绪停止了。

这里是哪里?

青灰的雾漫过来,男人看到自己站在浅滩上。

微风朦胧地拂过肌肤,痛楚在遥远的地方散开了。

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我还在这里吗?

在这里就好了。在这里就好了。


“好了。”

男人的身体被再次吊起,直面向玻璃密室外的Karldark。

Moyo抹一把脸,扳开脏兮兮的护盖。

Kirov继续提问。

“Darklight,你签署的所有协议已被恶意销毁,Scarlet博士也已失联。作为基金会员工,”

喉头混动着,Kirov的表情复杂,“你有义务立即提供协议的全部内容,帮助基金会完成Wnt-4工程。”

屋中央的Darklight两眼圆睁,想寻找Karldark的位置,但墙壁光洁如镜,仅是静寂地散发着白光。他扭了扭手腕,焦黑的皮肤不断脱落,露出里面鲜红的肌肉。

Karldark蹲坐在审讯厅的第一排。漫长的基金会生涯几乎没有在他的面庞上留下痕迹,或长或短的刀鞘被藏在套装之下,与他一起沉默着。

“…我们先确认下共识。”Moyo接过话头,按动电钮——

呜咽从Darklight破损的门牙里漏出来。

Kirov别过脸去。男人拼命要挤出声响,红白相间的液体在口腔里汇成一滩,淅淅沥沥地流进地板。

“Darklight博士,今天稍晚时候,本部的交接人已经抵达了21站。”

Moyo的手掌紧贴幕墙,朝玻璃哈一口气,“Sunny回来了。如果本部从她的嘴里得知Wnt-4的现状,恐怕大家都会不好过。”

“Wnt-4工程是我们的福祉。没有人能夺走她,你明白吗?”

密室内沉默依旧。

Kirov忽然开口询问Moyo:“多少度了?”

“六十多度,不打紧。”Moyo捏住麦克风,“现在头晕吗?我可以停一会。毕竟,你还是头回做加热透析。”

“An,And……”男人发出几个音节。

Karldark起身立正,不动声色地端详Darklight,而Kirov则讶异地开始记录——

“Andros,Andros……”

Moyo把手悬在电钮上。

“他……什么时候死?”



“Andros一定要处理吗?”

走下长梯的最后一阶,Moyo询问Kirov。

“下周之前。Andros杀了三个四级,Sunny也保不住他。何况,她已经自身难保了——作为交接员,Sunny必须给出一个交待。”

“除了Wnt-4,还有交待?”Moyo叠好手套,“人事不需要她操心——虽说没什么实权,很多人都想接Darklight的位。”

Kirov站定,平淡地面向Moyo说道:“Sunny是议会指定来的。”

Moyo的表情有些僵硬,“怎么…那Wnt-4呢?”

“Wnt-4工程对我们固然意义非凡,甚至在全基金会也需要受到重视——”

翼楼的阴影越过Kirov,向Moyo脚下生长。

“但与议会相比,就无关紧要了。”

“——走吧,Sunny已经和Tentacle谈了几个小时,来陪她看看别处——她应该很想念老朋友们。”


Ecun的梦被切成了若干片。

在某个梦之前,他看到202站的研究员Mal,在他的肚子里翻找弹头。

这女人身旁站着一个内勤,内勤身后是Karldark。Mal可能拖出了一截肠子,或者是Ecun自己的肝脏,内勤的脸由白转绿,退到门外呕吐。

“Andros为子弹做了‘祝祷’。” Karldark低语,却是沙哑的女声。

“两年前,34站关于Wnt-4的最后成果便是‘祝祷’。”

内勤又冲进屋子,一股一股地喷射出血液和组织,溅了Ecun满身满脸。而Mal仍然在拨弄他的肠子,面无表情——实际上Ecun看不见Mal的脸,因为——她已经失踪了十年——

Ecun醒来,挣扎地爬起床,冲至小门前死命拍打着:

“快让他们回来——全部回来!让我直接联系75站和07区——让我和先生们对话……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现在是谁给他手术?”

Sunny关掉监视器,把档案甩给诺。医疗区空无一人,只有Ecun的房间仍在运转。

“21站配备有最顶尖的医疗团队,请议会无须担忧。”Kirov坐在病房门边,两手端放在膝盖上。

“议会自然不会担心,议会只知道一位前超自然联盟士兵杀害了无辜的基金会员工。”

Kirov道:“Andros案由ISD主管Karldark亲自领导调查,目前已有了重大突破。”

“哦?”Sunny的嗓音让这个问句变得模糊,“你的简报称,Andros的涉案枪支来自ISD员工,这是否属实?”

Kirov瞥到Moyo的表情僵硬。

“是的,Sunny女士,枪支登记于ISD的21站Unit。而具体登记人——还尚未查明。”

Sunny不言语,转而专注地盯着诺,令后者手足无措。

“相比于你们的内讧——我刚才讲过了,34站失联前的最后成果便是‘祝祷’。它甚至没来得及传到总部,便被Darklight销毁干净。”

那目光直直刺进诺的身体,仿佛要将她剥开一般。

“而这十年来,Darklight还同样封锁了所有关于Wnt-4的信息。”

“Nautilus,他和Tentacle到底看到了什么?”

话音刚落,Kirov便发觉诺瑟缩的神态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某种愤怒,让她鲜有血色的面颊变得通红。

“Tentacle不能带着秘密离开。我来到此地只有一个目的:见到Wnt-4所展示的图景,你们福祉的全貌——”

诺暗暗直腰,直视Sunny的双眼:“Wnt-4不是中国分部的福祉,”

“它是我们的诅咒。”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