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ltale的人事档案

I can only hope you will remember all the simple things.


Altale.jpg

Dr.Altale拒绝提供自己的照片并且上传了一张“Star Key”的图片,图片由他本人亲自绘制

姓名:K██████.Altale

别称:星匙(Star key)

安全许可等级:3级

地点:Site-CN-52 Site-CN-21

目前职务:文书部门职员,翻译为主

学历:
毕业于中国境内██大学,文科出身的他主动放弃出国深造的机会,而是选择攻读理科专业并成功获得学位。截止日前,Dr.Altale获得中国语言文学博士,比较文学学位证,认知心理学硕士学业。此外,Dr.Altale似乎掌握有足够的物理学识。

在基金会对Dr.Altale的经历进行调查后,发现其对符号学与古代文学的知识一定程度上涉及中华异学会组织,但本人对此予以否定。

简介:Dr.Altale永远以极高的机械效率处理手头的工作,他不会允许自己的团队成员给整个团队造成困扰或是降低整个团队的工作效率。就个人特长方面,他给自己的定位是:“会的很多,无一精通。”

就体型而言,用“羸弱”一词来形容Dr.Altale毫不夸张,2█岁的他只有5█千克。据其自称,导致这种情况的是他特殊的体质。但即使可能面临一系列的健康问题,他依旧以高度的热情投入到日常工作之中。

很多时候,他对待同事的态度近乎冷淡,而且缺少与他们正常的沟日常通和交流,按照本人的说法,这是青年时期生活经历造成的心理缺陷。但是,无论是谁都应该记住一点,那就是绝对不能未经其允许就擅自翻阅Dr.Altale的私人书籍,更不能造成任何损坏。在Dr.Altale的办公室里有专门的区域用来存放他的书籍,类别涉及社会科学,物理学,天文学以及部分散文和诗歌。

Dr.Altale习惯性着装为白色衬衫,墨蓝马甲以及一条浅卡其色休闲长裤。习惯性随身携带餐刀(“我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把餐刀搞得比军用匕首还锋利的——C███博士”)。

熟悉Dr.Altale的人都知道,他的标志是一张带有黑白圆形图案的卡片,并且总是随身佩戴。另外,在工作过程中面对同级员工和上司时,他更倾向于“星匙(Star Key)”这个称呼。

Dr.Altale具有过人的意识和直觉,这帮助他在项目研究过程中节约更多时间和取得更多成果。用他本人的观点解释,也就是说他敏感地知道在面对一个新的异常时应该通过何种方式,从何种角度入手研究,反复的实践证明,这些思路是正确的。

另一方面,Dr.Altale对一篇文档是否能正确使用“地”字表现出近乎偏执的关注度,同时,这也成为其判断文档是否合格的“无理”标准。——

主管Kirov:你知道你被投诉过多少次吗?

Dr.Altale:我知道不少。

主管Kirov[一张一张地翻报告]:总共十三份,来自初级研究员和其他文书职员。

Dr.Altale:容易想见。

主管Kirov[躬身向前,责备地开口]:所有研究员投诉你因为“地”使用错误而驳回他们的研究报告;文书职员投诉你多次发送正式报告要求他们修正文档中“地”字使用不当的地方,或者给予你修改资格而影响他们工作。

Dr.Altale:你认为这是我的错误?

主管Kirov:我是觉得,没有必要如此较真。

Dr.Altale[拉开一把椅子坐下,表情严肃地抬起右手]:你每天都有大量的文书工作吧,我相信这很真实。假设你今天心情好得要命,甚至愿意把明天的琐事处理在今天。这时候,你打开第一份项目报告,它传神地描述了一只具有异常硬度的,可以砸开核桃的诺基亚手机,然后是第二份,第三份,全是那玩意儿,你会怎么想?

主管Kirov:我…这他妈什么玩意儿,大概这样?

Dr.Altale:很有道理,就如同一篇完全搞不清“的”与“地”的报告,成千上万,在你脑里挥之不去。尽管这么说确实是夸大,但是无法容忍。

主管Kirov:可是这已经影响了其他研究员工作。

Dr.Altale:那些研究员是硕士及以上文凭,可这是小学课本的内容。而且我认为,这是一个文书工作者或者报告撰写者的基本素养。

主管Kirov:我好像无法反驳。

Dr.Altale:你看,我本来那么尊重文档作者和他们的心血。要不你直接给我修改权限吧?

主管Kirov:这恐怕不行。

[Dr.Altale耸耸肩离开]

“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擅自翻看我的书——尤其是当着我的面这么做的。哦,对了,还有那些不能正确使用‘的’和‘地’两个字的人,这也绝对不能忍,不能!”——Dr.Altale


And, Dr.Altale like Cappuccino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