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将至
评分: +15+x

“王需要臣民不是因为王的弱小,而是因为强大得太孤独。”

傍晚。

雪落在那些年雪落过的地方,模糊了天与海与地的界限。一个浑身雪白的男人漫步在这片雪白之中,唯有头顶的金冠突显其存在。

男人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却又好像一直在倾听落雪的声音。他的脚步很慢,慢到仿佛每片雪的落下都被分割成了无数连贯的时刻,又转瞬消散在呼啸的寒风中。噢不,他并不是雪,他是冬天,一个漫长又孤寂的冬天,正向人类的世界徐徐走去。

男人并不害怕冬天。或者说,他曾经害怕过,但当他成为冬天的一部分后,便不再害怕了。他不再惧怕寒冷,毕竟他自己的温度也高不到哪里去;他也不再惧怕炎热,因为就算是锅炉也温暖不了他的身体。但是,男人那时仅仅只是身体冷了而已,他还是在害怕其它的东西:业绩考核、税务账单、银行贷款…

今天,这一切都离开他了。

当他还没有加入基金会时,他研究的正是所谓的“白王”,也是“SCP-CN-1949-1”。那一具干枯的尸骸到达研究所的那一天,他掀开了迟来的棺盖,液氮汽化产生的白雾散去后,露出黝黑的身体来。这个活了不知几百年或者几千年的“异常”,握着能让世界都在刹那间臣服的力量,却像一个走失的小孩一样蜷缩在永冻的白雪之间,空耗本应豪迈或是残暴的光阴。他必定是孤独的吧,不然也不会创造“冰人”作为他的臣子和陪伴;当那个异乡人进入他的领地时,迎接他的不是高高在上、毁灭一切的寒风,而是善意的帮助和无声的劝告。

这让他们永远地沉睡在了历史的夹缝之中,化为碳化的尸体和尘埃。

手握这份力量的人不应该是这样的。力量之所以诞生,就是为了改变世界。要是握着这份力量的人不能或者不愿意这么做,那这份力量将继续传递下去,直到有人改变世界。“凛冬”已经沉睡了近千年,今日它将重新降临于人类。无论是谁,对这份力量都只有跪地膜拜,然后在它的支配下重获新生,成为新时代的臣民。

他这么做是正义的吗?——噢,真是可笑。这个世界上本来就从未存在正义。他所“毁灭”的绝不能称得上无辜,尽管他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奉公守法、舍己为人的家伙,但也正是有人形蛆虫的存在才突显得出他们的珍贵。他也很珍惜这份美好,但是“白王”的处理方法向来是快刀斩乱麻。管他是腐败至极的蟑螂高官还是感动世界的伟大平民,在寒冰的支配下一切生灵都将失去温度,固化为精准又无情的机器,然后支配这个新的世界。

他曾经害怕过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当这件事是经过他手而成的时候,他也就不怕了。他不是什么残暴的君王,他只是一个单纯的执行者,翻开这个世界新的一章。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或许是这顶王冠在成就了他的“凛冬”的时候,也剥去了他所有的感情。细细想了后,他才发现一个事实:在他被“冰之血”污染的那一刻,他所有的感情便都已被其抹除,那些嬉笑怒骂,通通都只是恐惧,对孤独的恐惧。任何接受这份力量的人都会受到这样的诅咒,永远都无法再感受到世界的美丽。

此时此刻,不仅是身体,连他的精神、意志乃至灵魂,都已失去了所有的温暖,化为坚冰。男人一边行走,一边思索着。思索着什么?只是冰才知道。

在路过那块写着“Fuji”的路牌时,男人发现它下面坐着另一个雪白的男人。细细一看,才发现那个男人只是被白雪掩盖,只露出了苍白的脸而已。两人的目光相接,那人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男人却点了点头,继续前行。

他不会被冻死的。他和男人一样,都将要成为这个冬天的一部分。在这个转变的过程中,没有人是次要的。所有人都将付出自己所有的努力,完成这个宛如新生儿的文明从到下一阶段的过渡。若是说之前的它是一个多愁善感、天真无邪的孩子,会犯错和撒谎,那他们就是让这个孩子长大成人。只有这样,它才能以矫健的姿态屹立于这亿万群星之间。

从如此的想法中回过神来时,他才猛然发觉自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在他的面前,是富士山顶无数洞口其中之一。向洞里望去,只有无尽的黑暗。他将要穿过这片黑暗,将这个巨人,以及与之气息相通的所有的巨人,全部从沉睡中唤醒。这些醒来的巨人将为这个世界送去最后磅礴、激昂的热情,但当这些热情尽数散去,便是长久的宁静。

他踌躇了一会。雪越下越大,天彻底黑透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远处已若隐若现的星空,黯淡的星光让他冰冷的心温暖了刹那,但旋即又被冷却,冻结成永世的冰封。于是,他又转回头来,向着黑暗,一步一步地走去。

外面,人类的未来,地球的未来,都将在会持续数百乃至上千年的长冬中,被寒风吹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