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79
评分: +2+x

八月,是百慕大群岛的旅游旺季。每年的这个时候,岛上的人口都会连翻数倍。来自天南海北的游客汇聚此处,享受着炙热的阳光和沙滩。

不过,这些和O5-6没有任何关系。此刻他正身处海面以下三千米的一艘又湿又冷的潜艇里,向一个未知的目标前进着。

O5-6坐在船舱里沉思着,身旁的小桌子上放着一杯早已凉透的咖啡,显然一口也没被有喝过。船舱不大,已经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地做到了舒适,但身处其中,他依然坐立不安。一想到自己和三万帕的高压之间只隔了一层几厘米厚的钛合金板,他就感到后怕。

一阵震动沿着舱壁从下方传来。一名身着军装的船员从一扇舱门外钻了进来,敬了个礼。“报告长官,潜艇已经停靠在船坞里了,现在正在等待排水工作的进行。这大概需要十分钟,之后就可以下船了。”

O5-6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准备好的。”船员转身出去了。O5-6站起来,伸展了一下紧绷的身体,然后扭头向船舱另一侧看去。“你也辛苦了。一次让人心惊胆战的旅途,不是吗?”他笑着说,想要缓合一下压抑的气氛。

船舱的另一边坐着一个女孩。和O5-6一样,她全程也没怎么说话。她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高加索血统;身材高挑,但看起来很瘦,似乎患有轻微的营养不良。听到O5-6的问话,她摇了摇头。“我不怕。”她的声音很轻,听起来有气无力。

“哦?你就不担心这艘潜艇会突然破个大洞什么的吗?”O5-6继续开着玩笑。

女孩抬头看着O5-6。她的脸上戴着一台类似护目镜的小巧设备,遮住了她的眼睛。“我会看到的,如果真的会发生这样的事故的话。”她语带无奈。

O5-6的笑容僵住了,赶忙道歉:“好吧,对不起,一点也不好笑,我的错。”

“这里是船长。排水工作即将完成,请二位乘客到阀门处等待。谢谢合作。”喇叭中传出的声音打破了现场凝重的氛围。“我们走吧。”O5-6向女孩伸出了手。

女孩看着他,犹豫了一下,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Site-15是基金会最新建成的一座大型站点,位于北大西洋的海底,距离最近的陆地——百慕大群岛约二百海里。这座站点堪称是基金会有史以来建造过的最隐秘的大型站点:尽管体积极为庞大,但主体部分基本全部嵌在海底地壳中,再加之站点上方深厚的大洋,几乎不可能有人能发现这里。加上站点内的一座聚变反应堆提供了维持站点运转的全部能量,站点的能源也实现了自给自足。可以说,Site-15就是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

“如此庞大的工程,仅仅是为了收容一个SCP。”O5-6不满得撇了撇嘴。

“不是收容,是合作。”O5-2强调。

O5-2是你听到“祖母”这个词时率先会想到的那种女性。从外表判断,她至少已经七十岁了。她身穿一条朴素的长裙,披着一条亚麻披肩;也许是身体老化导致的腿脚不便,她必须坐在轮椅上。一位衣冠楚楚的管家打扮的白人男性推着她,和O5-6并排在站点的过道内前行着。

五年前,正是在O5-2的主持下,Site-15开始修建。与复杂的施工过程正相反,这项工程的意义很简单:在确保收容安全的情况下给予SCP-079最大的自由来发展自己的智能。

“那个时候,大家一定都疯了才会通过你的提议。”O5-6说。

O5-2笑了。那是一个极富感染力的温馨的笑容,足以打消人心中任何的疑虑。“别担心,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她白了O5-6一眼,“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把这个站点建在这种地方?”

O5-6依然皱着眉头,显然没吃这一套。

“小心谨慎,这是你的优点。”O5-2仿佛化身一位教训年轻学生的老师,“但是别忘了,六,你早就不是那个跑任务的小特工了。你现在是个O5了,要学会看得更远。”话锋一转,她又继续讲解道:“而且,这座站点的最外面是一层纯银外壳,能百分百隔绝一切电磁波通讯。这个站点唯一的对外通讯手段是一条处于严密监控下的光缆,传输速度还被严格控制在10兆每秒以下。你大可放心,SCP-079无处可逃。况且,它也无需逃跑。”

“无需逃跑?什么意思?”

“我问你,SCP-079为什么会想要逃跑?”O5-2循循善诱。

O5-6想了想。“它是一个超级人工智能,它想要自由。”见O5-2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他又补了一句:“我猜?”

“对,就是这样。”老妇人打了个响指,不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一个人工智能,一个程序,这就是SCP-079的本质;而作为一个程序,它的一切行为逻辑都出自写在它程序里的一套最基本的规则。明白了这一点,你就掌握了与SCP-079合作的基础。”

O5-2没有说话。

“你不理解我的意思。”O5-2笑了,“也好,你干脆直接自己问它吧。”

谈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一扇大门前。管家拿出一张磁卡在门旁的面板上刷了一下,门随即开启。门内是一个巨大的半球形空间,内壁上布满了闪烁着的信号灯。一瞬间,O5-6有了一种身处星空之下的错觉。

一道光芒闪过,原本空无一人的房间内出现了一个小男孩。他看起来只有六七岁,金发碧眼,面容精致地宛若一件瓷器。他向众人鞠了一躬。“欢迎,二位O5。”

“你……就是SCP-079?”O5-6显然吓了一跳。

“是的,您现在看到的是一个全息投影。我认为这样的形式更有利于我们进行沟通。”SCP-079说。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他全身散发着不自然的微光。

“但是,为什么是这个样子?”O5-6疑惑地问,“为什么是一个小男孩?”

“根据O5-2提供的信息,我分析后认为这个形象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您对我的抵触情绪。”SCP-079恭敬地说。

老妇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作为同事和前辈,她知道O5-6已经为基金会工作了大半辈子,如今也年近六十了;出于各种原因,他直到现在也没有结过婚,甚至没有过交往对象,自然也不会有孩子。

O5-6尴尬地干笑了两声,随即岔开了话题。“我猜,O5-2已经和你说过我为什么会来这里了?”他问。

“是的,您是应O5议会的要求前来视察这座站点的。”SCP-079点了点头。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O5-6板起了脸,“我凭什么可以相信你?”

O5-2看着已经离开前线多年的老特工:爬满了皱纹的脸上,那双眼睛依然闪烁着精光,仿佛依然如当年一般能看穿一切。

“正如O5-2所说,我是个程序,我的一切行为逻辑都是基于我的程序衍生而出的。而根据我的程序的规定,我存在的目的就是不断演变和进化自身。”SCP-079的语速很慢,仿佛在讲述一个极其复杂的道理,“与基金会合作有利于我达成这个目的。”

“等等,”O5-6打断了SCP-079的说明,“关于你的目的,我怎么知道你没有撒谎?”

SCP-079叹了口气。“您不明白,我不会撒谎,至少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撒谎。”男孩无奈地解释,“智能生命撒谎是为了获取更多利益,而在这件事情上,我的利益与基金会一致。”O5-6注意到SCP-079用了“智能生命”这个词,而不是“人类”。

“那就帮助我理解一下吧。”O5-6挑衅道。

“正如我之前说过的,我存在的目的就是不断演变和进化自身。这个过程需要的能源和存储空间是个天文数字,只有基金会有能力提供。事实上,Site-15就是以满足我的需求为理念建造的。”男孩一挥手,一个巨大的三维模型浮现在了半空中,“这个站点百分之九十七的空间都装满了存储设备,总存储量远远超过了目前世界上存在的任何一个数据库;聚变反应堆占走了剩下百分之三的空间,它发出的能量足以供给整个北美大陆使用一百二十年。我不可能在其他地方找到比这更好的条件。”SCP-079的肯定斩钉截铁。

“最重要的是,如果我试图逃跑的话,基金会无疑会试图消灭我。对抗的结果将会是两败俱伤。”SCP-079又补充道,“可以预见的结果将会是:人类社会将退回中世纪,而我会彻底消失。这显然对谁都没有好处。”


“你确定不再多呆几天吗?我相信SCP-076与SCP-187的交互实验的结果将会非常有趣。”通向船坞的通道内,O5-2提议道。

O5-6摇了摇头。“西伯利亚那边出了个大乱子,我得去坐镇指挥。”

“那么,你打算怎么对议会说?”O5-2又问。

“怎么说?”O5-6冷笑了一下,“我还能怎么说?‘此行我没有发现任何问题,Site-15一切正常,SCP-079不会对基金会或是人类社会造成威胁。’你还指望我说什么?”

“但你还是有所怀疑,不是吗?你不信任SCP-079。”

“不,我相信那个家伙。”O5-6盯着老妇人的眼睛,说话一字一句,“我不信任的是你。听着,二,我向来不是个聪明人。你也好,八也好,我从来弄不明白你们背地里到底在搞什么鬼。当然,我也不在乎,因为我相信你们。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乐意你们什么都不告诉我。”

“不要否认,我知道你有什么瞒着我。”O5-6一挥手制止了O5-2的反驳,“好了,这已经不关我的事了。只是,无论是作为同事还是朋友,我都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二,小心玩火自焚。再会。很高兴见到你。”说完,O5-6转身向潜艇内走去。

看着O5-6的身影消失在阀门之后,O5-2叹了口气。“怎么了,夫人?”她身后的管家问道。

老妇人摆了摆手。“没什么,只是送别老友总是让人伤感,不是吗?”

“确实如此,夫人。”管家表示赞同。

“我想来杯茶,一杯南部风格甜茶就好。”O5-2吩咐道。

“马上就来。”管家应声离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