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服于Keter吧!

SCP-076-2,亚伯·本·亚当,神之子孙,现正为血所浴,为酸所灼,为炎所炙,并且愉快地享受着他的生活。

这个“滑动门计划”,是他们趁他某天有一个小时没有献身于杀戮而是在照顾他的小猪时告诉他的。这个计划开启了一个虫洞,从基金会基地方便地联通到了一个离地球尽可能远的地方:火星的小小卫星。

“火卫二从这个位面消失之后约六个小时,火卫一的基地就被敌人毁灭了。我们派遣你去调查并且报告。”

“报告你马勒戈壁。我会直接解决。”亚伯一边说一边往一只小猪嘴里塞了只梨。他喜欢宠溺这些小家伙。

所以,他就以火星的卫星的名义踏上了火星,并且向至少十二种恶魔类生物亲切友好地介绍了“死亡”这个概念。长着尖刺外壳会喷火的类人,被核辐射过的浮肿的头颅,丑的天怒人怨的没毛猩猩,长着一只独眼,眼神怨毒的肉球——它们现在都不幸罹患了恐惧症。

他的报告很简洁:“找到了通向火卫二的传送门。还在工作。我进去了。”他没费心等回复。

他的火卫二之旅基本上就是任务前半部分的翻版,只不过被红紫绿黑各色血液染成了更加鲜明的色调。自动武器散落在基地的各处,不过他碰也不碰。在层层叠叠的褶皱岩的边缘,他看到了火卫二的轨道的新焦点——那个蛇之手在很久以前就告诉过他的地方。

地狱。

他一头冲下去,像再次堕落的天使一样撞进了地狱。把地狱变为天堂往往需要一种很特殊的精神;但是亚伯做到了,他富有想象力地从虚空中抽出剑和链锯的杂交品种,在群魔中劈开一条血路,在身后留下一片狼藉——就是保罗班扬会留下的那种痕迹。

现在他站在一扇巨大的绿色大理石门前,门上刻着倒五芒星。这扇门通向此界大敌的王座。

亚伯深深吸了一口气。“这绝对会很有趣。”

他一脚踹开了门。

亚亚亚亚亚亚亚亚亚亚亚亚亚亚亚伯伯伯伯伯伯伯伯伯伯,”SCP-682从漆黑的王座中向他咆哮着,那声音撕扯着整个宇宙。“我·操·了·你·妈。”

亚伯的怒火几乎可以燃尽九重天堂。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