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未真正了解刀,以及有些人对于它奇怪的痴迷。那不过是一小片金属,有点尖,还带着柄,一把刀根本没有什么可惊奇的。他承认,是的,大多数情况下,刀在生活中被人所忽略,但是当放在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的手中,或是面对一头不高兴的食肉生物时,它们在人心中就会变得近乎神话般的神奇。另外,它们往往在这些情境中不是什么有用的东西……刀,的确被远远高估了,它不配有这样的地位。

比方说,这个年轻的女子。在这黑暗的地窖中,一只手电筒或是一根火柴会有用的多,但她却挥舞着手中的刀子,就好像这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弥补她在黑暗中什么都看不清的缺陷似的。

她在摸索楼梯的同时,一边在地上爬着一边啜泣,却仍在一次一次把刀刺出,试探着挥舞着刀子。他轻轻地笑着,观望着。刀的确是被高估的工具。即使她发现了一个目标,她又到底能做些什么呢。她尖叫了一声,差点跌进他在地窖中钻出的孔洞。

带着那把纤薄的,小小的刀片,那种愚蠢的东西,她下了楼梯。他本想保持安静,但那猫已经吼了一声,有点提前吸引了那女孩的注意。几乎就在他熄灭灯泡的那一瞬间,她已经发现了他的躯体。他飞速地跳了过去,赶在她开门之前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突如其来的黑暗使她像个傻瓜一样跌倒,毫无准备地一头栽在了地板上。,她无助地在地板上扭动着,他只是看着,倒钩在天花板上。他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期待的光,垂直狭缝状的嘴因兴奋而颤抖着。他缓缓地下落,一点一点爬下。

他向她展示了像刀这样无用的小玩意是多么荒唐愚蠢。他落在她的身边,她逐渐黯淡的眼神记录了她的震惊。他向她展现了自然的工具是多么的好用。他与生俱来就有的刀子。

他所有的六条肢臂。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